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林门闺暖最新章节 - 第九百六十九章 舐犊情深?

林门闺暖 第九百六十九章 舐犊情深?

作者:盈盈笑秋水书名:林门闺暖类别:玄幻小说
    林宇泽有些不耐地点了点桌案,只底下的那一对公母俩犹未觉察,且还在那儿滔滔不绝直抒胸臆着些什么养儿方知父母恩,什么当年之事实乃迫不得已,什么生养个儿子却不见一星半点的回报

    讲到动情处处,这一对老公母不禁唏嘘落泪,真是闻着动容,见着伤心

    唉,真是怎一个“舐犊情深”了得!

    也幸好李清浅不在此处,早早就被林宇泽给支会了赏荷去了,若她在此听见,恐会忍不住骂将起来,林宇泽不禁又敲了敲桌子,越发的不耐起来,今次见着这一对,也算是开了眼了,用自家暖暖的话说,这一对公母俩,还能再无耻些么!

    林宇泽这边厢,嫌恶得不行,只底下那一对却是兀自说得欢快,林宇泽眼看着他们居然说起了一把屎、一把尿,心里不禁火起,直拍了桌案,呵斥:

    “住口!”

    林宇泽早非吴下阿蒙,再不是从前那个心善的富家贵公子,这么些年的历练,曲折遭遇,兼之如今一人身兼了林国公府世子和忠勇侯,身上的积威益重。

    他这么一声低斥,虽声音不大,却让人为之胆寒。直让底下那两个装痴装傻人,登时就哆嗦了一下子,两人倒也绝了,不过是短暂的害怕过后,先对视一眼,倏儿又忙忙看向上头的林宇泽。这一看不打紧,二人居然将一双浑浊的鱼眼珠子瞪得溜圆,尤其是那老翁,似是被蜂蜇了一般,缩了缩脖子后,忙忙往后退去。

    这以后,才还滔滔不绝的二人,无论林宇泽说什么,都只是不发一言。待林宇泽让他们接了银子立时滚回江南,永不许踏入京城半步,更加不许见萧逸的话一说完,那两人居然都忘了拿银子,只跌跌撞撞地似是见鬼般地就往外奔了出去!

    自己有这么吓人,都让这两个爱财如命之人,忘了拿银子?

    林宇泽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上头不过是略蓄了些胡须,却早已被李清浅修整得妥帖规整,自己这一样子往何处一站都会得世人一句慨叹,逃不脱就是玉树临风、翩翩如玉林宇泽虽不重容貌,对此也不甚在意,却也知自己断不是鬼见愁的尊容,

    怎的这一对见着自己就偏偏如同见鬼了一般?

    都说事若反常,必有妖!

    林宇泽拨弄了下拇指上的扳指,随手招呼了个随从,低语几句,那随从就敏捷地奔出去了。

    交代了几句后,林宇泽也就撩开了手,这两人之于他不过是过眼云烟,哪里值当他放在心上,也就是见他二人行迹诡异,顺手让人过去跟着罢了。

    好不容易出来,他可不是为了这一对公母俩。

    阻住了小厮上茶,林宇泽忙忙大步流星往李清浅处走去,还不曾靠近,就见前头好一副人比花娇的美景,眼前的李清浅哪里还有三年前的委顿憔悴?

    粉白淡雅的荷花掩映下,翠碧欲滴的荷叶间,他的妻,清丽得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许是心有所感,仿若知道他过了来,且还目光灼灼地看向自己,李清浅虽不曾抬首,只赤红的双颊于凉风习习的午后,在一片荷花池子旁边高大垂柳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怡人、分外迷人。

    林宇泽喉头动了动,只觉得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娉娉婷婷的少女,那个清丽脱俗的女郎,直让他一顾倾城、再顾倾心,此后就放在了心上,永远不曾挪移过!

    他们初初相识的那一幕幕,仿若还在眼前。

    李清浅不敢抬头,只随手拨弄着身边的清波,一颗心也随着手下的动作,荡漾得不成样子,涟漪得让她的心突突地跳个不停

    “哎呀!”

    一声惊呼传来,只见李清浅身下小舟动了动,寻声而来的却是在远处看了她许久的林宇泽。

    “夫君,你这般作甚!”

    林宇泽见李清浅边说边拿了荷叶心虚地掩在脖颈处,想起昨夜的孟浪,眼眸一沉,不自觉又抿了抿唇,才想伸手,却又看了眼边上的春桃,轻咳一声。

    小舟本就是没解开绳索,春桃忙忍笑,利索地福礼告退。

    待身侧再无旁人,春桃也背对着他二人,林宇泽这才缓缓俯下身子,于清风荷香间对准了那张早垂涎的芙蓉面,

    而对面的娇妻也跟了娇羞地闭上了双眸,等待着

    两唇相接,二人面上都带出了浅笑,将将想轻啄深吻,当时是,却听远处传来小厮的呼喊:“世子爷,世子爷!”同这声音一道的,还有春桃恼怒的呵斥声:

    “你喊什么喊,什么事情值得你着急忙慌的,当心冲撞了爷和夫人,仔细你的皮!”

    好样的!

    林宇泽深觉李清浅身侧这个叫做桃子的丫鬟,挑得不错!

    “好了,春桃,让他过来!”

    李清浅却不肯了,忙推开了林宇泽,撇过脸,不再看林宇泽,心里头有些微窘,这个春桃回去且得要好好说一说,方才那话,怎么听,怎么有些急赤白脸的焦灼!

    她焦灼什么,自己用得着这丫头焦灼么?可见自己方才同林宇泽所作所为,早被这丫头看在了眼里,林宇泽方才那一番举止,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见李清浅坚持如斯,林宇泽也就不再勉强,左右,时候尚早。他本就是见李清浅为林暖暖的事情着急上火,这才想着带她出来散散心的,却不料,身边的小厮是这等的不解人意!

    林宇泽摸了摸扳指,凤眸微眯,那小厮,皮子有些紧了,其实该松一松了!

    “你去看看吧,听着似有急事。”

    李清浅心挂萧逸的父母,见小厮匆匆而来,忙推了林宇泽过去。

    “等我!”

    林宇泽不甘心地叮嘱了一番,一个健步跨上了岸,他理了理衣襟,这才淡淡地看向鼓着嘴的春桃,

    “桃子?照顾好你们夫人,回来后有赏!”

    “是,谢世子爷!”

    春桃一听有赏,声调立时高亢起来。

    小厮自知来的不是时候,只那事却也不敢耽搁,忙作揖行礼后,对了林宇泽耳语几句。林宇泽先还淡淡,只听他说完后立时面色浓重起来,

    “他们说同我长得一般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