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之打脸计划最新章节 - 第七百三十五章 诛天(九十五)

快穿之打脸计划 第七百三十五章 诛天(九十五)

作者:越戈书名:快穿之打脸计划类别:玄幻小说
    “说了半天,师兄你拿出的证据,都并不能证明孤是凶手,反倒是证实了师兄的狼子野心!既然如此,也不能怪孤不顾往日的情分了!”君丰眸光一冷,站起身一甩衣袖,厉声道,“来人,将苍罗拿下!”

    苍罗闻言,却是没有半点惊慌失措,他淡淡道:“是真长生,还是假长生,一会儿便见分晓,倒是君丰你这般心急将我拿下,是心虚了?”

    君丰抬了抬手,身旁的天兵便停住了。

    “好,这么说你还有证据,孤问心无愧,陪你等便是!”言罢,君丰便缓缓坐了下来。

    他知道,苍罗等的无非是以阴那魔头,好等着一会儿一唱一和,两人逼着灵山佛祖拿出乾坤镜来一探究竟,只是可惜了啊。

    以阴已经死了,而苍罗还不知道,等一会儿冒充以阴的那人来了,才是他收拾苍罗的时候。

    想了数千年的事情,终于可以了结了,这让君丰的心头隐隐泛起一丝激动。

    苍罗缓缓阖上双眸,在接到了扶九殷的神识后,遂睁开了眼眸,道:“来了。”

    他话音刚落,众神仙便抬眸四下望去。

    就在此时,一个女声笑盈盈的传来,“呦,这里好生热闹。”

    霎时间瑶池飞沙走石,天昏地暗,众仙连忙用宽大的衣袖遮挡着飞沙乱石,不多时,待狂风散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正笑盈盈的站在瑶池的的水中央。

    她的脚尖点在水面上,而湖面上的红莲皆阖上了花瓣,拢在了一起,颤抖着枝叶。

    见过她的人顿时大惊,相互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心思,这不是此前被打入妄境,后来回来后成了魔君的以阴夫人么?她的身后,正跟着从前的东卿真君,扶九殷!

    只见那以阴颠倒众生的脸上带着几分轻蔑的笑意,她从容不迫的走在水面上,只晕开了圈圈涟漪。

    君丰的眸光落在那红衣女子身上,心底的兴奋便更甚了几分,他知道,这早就不是什么以阴了,而是那个世外之人。

    青霄和执陵也相互对视一眼,皆从彼此等的眼底看出了笑意。

    和青霄不同的是,执陵的心底,同样生出了和君丰一样的激动,君丰是终于能够杀掉他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以后三界的天帝之位,会越来越稳固,而执陵是兴奋于苍罗完了,长生也栽了,就算以后没有五御一说,那四御的位子还是缺一个。

    不枉他筹谋了这么多。

    “原来是天帝的寿辰宴,这么大的事,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也好带着九殷,来和他以前的老上司贺个寿啊!”

    君丰看着她笑盈盈的样子,口舌伶俐的模样,一时间,心中竟生出了几分诡异之感。

    姒和君丰的一样,心底一阵诡异,片刻,她见君丰一直没有开口,只得帮着君丰道:“以阴夫人,你来做什么?”

    “呦,叫什么以阴夫人,难道你们都不知道我现在已经是魔君了?”她笑眯眯的转眸看向一直阖眸的灵山佛祖,双手合十低眸道,“阿弥陀佛。”

    灵山佛祖听见声音,也低低到了声阿弥陀佛。

    “好嘛!言归正传,我这次来,是想替我的人讨个公道。”

    君丰眸光直视着前方,平静道:“不知以阴夫人所为何事?”

    他的话音刚落,瑶池顿时刮起一阵狂风,待狂风散去,只见一个身披玄色斗篷的人正站在那里。

    众仙愣了愣,认出了此人正是当初杀了那二十八位神官的女歧。

    这可好了,主人公都来齐了,是该要唱大戏了。

    “数千年前,天庭泼我的人脏水,说女歧杀了天庭的二十八个神官,有人证物证,言之凿凿,还将我的人压了两千多年!”

    女歧道:“君丰,你杀了二十八个神官却诬陷于我,却从未想过有今日吧!”

    君丰冷笑一声,道:“女歧,不要狡辩了,你连亲子都能杀,三界众生在你眼里,如何杀不得?”他顿了顿,又道:“以阴,你不请自来,千年之前便处处和天庭灵山作对,更是杀了灵山孔雀大明王菩萨的弟子,现在又敢前来闹事,当真是以为天庭没人了?”

    他话音刚落,身后的天兵天将便立刻扬起手中的刀枪剑戟,威风飒飒的怒视着。

    “青霄!”君丰眉宇间满是阴冷,厉声道,“取剑来!”

    姒连忙起身答应一声,她手捧着碎骨剑送到君丰的面前,她知道,按照那世外尊者和他们说好了的,君丰会手执碎骨剑,当众“杀了”以阴,威震三界。

    “慢着!”

    姒一抬眸,就听见以阴笑盈盈的道了一声,“先别忙着打,我们不是来闹事的,若是能用平和的方式解决那便更好了,此次前来,只是为了讨个公道,既然是来讨公道,自然不是莽撞前来,我们也是有证据的!”

    君丰冷笑道:“哦?不知魔君的证据是什么?”

    什么狗屁证据,不过是打算和苍罗两人一唱一和,逼佛祖交出乾坤镜罢了。

    此时,苍罗也站了起来,对着佛祖的方向双手合十道:“苍罗手里有一面乾坤镜,可知天下事,数千年前的那二十八位神官死不瞑目,还望佛祖助他们安息。”

    “这算什么!”姒嗤笑道,“乾坤镜岂是说开就开的,自古若要问乾坤镜,必是要付出大代价,难道苍罗大帝愿以身成就大义么?”

    乾坤镜自然不是说问就能问的,姒也笃定苍罗做不到这般牺牲。

    此时,她又听到以阴轻笑道:“这么麻烦作甚?要问那道貌岸然的小人之罪,怎么会无准备而来?”

    她的话音刚落,君丰的心底便陡然生起一丝强烈的不安。

    就在此时,她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少年,君丰在对上那少年的一瞬间,竟是久久说不出话来。

    是……乐湛?

    姒瞧见了君丰的神色,也觉出了不对,正要开口,就听君丰问道:“你是以阴?”

    “一来便告诉你了,怎么还问?这么笨,可不能当天帝一统三界哦!”她的话让君丰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这句话,他两千年,以阴还未曾打入妄境之前,他分明听过!

    那人就算装的再像……怎么可能……

    想到这里,君丰目光灼灼的盯着她,只见莳七的唇角噙着讥讽的笑意,仿佛在嗤笑他的愚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