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爹地,从了我妈咪吧最新章节 - 第823章 计划

爹地,从了我妈咪吧 第823章 计划

作者:我的电池h书名:爹地,从了我妈咪吧类别:玄幻小说
    然,这句话彻底惹毛了兰森。无论别人如何辱骂自己,他都能泰然自若不动声色,但他绝不允许有人辱骂他的主子。

    说时迟那时快,兰森的动作快到几乎只是闪身一下,便从腰际掏出一把枪,朝着厉焱的额头抵了过去……

    就在兰森握着枪的手刚刚抵到厉焱的胸口,还没能抵上他的额头时,一阵强劲的风袭来,原来是阿彪以快如闪电的速度扣住了兰森的手腕,并将枪口侧到了另一边无人的方向。

    “滚开!般清楚这里是谁的地盘,岂是你随便撒野的地方!”阿彪阴寒着声音,一字一顿地说道,刚毅的脸上透出杀手才有的嗜血和凶残。

    兰森暗地里与阿彪较劲儿着,似乎他看上去要比自己消瘦许多,但他用力想要摆脱阿彪的钳制时,却是任由他如何使劲儿,都不能摆脱对方的束缚。

    兰森眯了眯眼,凝望着阿彪的眼神,变得幽暗起来。

    另一边,米若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紧紧抱住怀里的辛蒂,她只觉得一切仿佛回到了三年前,当年骆渊就是因为救她才落得废掉一只手的下场……

    如果再发生一次这样的事件,她不敢保证自己能接受得了,几乎不假思索地出口喊道,“住手!”

    局面在这一瞬间僵持住了。

    厉焱原本以为她是在对着自己喊话,却没想到米若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大张开双臂将他跟辛蒂挡在了身后,嘶声大喊,“库雷斯,快让你的人退下,你不能伤害他!”

    厉焱原本以为她是在对着自己喊话,却没想到米若猛地从地上爬起来,大张开双臂将他跟辛蒂挡在了身后,嘶声大喊,“库雷斯,快让你的人退下,你不能伤害他!”

    他愣了一下,但是很快地回过神来,腾出一只手将米若拉扯到一边,“米若,你给我闪一边儿去,这是我们男人之间的事!”

    可是,米若执拗的脾气犯上了,硬是杵在他和辛蒂面前,一动不动。

    库雷斯轻轻挑了挑眉,快速上前两步,对着兰森说道:“兰森,你想干什么?造反吗?厉焱是辛蒂的爸爸,也是米若的前夫!”

    他说的真切,但后面那句“米若的前夫”,却是让厉焱听起来十分不悦耳。

    他紧蹙眉头,没有说话,想要看看库雷斯这次来访到底居心何在。

    感觉到兰森握着枪的手有下垂动作时,阿彪才缓缓地松开了他的手腕。

    随后,库雷斯转过身来,朝着坚定地护住厉焱父女俩跟前的米若淡然一笑,“米若,我来只是想要确定你和辛蒂的安全,既然和厉总裁话不投机,只有改天再来拜访了!”

    “改天?哼,你还想要改天?做梦吧!”厉焱立刻插话道。

    米若倏然回首,瞪视了厉焱一眼。

    库雷斯的态度与之前仿佛大大地变了一个人,竟然朝厉焱温和地笑道:“厉总裁,刚才只是一个小小的误会!是我库雷斯管教无方,回头一定好好教育手下……”

    厉焱并不领情,冷嗤一声,并不作何回应。

    库雷斯却是始终面带微笑,只是那笑容显得高深莫测,厉焱给了他冷脸,他却丝毫不生气,只是低头朝辛蒂温和一笑,“辛蒂,库雷斯蜀黍要走了……再见,改天再来看你和妈咪。”

    “库雷斯蜀黍再见!”辛蒂乖巧地应声道,但她的声音不是很高,似乎还惊骇于刚才的暴力情景中,有些回不过神来。

    朝小家伙挥了挥手后,库雷斯便转过身,迈开遒劲强壮的双腿朝着院落门外走去,兰森紧随其后。

    “库雷斯,等一下!”米若突然喊道,她侧脸看向厉焱,“我……能不能送一送他?”

