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倾世嫡谋最新章节 - 773、会元

倾世嫡谋 773、会元

作者:斯人若彩虹书名:倾世嫡谋类别:玄幻小说
    大华历淳雍三年,春试揭榜,取北士一百二十人,中头名会元者乃长乡侯府的三少爷,方家的外甥姚启一个年不足十四岁的少年。

    天下皆惊!

    去年姚启中举时世人都以为是运气,再加上姚启素无才名,春闱上一鸣惊人着实令人震惊,却也明白姚启高中靠的不是运气,而是实力了!

    接到喜报,姚启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喜悦的心情了,诚然,他在心底里是盼着能有个好名次的,真得偿所愿时也觉得出乎意料。

    “姐姐,我……”姚启已经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了。

    姚可清虽然欣喜,却更冷静,“马上还有殿试,不可掉以轻心!唯有金榜题名,方算终了!”

    姚启用力点头,“我知道!”记起小时候自己说过的要考状元时的孩子气,却并不觉得是稚子笑语了,那是真的可以做到的,是对他多年努力的认可,是对姐姐辛劳付出的回报。

    “阿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事要跟你姐姐说!”看着姐弟俩都红了眼圈,宋子清用力拍了拍姚启的肩膀。

    姚启不满道,“我才来不到一刻钟,姐夫就赶我走!”

    看宋子清一脸正经,应是有重要的事,姚可清十分内疚的看着弟弟,“儿你要不就先回去?”

    姐姐发话了,姚启心不甘情不愿的瞪了宋子清一眼,临走前忽的又回头坏笑道,“这回喜报是送到了舅舅家,侯府那边怕是还不知道呢,这么大的事,可不能漏了他们!”

    姚启一走,宋子清便走过来将姚可清抱在怀里,姚可清问道,“有什么要跟我说?”

    摸着她泛红的眼眶,宋子清低声道,“没什么事就不能抱抱你吗?我们都好久没有亲近过了!”

    姚可清轻嗔,“也就五六日!”前几天她月信期至,一夜要起来四五趟,宋子清又公务繁忙,姚可清怕影响他休息,便不由分说的把他推到书房去睡了几日。

    “一个月总共有几个五六日?嗯?”宋子清不满的反问,手已经不安分的从腰间往上游走了。

    “别闹!”姚可清忙将它按住,正色道,“这个二表哥和三表哥都没考中,儿现在又住在舅舅家,纵然是喜事,却怕两位表哥触景伤情,所以我跟儿商量过了,这次依旧不庆贺宴客,若是有人问起,你也只管照实说,反正外祖家一向低调的很,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也好!”宋子清点点头,这一次春闱宋子琪再次落榜,待他知道是姚启中了头名会元,只怕更深受打击。

    “等琼林宴后开摆宴也不迟!”宋子清又补了一句,显然对姚启信心十足。

    “还是不要办了的好!少年成名并非好事,儿已经背负了许多不该他那个年纪来承受的责任,他为长房已经牺牲了很多,我希望他以后能过的平顺一些!”姚可清的担忧并不无道理,前一世她就深受名声所累,最终不得善终,果然应了那句早慧易夭。

    可是你牺牲的更多呀!宋子清在心中叹息,却还是体谅了她对弟弟的一片爱护之情,“好,都听你的!对了,到分家的时候做公证的人已经找好了,一个是吴大学士,素来以公正严明闻名,另一个是已经告老的前任京兆尹刘老大人,刘老任京兆尹职达十一年,在京中极有威信,有这二人在,任什么魑魅魍魉也无所遁形!”

    姚可清点头,对宋子清的办事能力毫不怀疑,想着姚启临走前说过的话和那一脸坏笑,不由好奇了,“大哥二哥连举人都没考中,也不知听了儿中会元时会作何感想?”

    姚启康倒是没什么感想,甚至连妒忌和羡慕都没有,他早知自己资质平庸,于学问一道上难有建树,所以并不十分追求,只是碍于父母双亲的期盼和厚望,不忍让他们失望,才硬着头皮坚持下去的,奈何结果一直差强人意,付出与回报并不一定是相对应的。

    至于姚启辰,感触就更浅了,自从知道父母的盘算,姚启辰也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于是对功名就更无追求了。

    最难以接受姚启中会员这件事的还是要属姚崇明夫妻了。

    方氏的聪慧姚崇明是早就知道的,无论是方氏待字闺中,还是嫁进姚家之后,姚崇明数次亲自领教了方氏异于常人的聪慧之处,所以对于长房那两个孩子能继承到方氏的优点他也早就有所察觉,但是却没有想到过那两个孩子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姚启春闱上一鸣惊人的速度和力度都超出了他的想象。

    “没想到呀!”这一声感慨却更像叹息,带着悔意:早知道这个孩子会这么有出息,当初就该……该如何呢?

    是留?还是除?哪怕是假想姚崇明还是忍不住犹豫起来,终究是他的骨肉呀!最后还是无力的闭上双眼!鼻肉又如何?利益面前,所有的都变得渺小不重要了。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当初不该心软的……

    “妾身也没想到呢!”小苗氏的脸色比姚崇明的还要难看三分,“没想到他一声不吭的就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之前一点儿也没看出他有这么大的本事!”

    从前胡先生还在时姚启在姐姐的授意下刻意藏拙,私塾里从不与姚启康兄弟争锋,做出一副寡言懦怯的假象,小苗氏安排了姚启斌这步棋后更觉算无遗漏了,却没想到姚启斌其实从一开始就是姚可清的棋,还在她回京之前将姚启斌翠瑶母子彻底从侯府里分了出去,想到这里,小苗氏心头的恨意又深了一层:翠瑶那个贱婢屡屡害自己,现在却逍遥快活做当家夫人去了,叫自己如何甘心!

    “本事大是好事!”姚崇明似乎已经转过弯来了,又有了新的计划。

    小苗氏冷冷道,“那也要能为我们所用才是好事!”

    姚崇明捏着喜报,气定神闲道,“他始终是姚家的子嗣,纵然搬出去了,他也还姓姚,也是长乡侯府的一份子,这么大的喜事,怎么能不大肆操办一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