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天朝女国师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一章 作案动机

天朝女国师 第八十一章 作案动机

作者:潇湘谷主书名:天朝女国师类别:玄幻小说
    娘娘?娘娘是哪个?

    沈苓烟疑惑地看向徐哲,不明所以。

    徐哲此时早已脸色发白,顾不得其他。

    彩霞郡主便轻声和她解说,“是国君的母亲。”

    国君的母亲,那不就是郑贵妃嘛!

    郑贵妃生病了吗?

    徐哲也正问着,“怎么回事?请太医了吗?”

    “已经去请太医了。”宫人回禀,“娘娘是晚膳过后开始腹痛的……”

    徐哲皱起眉,不悦道:“这么不小心!你们给娘娘吃了什么?”

    “和国君这里的晚膳一样……”

    “不好!”徐哲和沈苓烟同时反应过来,不会是……

    徐哲脸色铁青,正要发作,一眼瞥见沈苓烟递来的眼色,急忙压下心中怒意,把宫人先打发回去。

    “沈姐姐?”

    “娘娘那里的晚膳是御膳房送过去的?”

    “是。”

    沈苓烟沉下脸,“山药出现在紫晶殿,明显是后来加上去的,照理娘娘的膳食直接从御膳房送过去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国君还是把事情先查清楚的好……”

    徐哲微一点头,“我去看看。”

    待徐哲离开紫晶殿去往郑贵妃处,沈苓烟和彩霞郡主又说了一会儿话,便起身往厨房走去。

    厨房黑漆漆、静悄悄,一个人也没有。

    沈苓烟想着是否利用这点时间给彩霞郡主做些小甜饼,反正面粉和糖都已找到。刚才因为那半截山药的缘故,所以没有做成。这会儿暂时没有消息,不如还是继续完成未完的事情,让彩霞郡主多吃些东西。

    沈苓烟往厨房走去,只是当她靠近厨房时,却隐隐听到里头有动静。

    什么情况?!

    沈苓烟内心猛地一跳,有种不好的预感,便放轻脚步,悄悄往厨房窗户边上靠近。

    她压根儿不认为里头的动静会是老鼠发出的响声。

    果然,当她靠近,听到的是里头隐隐传出的说话声。

    有人!

    鬼鬼祟祟的人!

    沈苓烟忍不住把耳朵贴在窗户下边的墙上。

    里头似乎是两个人在说着悄悄话,声音压得极低,她根本听不出是男是女。

    不过,既然这两人黑灯瞎火地躲在厨房说话,肯定是说见不得人的事。

    沈苓烟竖起耳朵仔细地听。

    “怎么样?找到了吗?”

    “没有。真奇怪,我明明放灶台后的……”

    灶台?

    沈苓烟心里又是猛地一跳。

    灶台后是那半截山药,被她拿走了。

    这两人找的不会就是那半截山药吧?

    沈苓烟紧张地屏住呼吸,把头又往上移了移,里头的说话声便听得更清晰了些。

    “你小心些,国君好像已经有所察觉。”

    “贵妃娘娘那里也小心点,别出纰漏了……”

    沈苓烟脑袋“轰”的一下子炸了。

    岂有此理!这两人讨论的果然是他们正在追查之事,而且郑贵妃那里果然也是他们的“杰作”!

    沈苓烟恨恨地一咬牙,准备进入拿人。

    “有人来了!”那个声音突然说道。

    沈苓烟微一迟疑。

    奇怪,他们怎么听到了她的动静!

    这时,一阵脚步声由远而近,沈苓烟急忙顿住脚步,让自己的身影隐于角落阴暗处。

    只见之前见到的那个何厨娘举着烛火进了厨房,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她便离开了厨房。

    待她走远,沈苓烟一跃进了厨房,只是,之前的两人早已不见踪影。

    沈苓烟生气地跺了跺脚,随即只好郁闷地掉头回去了。

    她回到里屋时,徐哲也回来了。

    徐哲气愤地道:“我们猜得没错,果然是山药和鲤鱼同食引起的腹痛呕吐。”

    “娘娘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服过太医开的药,暂时没事了,不过仍然很虚弱。”

    沈苓烟叹了口气,呕吐得厉害可是会引起严重脱水的,恐怕没有那么快完全恢复。

    她把刚刚在厨房的所见所闻告诉徐哲,徐哲一听大发雷霆,“可恶!这些人太可恶了!我一定要把这些人揪出来!”

    “你说,这会是什么人做的呢?”沈苓烟在茶桌边上坐了下来,手撑着下巴,眉头紧锁,“他们既要害国君,又要害国君的母亲……”

    “肯定是太后那女人!除了她没别人了!”徐哲斩钉截铁地道,“她看我不顺眼,也看我母亲不顺眼。”

    好像……说的有道理。

    沈苓烟心里有着一丝赞同,但是又不敢下定论,毕竟没有证据。

    “太后看你们母子不顺眼,照理她若是要把自己儿子扶上国君之位,使用的手段应该更加狠毒才对,怎么会用这种办法。这也只能让你们一时受伤,但长远而言,对她也没有什么好处。”

    徐哲咬了咬牙,“若不是太后,还有谁会用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办法?”

    损人不利己?

    谁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对自己没有一点儿好处,做起来有什么用?何况还要冒着被人发现的危险!

    沈苓烟想来想去,作案动机还是最关键,他们现在如果推理,首先应该考虑的就是作案动机,这也是所有案子中最关键的部分。

    可是,作案动机究竟是什么?

    “小哲,我想问你个问题。”沈苓烟定定地看着他,“如果你也中毒呕吐,你能预计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吗?”

    “你是说我如果中毒,朝堂乃至整个北凉会发生什么事吗?”

    “差不多。”

    沈苓烟原本想的只是身边的事,没料到徐哲考虑得更加远更加深,果然是当国君的人。

    徐哲想了想,“如果我中毒了,太医自然会让我卧床休息,就像我母亲那般。这样,我最近自然无法上朝,无法处理国事……”

    无法处理国事!

    沈苓烟似乎抓住了重点。

    “朝堂上最近有什么重要事情?”

    “朝堂上最近关于漠戕的决断仍争吵不休,暂时还没有结果。”

    漠戕!又是漠戕!

    见沈苓烟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徐哲赶紧问道:“沈姐姐,想到什么了?”

    “最近最重要的事仍是漠戕大军尚未撤退的事?”

    “不错。”

    “那么仍是主战和主和两方的论战?”

    “是的。”

    沈苓烟眼里闪着了然的光芒,“我猜测,最近漠戕会有所行动。”

    “哦?”

    “你想想,这些人想方设法让你中毒无法处理国事,自然希望朝堂越乱越好。而此时最重要的莫过于漠戕大军来袭一事,可见这和漠戕有关,也可能漠戕即将有所行动。”

    徐哲微微颔首,“有理。”

    沈苓烟道:“最好给我们的人送去消息,让他们多多留意漠戕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