    “休想!”厉焱面目狰狞地目送着库雷斯离去的身影,唇边狠狠咬出两个字,他双手捏拳,让米若不禁心生胆怯。

    “……”就这情形,果然是没办法得到他的允许了,米若低垂着脸,只得乖乖跟在他身后回到别墅内。

    走了没两步,她像是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抬起脸快速小跑到厉焱的身边,趁其不备一把抢过辛蒂,头也不回地朝着里屋一路小跑……

    其实,与其说是被她抢走,还不如说是厉焱有意成全,刚才之所以抱着辛蒂不放,不过是在她面前做做样子而已,现在既然库雷斯走了,他也没必要再让她担惊受怕。

    说实在话,他也不愿意看着那个傻女人的脸上眼泪唰唰直流……

    那摸样,实在让他于心不忍。

    目送着米若急忙带着女儿“逃离”自己的身影,厉焱的脸上染着淡淡的殇然,心爱的妻女视自己如洪水猛兽,这让他这个做丈夫的,做父亲的,情何以堪!

    库雷斯离开别墅后,马不停蹄地坐进座驾内,兰森紧随其后坐进驾驶座,库雷斯立刻发号施令,“动作快!”

    兰森赶紧发动引擎,从后视镜里就已经能看到身后似乎有几条黑影尾随而来,他机警地想要拔出枪来,没想到“砰”地一声,从远处射过来的子弹已然击中了车门。

    “厉焱那只狐狸!tmd竟然派出了狙击手,别管他们了,兰森,赶紧开车!”库雷斯凛冽呵斥。

    “是!boss!”兰森一边回答,一边开始发动车子。

    车子滑出去之际,他扭头看了看,这才看清楚那位狙击手竟然就是阿彪。心里低咒了一声,以为厉焱身边的这个男人只不过是个一般的秘书而已,却没想到远远没有这么单纯,他根本就是个厉害的杀手!

    刚才和他较量的时候,兰森就明显地感觉到,他的手法绝不是一般的杀手,必定是受过特别专业的训练。

    再往深处想,连手下都这么厉害,深藏不露的厉焱也又何其厉害?!

    眼看着身后的黑影越来越多,兰森不敢再耽搁,猛踩下油门,车子便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通往山下的路狂奔驶出……

    五六分钟后,当库雷斯和兰森都以为自己已经甩掉了厉焱派来的手下时,却不想在上高速路的岔路口时,一侧马路上冲上来一辆一辆的黑色轿车。

    令人恐怖的是,轿车和车内的黑衣人数量比之前还要多出许多……

    “开快点儿!”库雷斯心里陡然一沉,骤然出声命令。

    他没想到厉焱竟然这么大胆,敢派出大队人马追杀他!

    奔驰车一路往前狂奔,拐弯时甚至把地面滑出刺耳尖锐的磨蹭声。而身后的黑色轿车们似乎没有丝毫减速的迹象,不但如此,有人从车内探出脑袋来,库雷斯回头一看,对方已砰砰爆出两颗子弹。

    砰砰

    子弹没有射中,擦过地面飞射出无数的火苗。紧接着,更多的子弹破空而来,在库雷斯的耳边呼啸而过,撕裂空气,密集地让人抬不起头来。

    库雷斯低声咒骂了一句,朝着兰森嚷嚷,“他妈的!兰森,再加速!今天要是甩不掉他们,你我都得死!”

    “是!boss!”兰森一咬牙,又是一脚猛踩刹车。

    奔驰骤然加足马力,往前狂奔飞飙……

    丝毫不知外面正上演着一场激烈的火拼战,米若抱着辛蒂一路头也不回地跑回里屋,又马不停蹄地紧抱着辛蒂回到她的卧室里。

    随后,便传来一声很响的关门声,然后,她快速地将门反锁掉。

    似乎还是感觉不安全,她把辛蒂放下之后,又搬来茶几、椅子、板凳挡住房门,抵在了门口……

    尾随而来的厉焱听见里面的声响,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扬声喊道:“米若,你出来,不要藏了,我不会带走辛蒂的。”

    尾随而来的厉焱听见里面的声响,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苦笑,扬声喊道:“米若,你出来,不要藏了,我不会带走辛蒂的。”

    米若怎敢轻易相信他的话,她紧紧搂住辛蒂说道:“你说谎,刚才你明明就想要带走辛蒂!”

    房子的隔音效果虽然很好,但依然能听到米若戒备心浓厚的口吻,厉焱俊脸上的阴霾之色越积越凝重,幽深的黑眸微微眯起,地狱之火仿佛在眼底燃烧起来。

    但他知道,他还不能发火,尤其是在老婆孩子面前,他一定要克制自己。

    “那是因为库雷斯在场,如果我不这么做,你和女儿就会离开我!”厉焱急急地辩解道,却又极力隐忍着怒气。

    “我……”米若闻言,讶然。

    他的话那么真切,像是真心的一样。她不禁有些怀疑起来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他担心她和女儿……离开他?

