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末世来了最新章节 - 105.来了!

末世来了 105.来了!

作者:暴雨城书名:末世来了类别:玄幻小说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姜朋抱着小豆丁,小孩子看起来有些回不来神,毕竟他们两个虽然也看过一些杀人的场面,不过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近在咫尺,却又是熟悉的人杀人。

    小豆丁才五岁,一时接受不了太正常不过了,此刻他既没有哭也没有闹,倒是让姜朋还有点担心。

    听了安然的话,姜朋说道:“该不是你的哪个仇家杀过来了吧,到时候麻烦你澄清一下,我们和你没关系,谢谢。”

    虽然这么说,姜朋也做好了随时离开的准备。

    安然现在没心情和他斗嘴了,狗叫声消失了,不过安然却一点也没放下心来。

    此刻他已经像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急得团团转,完了完了,他这个样子该怎么办!!

    不经意的看到柜子上有几瓶墨水,黑的!

    安然眼睛一亮,伸手去拿。

    姜朋在旁边就等着安然的一声令下然后从窗户跳出去,他选择这个地方就是因为方便逃跑。

    然而正主虽然身体力行的表达了急躁两个字,却没有危机感,姜朋猜测应该不是什么有深仇大恨的。

    接着他就看到面前的少年一把拿起手边的墨水,拧开盖子就要往脑袋上倒…

    “我艹!你疯了!”

    姜朋一把拉住他,墨水因为两人争夺的动作撒了一地。

    安然眨了眨眼睛,看着地上的墨水痕迹,又看了看姜朋。

    姜朋的脸上就差写着四个字,你没病吧。

    墨水瓶子一丢,安然奔着窗户就去了,一边就要跳窗,嘴巴里还说着,“姜朋你就躲在这,别乱跑,等我出去躲躲,你放心要是有人找上你来也不会对你怎么样,要是问你什么你就照实说,不用担心我,我明天肯定就回来了,你照顾好小豆丁,别……”

    安然一条腿已经迈出去了,姜朋眼疾手快的一把拉住他的另一条腿。

    “你到底怎么回事,有人在找你?看你这样也不像是仇人,那你躲什么?难不成是情债?”

    姜朋一边看着他的脸色一边说道,而安然听到情债两个人身体僵了一瞬。

    姜朋啧了一声,上下打量着他,眼神复杂,手中的力道倒是一点也没松懈。

    “这种时候你竟然还敢惹情债,别想牵连我和小豆丁,自己去解释。”

    姜朋拽着他不让他走,都什么时候了还敢惹感情债?能把他吓成这样的得是啥样的凶残女人,为了他和豆丁的小命,就手里这个,别想跑!

    两人就这么一拉一扯的时间,门外响起了狗叫声,声音不大,然而在夜间,却异常清晰。

    安然和姜朋都仿佛被按了暂停键,就连小豆丁都不敢动了。

    四只黝黑的眼珠外加一双蓝色的玻璃珠子,一眨不眨的看着门。

    静谧…

    姜朋一边保持着抱着小豆丁的姿势,一边拉着安然的腿,浑身僵的发疼,特别是双手之前被绑住,现在隐隐作痛。

    “怎么没动静了?”

    姜朋小声的向安然说到。

    而安然也是愣了,是呢,咋没动静了。

    “你…”松开我。

    安然四个字只蹦出一个,就听外面的狗叫声突然大了,一声吓人的嚎叫后…

    安然心都跟着颤抖,轻微的脚步声在后退,很慢。

    安然胸口憋了一口气,空气突然安静,他还保持着一条腿卡在窗户外的姿势。

    下一刻,随着“嘭!”的一声!

    门颤抖了两下,安然的心也跟着颤抖两下,门外有什么重物在撞击着。

    一下,又一下。

    姜朋抱着小豆丁躲在了打印机后面,小声的说到:“这个动静会把丧尸引来,你确定是你认识的人吗?”

    安然脸上露出一丝僵硬的笑意,“丧尸不会过来…”

    敢惹出这么大的动静,某个男人应该怒气积攒到了,安然随着门的一下又一下被撞击而打着哆嗦,这个时候,跑,也没有用了。

    “嘭!”

    “哐当!”

    门重重的砸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呻吟。

    一只半人高的狼犬保持着狰狞的姿势站在门外,身体伏低,四只爪子扣地,眼神凶残,犬齿可怖的露出,一副随时都能扑上来的样子。

    姜朋:……“你说的情债就是它吗!你果然和我们物种不一样!”

    姜朋紧紧的和小豆丁互相抱在一起,一脸懊恼的从嗓子缝隙挤出这几个字。

    狼犬在打量了屋子中的几个人后,以迅雷不及之势扑了过来。

    姜朋在那一刻期望安然再次发威,凶残的人都对付的了,何况是一只狗!

    然而安然就是没有的动手,姜朋瞪大眼睛,“安然!………什么情况?”

