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彪悍小农妃最新章节 - 第三百九十三章 无名的信

彪悍小农妃 第三百九十三章 无名的信

作者:水玲珑0书名:彪悍小农妃类别:玄幻小说
    白灵倒是抱臂在她身边转了圈,上下左右看着她。

    林月凤心情无奈,还是大方任由她看。

    就在她秀眉微蹙,她以为自己永远会跟轻功失之交臂的时候,白灵出声了。

    “可以学,不过一切还得看你的悟性。”

    白灵说着,当时教她练轻功应有的吐纳之法,显然也是练内功必要的法子。

    说完一通道,“姑娘可以试试看……”

    “好。”林月凤按照她说的心法,盘腿坐下,想象着有气流在她身上按白灵说的穴道运行方法做。

    “怎样?可否感觉有不同。”

    看她闭眼了会儿睁开,白灵满眼欣喜问。

    “没什么感觉。”

    内功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林月凤一直用心抓拿,奈何她可以想象到,身体却无半点她说的感觉。

    “得慢慢意会。不急,慢慢来。”

    看她满脸的挫败,白灵安抚道。

    “好。”虽然话平淡,林月凤却起了心思。

    古人能做得出来的,为何她就做不来。

    当然也从晚上开始,她就每日就想着白灵说的练内力的心法也一直按照她说的意思做。

    直到一只白鸽飞进来。

    “雪梅,别闹了,再闹把林大叔他们都吵醒了。我师兄的信,姑娘……”

    绿翘轻松躲闪开王雪梅对自己的纠缠,看王雪梅收手跟着坐在一边,伸手抓过那飞到她肩上的鸽子,拿下鸽子腿上的信,看了眼道。

    “这么黑的天,你们这些练过武的人的眼也真犀利……”

    虽然林月凤自拊身手和眼力说得过去,纸条上那小小的字,幽暗的灯影中她还真看不出什么字。

    说着,对白灵跟着拿过来的火褶子看了眼。

    “冰虫一出寒潭就死。姑娘,这怎么办?慕公子毒的解药……”

    几女凑上前,看清无名上面写的信息。

    虽然林月凤神色平静,想她当时练药的初衷,白灵绿翘连同王雪梅都满脸纠结看着她。

    “拿不到不炼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相对几女担忧看向自己的眼神,林月凤平静得多,说着,随手揉了那纸条扔在地上,转身回屋。

    他对自己那样,她又干吗要为他费心。

    “林姐姐……”

    她突然的转身,绿翘和王雪梅不解看着她的身影进屋,自觉出声。

    “别打扰她,让她静静也好。”

    林月凤的反映,白灵虽茫然,还是阻止住两女,低身捡起地上的纸团,招呼她们一起进屋。

    “林姐姐这是怎么了?她不是一直担忧慕公子的病吗?”

    虽然绿翘两女没有再打扰林月凤,她的反应,她还是不解问着白灵。

    “我也不知道。也许她心情不好吧。没事,你们都去睡吧,我去看看她。”

    绿翘的不解也是白灵的不解。

    想她今晚的不一样,虽然她不了解,但她隐约感觉她和慕公子可能怎么了。

    要不,她真的想不出为何说到炼药的事她会这么大反应。

    安抚对两小丫头片子道,看绿翘和王雪梅先后回屋,她这才拿过纸条到林月凤门口。

    “姑娘,你睡了吗?”

    林月凤虽然一直对自己说,不就一个男人吗?自己只是答应等半年后他对她的感情不变再答应跟他在一起。

    一想到慕风上下打量着自己同时问那句话的心思,她的心还是不是滋味。

    好象有什么重东西压在心口,让她整个人沉闷的呼吸都有些困难。

    白灵的询问,让她收拾起烦躁又沉闷的心思“准备睡呢,进来吧。怎么了?”

    起身拉开门,让门口的她进来,狐疑问。

    “我也只是问问,你上次不是说慕公子的情况很特殊吗?可是纠结冰虫拿不上来的缘故?”

    白灵进来坐下,看她正收拾手边的书,忍不住问。

    “他的情况是特殊,冰虫拿不上来也没事。我是月姑娘,看病向来看心情,谁不顺眼不看就是,有什么好纠结的。这纸条还留着干吗?”

    一想到慕风说那话时的眼神,林月凤只觉整个人好象被人评头论足的议论。

    清淡说道,看白灵放在她身前桌上的纸条不悦道。

    “你和慕公子闹别扭了?”

    虽然她话语平淡但明显带气的话,白灵总算明白了大概,轻叹询问。

    “他那样的人还没资格让我跟他置气。好了,我累了,你也早些歇息吧。”

    果然她的话落,林月凤清冷说着,走向一边。

    “好吧,有什么吩咐我们就成。”

    知道她心情不好,虽然白灵不明白她和慕风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灵还是说着,转身出门,顺便帮她带上门。

    白灵离开,看着她放在桌子上无名特意传递的消息,想到那男人的可恶,林月凤烦躁抓起被人拓展开的纸片,用力揉成团这还不解气,直接拿到眼前的烛火上烧着了。

    “唉……”

    她却不知,她窗外不远的院边的树上正站着那人。

    那人周身深色衣服和夜色融为一团,月光下还是清楚看到他俊美有型的侧颜,远看着微开的窗户中林月凤的反应,无声轻叹,跟着而去。

    就在他纵身到林月凤家和隔壁慕风所住的院墙上时,一个身影影子般到前。

    “你……”

    那人清冷低斥的同时,长腿扫向对方,对方已纵身而去,他微一迟疑同样踏瓦无声尾随而去。

    “什么动静?绿翘,你可听到院边有人说话?”

    声音虽轻,白灵却听得清楚。

    赫然坐起,看林月凤那边并无动静,这才问着跟她一直睡在一个房间的绿翘。

    “也许是隔壁慕公子和姗儿姐姐他们说话。管那么多做什么?睡吧,太晚了。”

    绿翘就是个没心没肺的毛丫头,挨到床早睡的七凌八混的。

    被白灵的话惊醒,烦躁揉着酸疼疲惫的双眼,嘀咕道,翻了个身又睡去,嘴中还咂吧着好象吃到好吃的一样。

    “这丫头。姑娘……”

    白灵摇头轻笑,听到一边林月凤开门的声音,低呼起身抓着衣服出外。

    “白灵,你怎么还没睡?”

    林月凤本就烦躁得睡不着,刚才的动静她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听到外间她和绿翘的话,干脆起身来看。

    刚出来,看白灵跟着起身,自觉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