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矜荣最新章节 - 第379章 回京路上

矜荣 第379章 回京路上

作者:白小圆书名:矜荣类别:玄幻小说
    京郊,五里亭。

    容羽策马追上一辆青布马车,飞身跳到车辕上。

    随行的护卫还未反应过来,容羽的长剑已经迅速出击,将车辕瞬间劈断成了两段。

    枣骝大马失去束缚,箭一般冲了出去。

    马车在地面上滑行数丈,堪堪停下来。

    容羽挥剑将车帘斩落,周明煦死死抓着车壁,整张脸吓的惨白。

    “三郎,有话好好说。”

    容羽亮出手里的玉佩,冷声说道:“我已经护送你到京城了,说!你的字迹当初为何会出现在舅舅最后住的客栈里?你约舅舅出门究竟去了何处?这枚玉佩又是怎么回事?”

    之前在京城查找舅舅下落的时候,客栈的小二给了他一张字条,上头写着:“苏公子,午时茶坊一叙。”

    据说舅舅看了这个字条,便匆匆出门去了,后来再也没回来……

    容羽遍寻城中所有的茶坊,都没有人见到过舅舅。

    那日从云初手里看到周明煦写的字条,他一眼便认出是同一个字迹。

    “三月里,我从般若寺回京,半道惊了马,不小心撞到苏叔父……”

    周明煦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说话也不大利索。

    “为了赔罪,便请苏叔父去了烟霞居,这玉佩是当日苏叔父匆忙离开,落在烟霞居的。”

    “后来烟霞居的妈妈把玉佩送到了我这里,我遣人送去归还,无奈寻不到苏叔父的踪迹,也就只能暂且让侍卫随身收着,待到哪日看见了,好当面还回去……”

    “谁是你叔父!你说这话,自己信吗?”容羽手里的长剑不客气地戳上周明煦的胸口。

    “在扬州,知道秦王要抓你,表面上写字条给云娘,实则为了激怒秦王,撤走城门守着的暗卫到任家围堵。

    又怕秦王不上当,故意露字迹引我上钩。

    再找那些任家族人出来,既向秦王示好,也为了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好让我顺利护送你出城回京。”

    说到这,容羽冷冷一笑:“你为了这条命,费尽心思布下三条线,却编出这么荒谬的说辞,就不怕我一剑解决了你!”

    周明煦惊慌地看着刺在自己胸口的剑,额头冒出豆大的汗珠来。

    “三,三郎,我说的话句句是实情。烟霞居的妈妈可以作证,我当真只和苏叔父吃了几杯酒,他便匆匆走了。”

    “那你说,舅舅去了哪里?”容羽杀气腾腾地逼问:“你若敢说不知道,今天就别想活着进京!”

    “知道,知道,知道。”周明煦赶紧回答。

    容羽把剑往他胸前一送,浑身带着杀意。

    “苏叔父说,他要去,去找宣阳长公主。”

    见容羽面上闪过疑色,周明煦赶忙又说:“苏叔父与我打听了好些宣阳长公主的事情,我觉得奇怪,便问了一嘴,他说他发妻与宣阳长公主曾是姑嫂关系,可是如此?”

    容羽沉默几息,“刷”的一下收回剑。

    “你这话里漏洞百出,我会一一查实,若有半句假话,我再跟你算账!”

    “谢三郎救我出扬州,你放心,字字是真,绝无假话,你尽避去查!”

    ……

    云初和楚收到暗卫呈上来京里的消息时,已经是二十日以后。

    江南一行,杀戮太多,回京时,楚索性乘船北上。

    虽然没了容羽在一旁盯着,还有乐白姑姑和梅娘寸步不离。

    再加上楚心心念念要尽早进京,找云颂哭求成亲之事,所以两人这一路,发乎情止乎礼,比往常都还“规矩”许多。

    “周家把两个嫡女送进宫里去了,短短几日,皆被封了美人。”楚将密报递给云初,冷笑着说道:“真是会打主意。”

    云初赶忙接过来看,面容一肃:“他们走的是花鸟使的门路?我以为,她们会在明年采选的时候,正正经经的入宫去……”

    “父皇的花鸟使从各处搜罗了不少美人,就因为周家率先送了自家的嫡女进宫,京城有不少家,都挑了适龄貌美的女子送了进去。”楚揉了揉眉心。

    云初见状,起身走到他面前:“这些日子只顾赶行程,你半点没闲着,哪里就这么多事了?让太子去操心不是挺好吗?”

    说着,纤纤手指抚上他的额角,不轻不重地揉着。

    “送自己亲妹妹进宫,恐怕这是周明煦能想到的唯一自救之法了。

    任家族人应是李元洲一直控制着的暗棋,万一任意行的事情暴露,合理推到山匪身上全靠他们。只是这枚暗棋,怎么早不出,晚不出,偏生到了周明煦的手上,让他用来脱身,怎么想都有些不对劲。”云初疑惑地说道。

    楚阖目将她揽入怀中,眉头舒展。

    “李元洲应是私下把江南的事情交到他手上了。只可惜,交的太晚。”

    “李元洲呢?还是没有消息吗?”云初问道。

    “生死不知,且因为李家祖坟的事情,这些日子,平乐侯夫人带着李元洲的夫人,日日进宫找太妃哭诉,要和李元洲义绝,太妃已经去求父皇了。”楚意味深长地回答。

    云初嗤笑一声:“干脆利落的断腕,也不怕背地和他们沆瀣一气的人,看着寒心。”

    “任家族老是旁支,李元洲没想到族老知道慧娘的来历,也想不到我与慧娘的关系,才会把族老送到咱们手里,被咱们诈出来慧娘的身世。只是,仅凭族老的话,也只能抓出个李元洲,姜家依然半点沾不上。”她叹息道。

    楚睁开眼,握住云初抚在额角的手,从书案上捡出一封密报,递给她。

    “这是从宫里查出来的姜家之事,姜厉独子姜景焕,天玺二十三年春天下落不明。”

    云初蹙眉看着上头的内容:“天玺二十三年……还是太祖薨的那年!”

    “现在几乎可以肯定,他们要复活的人,肯定是平乐侯世子无疑。”楚颔首道。

    云初闻言,心里一动,看向他,目露希冀之色:“明日便能抵达京城,我想趁人不备,悄悄去掩梅庵和清虚观看看。这两个地方若真有外祖母的踪迹,玉坠应该能感应出来。毕竟之前在宣阳长公主的生辰宴上,能看见那些人图腾上飘出来的痕迹,你看成吗?”

    楚看着她的眼睛,眸色一深:“咱们提前下船,骑马从南边绕过去。只是,为了安全计,你不能离开我半步。”

    说罢,修长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唇。

    云初脸色一红,揽上他的脖颈,蜻蜓点水一吻,赶忙从他膝盖上跳了下去。

    “听你的。”她拉开船舱的门,回眸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