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一撩成瘾最新章节 - 第二百零六章 为爱而战

一撩成瘾 第二百零六章 为爱而战

作者:仪惜流殇书名:一撩成瘾类别:玄幻小说
    七月初七的雨滴落得很大,好似每一颗都重重的垂在了他的心口。

    他遥遥的望着自己的妻子躺在凉亭之中,而南宫沐风正于亭外取着雨水。

    那本该是他要做的事情,可他却没有办法,亦不能亲眼瞧见她醒过来。

    他只是想多看一会儿,想亲眼看见她活过来,哪怕~只是这般远远地瞧着。

    “烬公子,我们该走了。”身后的兵统不停地催促着。

    南宫烬高扬起额头,紧紧地闭了闭双眸。转身踏着脚下的石阶,一步一步的走出了南襄国的国苑。

    他此行,是一条~永无回头的不归之路。

    他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有多强,空有一身武艺,却活的并不是自己希望的那样。

    他只想简简单单,平平淡淡的活着,可为何总要让他面临杀戮。

    他总是想忘掉仇恨好好的生活,奈何仇恨却没能放过他。

    即便,他能够将北堂凌烈的人头带回。

    北巫国的百姓会原谅吗?

    北堂一族的族人会原谅他吗?

    这些他都可以不在乎~

    可若是她醒来,知道了这件事,她会不会为此伤心难过?

    待这一切结束后,他又还能否带着她远走高飞?

    南宫沐风说的没错,他就是顾虑的太多了,所以~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胜者。

    望眼襄城内的繁华,每一个角落里,都有着他们曾经快乐的回忆。

    他选择徒步离开,再好好的欣赏一下城内的环境。

    人总是在经过悲痛后,才能真的清楚~

    国祖父~国祖母~父王~景风四哥,孙武池,每一位都是为了他。

    若是再给他一次重新来过得机会,他一定不会再痛苦的活在恨意之中。

    爱~是要去用心感受,而不是用眼睛。

    “哎呦~你不是挺牛气的嘛!怎么?降了?甘愿做个奴才?”

    南宫烬凝眉望去,便见勇风那盛气凌人的眼神。

    他咬动着内唇,不再去落下过分的言词。

    他跟他们兄弟二人,争闹了那么久,又究竟得了什么?

    奚风死了。父王死了,想必洛安国府如今也再无从前般热闹了。

    不管怎样,即便是为了过世的父王,他也不能再跟他有着敌对的念头。

    “我现在并不想跟你争论,看在父王的份上”

    “父王,你还什么资格提及父王!你杀了父王,杀了王兄!我早就想要找你报仇了!”他扬手拔开了腰间的长剑,直落他的眼前。

    南宫勇风虽有着鲁莽,平日里也很胆小,但骨子里却并没有长兄那么坏。

    这些,他心里甚是明白。

    “行!等我回来!”他并不愿同他交手,只是想以此作为拖延。“国主让我亲自去带兵攻打北巫国,他的命令,你我都不能违背,那就等这件事结束了~我们再算。”

    “好!”

    待等他回来,再好好的跟他说清楚。

    前提是~那个时候,他已经有能力制止南宫沐风的魔性杀念。

    不然,以他的莽撞性子,一定会去找南宫沐风报仇。

    ……

    一路走到城门口时,他突然看着孙武池正于前方等着他。

    瞧出了他惊讶的眸光,孙武池就立刻耸了耸肩膀,露了一副毫不在乎的笑容,“我想了想,不就是降了嘛!那降了就降了呗!还能真断了我们这么多年的兄弟情义嘛!”

    “孙武池”他的眼眸中渐渐闪起了亮光。

    “哎~老爷们别这么哭哭啼啼的!”依旧见不得他那容易带感的眼神,于是就又抢过了话,“我想过了!我要同你一起去攻打北巫国!所以~特地禀明了国主,国主也准许我随你去戴罪立功!”浓眉挑动。

    南宫烬自是看的懂,他的小动作。

    “好,那我们一起去。”

    孙武池微微叹了一声气,朝着他又走近了两步,“你说你,非要把我惹走!小爷是那么容易上当的嘛!”

    “不容易。”

    孙武池仰着头,张开嘴,落着大笑,“你有多了解我!我就有多了解你!我看你下次还敢不敢糊弄我!”

    “不敢了!”

    兄弟二人扬手握拳,南宫烬顿时欣慰的露出了笑容,眼神中闪着泪光,久久没能退去。

    “我们一定会回来的!再把青橙夫人带出来。”眸光怒视着周边的兵卫,他们不都是南宫沐风的爪牙吗?那就让他们好好听着。

    南宫烬点头扯笑,缓了好一会儿的思绪。

    随后,他们二人便在诸多兵卫的监视下,骑马离开了襄城,又到国境处。

    唯有在兵卫休息时,他俩才能小心翼翼的说上几句掏心的话。

    孙武池没有告诉过卿灵,他们要去攻打北巫国。

    两个人算是有一些小矛盾,或许孙武池也是故意激怒的卿灵,才使她离开的。

    所以~卿灵应该会听他这个表哥的话,去按着纸条上所写,到云裳国找冷弈。

    就算所有人都好糊弄,可要糊弄南宫沐风却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越是临近北巫国,他的心里就越发忐忑,因为他还未想到解决的办法。

    月光之下,他俩互扔着酒袋,你一口,我一口的喝起了小酒。

    霎时,孙小将军就冒出来一句,“不如,我们就给南宫沐风一招将计就计!”

    南宫烬听言回神,这一瞬,他不得不承认,孙武池的脑子比他的灵活。

    不禁调侃一声:“孙小将军,何时不看美女,改看兵法了?”

    分割线

    岳青橙并没有第一时间醒过来,南宫沐风坐于床榻前,静静的看着她那一张苍白的小脸。

    “如果,我们之间没有发生过那么多事该多好?我知道我现在不该说出这些!因为~一切都已经发生了,我们也根本回不去了。”南宫沐风本是一个不喜欢颇多情绪的人,可他亦有心碎无助的时候。

    他也不是什么靠幻想度日的人,骨子里甚为现实,这瞬~也仅仅只是自言自语的说一说罢了。

    “为什么?老天非要这样对我?我好不容易遇上你,可偏偏又将你从我身边带走。我决定照顾陌雪,好好爱护她,却还是~”他紧紧地闭了闭双眼,落着阵阵凄凉之声,“为什么你们都要离开我?既然这个天下对我不公,那我便要毁掉这个太平的天下!”

    话语之间,他眼眸中的怒火闪烁不断,魔性的意识也在蠢蠢欲动,似要借着时机再次崩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