    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后,姜朋的声音变了一个调。

    只见那只凶残的大狗扑倒安然的面前迅速变身温顺猫咪。

    大脑袋不停的往安然的大腿上拱来拱去,一边还用舌头舔着他的手,俨然一副亲昵的姿势。

    小豆丁和姜朋面面相觑,不明白这是什么发展。

    “呜~呜…”

    大狗口中发出几声呜咽,安然僵硬的身体终于动了,抬起手,在狗头上摸了两把。

    “卡尔…”

    听到主人叫它的名字,卡尔更加激动,两只前脚站起,扒住墙壁,大脑袋直接塞到安然的怀里。

    安然被它的大头拱的后背挤压在窗框上,两只手抱住狈头一阵乱摸,“卡尔…你别告诉我那谁也跟你一起来了。”

    安然一脸真诚的看着卡尔的眼睛,然而那双大眼睛中却满是对他的依恋,安然的心一软,在它的脑袋上亲了一口。

    还未抬头,就被姜朋捅了一下腿,安然回头,只见姜朋面无表情的指了指门口。

    安然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顿时就僵硬了。

    黑漆漆的门口,此刻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你想问的是谁…”

    低沉的声音在寂静的空气响起,随着鞋底敲击地面的声音慢慢走近,男人的身影也在室内变的清晰。

    黑色的军靴,同色的皮质裤子,上身是军绿色的外套,身材高大而又修长。

    手上握着一把尚在滴血的刀,从他走过来的路上淋着血。

    月光挤进室内,挣扎着把它的光撒在适宜的地方。

    黑暗依旧挡住了男人的脸,然而安然却已经呆若木鸡。

    脑子在那一刻放空,周围的一切都感觉不到,眼中只有眼前的这个人。

    卡尔咬住他的衣服下摆,想要把他拉下来,这个动作惊醒了安然,他一个下意识的反应就是赶紧跑开!

    慌乱的想要往外跳,而男人的一句话却让他停住。

    “你敢跑,我就打断你的双腿。”

    声音很轻松,配合着男人的磁性声音,若是听语气绝对不会让人感觉到他在威胁人。

    姜朋和小豆丁两个人缩在角落,不敢大声喘气,这个人刀上的血是新鲜的。

    安然背对着他,轻轻的说了一声,“大哥…”

    安池御听着这一声熟悉的声音,拳头下意识的攥紧,手背上的青筋凸起。

    “你还知道我是你大哥。”

    男人边说边向前走,月光这次把他的脸暴露出来。

    俊美而又成熟,特别是那双眼睛,里面的情绪仿佛要溢出来,却又被狠狠的禁锢在其中。

    安池御心疼的看着少年单薄的背影,一身白色的单薄衣服让他更显得消瘦。

    最刺眼的就是那一头的白发,之前姜朋绑的马尾早就被安然拆开,此刻零散的铺在他的后背。

    安池御忍耐住把少年一把抱在怀里的冲动,手中的刀柄发出一声抗议的呻-吟。

    安然低着头,被头发遮挡住的眼神中不知在在想什么。

    气氛一时凝固,卡尔也像是感觉到了,坐在一边静静等待着,不过脑袋却没有离开过安然的腿。

    安池御看着少年的背影,脖子上的肌肉紧绷一下,沉声说道:“安然,下来。”

    安然的身体僵硬了一瞬,半响,终于动了,从窗台跳下来,一步一步的走近男人的身前。

    低着头,轻轻的说道:“安池御…”

    男人的情绪霎时被打败,一把拥住他的身体,紧的让安然有些不能呼吸,身上的骨头发出抗议的惨叫。

    安然搂住他的后背,呼吸着独属于安池御的味道,感受着他怀抱的这份温暖。

    “安然,你知不知道我现在多想把你拆穿入腹。”

    男人从喉咙底部压出来的声音在安然耳边恶狠狠的说着。

    安然的心突然偷停了一下,这个男人这辈子的不淡定可能都给了他了。

    “安池御,我20多天没洗澡了,你也吃的下去。”

    少年清哑的声线挠着男人的心底,一个浓烈的吻落了下来。

    安然被迫抬头,男人的舌头疯狂的搜刮着他口腔内的汁液。

    狠历的,咬着他的嘴唇,铁锈味顿时刺激着两个人的味蕾。

    安然睁着眼睛,就这样和男人的眼神在如此近的距离对视。

    安池御的眼中种种情绪复杂难变,却有一种让他一眼就看出来。

    疯狂。

    往日的淡定,万事成竹在胸都已消失不见。

    安然眨了一下眼睛,让他的睫毛扫了一下对方的。

    轻轻的一下,让男人更加疯狂,安然很快就顾不上呼吸…

    角落里的姜朋:…………

    一把捂住怀中偷看的眼睛,“少儿不宜,不准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