    屋外传来厉焱叹息的声音,“我先下楼去,你收拾一下行李,一会儿就带辛蒂一起去海洋公园玩。”

    米若眨了眨眼,不可置信。刚才发生了那么不愉快的事,她以为这次的出游计划又一次泡汤了,可他竟然说计划照常进行?

    “你……说的是真的?真的要带我和辛蒂一起出去玩?”她怀疑地问道。

    厉焱的声音已缓和了许多,他轻柔地回应道,“嗯,你快点收拾,我在楼下等你们。”

    “等一等,那库雷斯他……你不担心他会来找我们吗?”一想起刚才差一点就要大打出手的情景,米若就后怕不已,她可不想让女儿看见那么暴力的场面。

    屋外,几不可察的一声冷笑,厉焱轻嗤浅讥道,“放心,他现在自顾不暇,哪有时间跑来妨碍我们!”

    不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不过米若也没有深究,抱着辛蒂蜷缩在原地静静地凝听着屋外的声响,感觉到厉焱似乎真的已经下楼后,她才姗姗从卧室里出来。

    卧室外的走廊上果然没人,看来他真的下楼去了。

    大松了一口气,她蹲下问辛蒂,“宝贝儿,你还想去海洋公园玩吗?”

    刚才发生的事确实吓坏了小家伙,可比起梦寐以求的海洋公园之行,她心里的胆怯便减少了许多,歪着小脑袋想了片刻,辛蒂点了点头,说道:“妈咪,我想去,你能和我一起去吗?”

    如果她不一块儿跟去,自然是没法放下心来的,于是微微颔首,说道:“当然要和你一起去,宝贝儿去哪儿,妈咪就跟到哪儿,好不好?”

    “好的,妈咪。”

    因为要收拾出行的行李,譬如辛蒂的水杯、衣服、零食等等,米若让石婆婆将辛蒂带到楼下玩耍,她独自在楼上打点一切。

    就在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以后,她转身之际,整个人陡地愣住,紧接着,她感觉到自己周身的皮肤都在发热发麻……

    那个撒旦般的男人是何时站在门口的?

    他就这样站着,一动不动地紧盯着自己……

    米若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也越来越近,不知不觉中,他已来到自己身旁,属于他的那股独特气息,也越来越浓郁。

    他的眼神很复杂,一直紧紧盯着她,不知道那眼神是怨恨,还是什么,却莫名地叫她心痛,甚至还有一丝不忍……

    她怔然了一下,尔后紧紧闭上双眼,再次睁眼时,果然看见他眼底的神色中更多的成分是怒气。

    他肯定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

    思及此,米若的双脚不自觉地后退了一小步,但还没来得及站稳身子,厉焱已然伸手拽住了她的胳膊。

    她本能地抬过头来,怒目瞪视他。然而,厉焱低哑沉稳的声音直接撞进她的耳膜内,“他为什么会来找你?”

    这个他,自然指的是库雷斯……

    可是,她怎么会知道?而且米若十分不解的是,她并没有传任何口信,库雷斯又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还有那个叫做兰森的人,她从来就没有见过他……对了,还有那个高大的兰森也有手枪,难道他和厉焱一样,也有黑道背景?

    米若想不通,眉头蹙得很紧,厉焱看她的样子也就明白了。原本,他心里还有一丝怀疑,担心是不是米若传出口信给库雷斯,让他找到了这个隐身之所,可依据事实来看,是库雷斯自己找到这里的。

    一方面证明了米若的清白,可另一方面又再一次证明,库雷斯的身份很可疑!

    刚才阿彪打过电话来,说库雷斯已经逃脱了他们的追杀,能在那么多手下的追踪下逃脱,可想而知他算得上是个厉害角色……

    那个库雷斯……他到底是什么人?!

    米若见他想着心事,便打算偷偷溜出卧室,开玩笑,孤男寡女单独呆在一个房间里,指不定他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

    可不曾想,她刚刚有所动作,厉焱就回过神来,见她想走,动作一瞬间粗暴了起来

    刚刚的温柔,绝对都是假象,比假象还假象!

    米若疼得浑身都在打颤,吃疼地倒吸了一口冷气,细细密密的嘤声哼吟了起来,“嘶,厉焱……痛!”

    “该死的女人,你也知道痛吗?”他在她耳际低声嘶哑道,动作也稍稍顿住。

    痛?她也知道什么叫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