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红楼之风起上林最新章节 - 162.第一百六十二章

红楼之风起上林 162.第一百六十二章

作者:爱玲粉丝书名:红楼之风起上林类别:玄幻小说
    黛玉也是第一次见着那些人的手段,看着甄氏一下子瘫软下来也是心里一惊, 但是黛玉很快的冷静下来, 甄氏不值得可怜。要是那封信送出去, 皇后,平阳和黛玉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子的处境。想着黛玉冷眼看着人把甄氏拖走了,她安顿好了这边的事情,赶着回去给皇后复命去了。

    皇后听着黛玉的话, 脸上总算是露出来些轻松地表情:“上天保佑!你个机灵鬼,这个主意想的很好。好了这个事情交给雷鸣远去办。我们这些妇道人家还是不要掺和那些打打杀杀的事情。”说着皇后叫了雷鸣远来, 交代了事情。雷鸣远在帘子外面忙着答应一声,赶紧出去了。

    不说行宫里面雷鸣远如何拿着甄氏的信件诱捕了卫康,控制了围困行宫的卫家军。在铁网山上, 太子却有些心不在焉。刚才皇帝检阅了参加围猎的人马, 说了些不忘祖宗创业之苦的话。太子按着惯例上来请皇帝下场围猎。谁知皇帝却是解下来身上的佩剑对靖王招招手:“你年纪轻,以前整天的不务正业!朕听说你的武功不错,今天倒是要考校下你的本事。朕今日精神不爽,叫靖王代替朕坐纛。”说着皇帝把宝剑交给了靖王。这个举动含义叫底下起来一阵轻微的骚动。有太子在场的情况下,皇帝竟然把自己的佩剑给了靖王, 还叫靖王做这次围猎的指挥!

    其实皇帝围猎形式大于实际, 不过政治意义很深。一是为了彰显朝廷的武力威势, 再有一个是表示皇帝对军权的绝对控制。皇帝把佩剑交给了靖王,就是给靖王指挥军队的权利。太子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握着杏黄色丝缰被拧成了扭曲的样子, 连着太子骑着的千里名驹也感受到主人的怒气, 开始不安的刨着蹄子。

    靖王仿佛没察觉到地下那些议论,探寻,审视的眼光,他露出个得意洋洋的笑容,就像是个淘气的孩子终于得到家长的同意可以出去了。靖王穿着全身盔甲,几步到了皇帝跟前,跪在一条腿高举双手接过来皇帝的宝剑:“父皇放心,我一定能满载而归!”说着靖王对着皇帝露出个顽皮的笑容。皇帝很是宠溺的看着小儿子,忽然想起什么对着太子说:“你是太子又是兄长,靖王生性跳脱不喜欢拘束,有的时候南面是不管不顾的。你要好看着弟弟,不要叫他冒险知道吗?”

    看着皇帝完全是嘱咐大儿子带着弟弟的样子,太子脸上看不出来什么不满,仿佛刚才的阴沉完全不存在一样。太子很恭敬地对着皇帝拱手称是:“是,父皇一向是疼爱小弟。我这个做哥哥也是很喜欢他呢。你老大不小了还是这样不管不顾的。毛手毛脚,将来可怎么好呢?”说着太子责备的看一眼靖王,语气里面满是无奈和疼爱。仿佛真是个宠着弟弟的大哥哥。

    看着太子的表演,靖王心里冷笑,这位大哥还真是越发的会做人了。以前太子把谁放在眼里过。尤其是对着自己,好像靖王是他天生的仇人一样。靖王有些无奈的摊摊手,对着太子讨价还价“我身边跟着那么多人呢,太子殿下,大哥!你就叫我好好地跑一会好不好!整天闷在京城身上的骨头都要生锈了!”

    太子眼神一暗,似笑非笑的问靖王:“我劝你还是把顾大人留下来,你一向喜欢舞枪弄棒的,顾大人可是状元郎。也不知道父皇是怎么想的把他放在你身边。顾直你留下来,围场上刀枪无眼,而且你一个读书人也不喜欢打打杀杀的,你就在这里跟着皇上身边吧。”

    说着太子也不理会靖王,一挥手上鞭子,立刻那些围猎的人马发出一声呐喊,大家一起向着围场飞奔而去了。靖王对着太子僭越的行为没一点反应,也是欢呼一声一马当先的跑出去了。看着靖王和太子并肩绝尘而去,顾直正在发呆,耳边却是响起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顾大人,在下盖同庆久违先生大名,今天能一睹先生风采真是幸甚,幸甚啊!”

    这个就是太子身边的那个盖同庆了?顾直一转脸正对上一双没有任何起伏波澜的眼睛。就好像是死掉的蟾蜍,叫人心里一阵黏腻湿滑,从内心深处感到恶心。

    顾直对着盖同庆一拱手,脸上也是皮笑肉不笑的:“久闻先生大名,不过在下还有些事情不能和先生深谈了,等着以后有时间我一定要好好地和先生请教下。”说着顾直径自向着皇帝的大帐去了。盖同庆看着顾直的背影冷哼了一声,低声的嘀咕了些什么这个时候一个小厮样子的人来了,在盖同庆的耳边低声的说了几句。盖同庆眼睛一亮,就像是饿了几天的猫忽然见着老鼠一样。

    皇帝的帐子里面一切如常,帐子是按着厚厚的毛毡和牛皮做成,接缝的地方都拿着松香给糊得严严实实的,一点风都透不进来。但是毕竟是在山上,这样的天气还是有些寒意的。当地上放着个三足鎏金大熏笼,里面烧着银霜炭和百合香,帐子里面暖意融融,叫人很舒服。

    顾直正坐在个椅子上专心致志的看一本书,面前的书案上摆着不少的奏疏。但是皇帝的宝座空着,看样子皇帝还真是精神不济,到后面休息去了。外面马蹄的哒哒声,鼓角声喊杀声都渐渐地远了。看样子行猎的队伍已经到了围场的深处了。顾直很专注,好像被那本书的内容给吸引住了。这个时候一个小太监端着个盘子里面,上面放着一杯茶。他到了顾直跟前,把茶杯放在书案上:“顾先生,喝杯茶润一润吧。”

    顾直一摆手,那个小太监也没再说话直,踮着脚尖退出去了。被打断了思绪,顾直索性是放下书,端起来茶杯。揭开杯盖一缕茶香扑鼻而来的,顾直微眯着眼睛,深深地嗅着茶香:“好香的茶!”顾直欣赏一会茶杯里面正在舒展的茶叶,端着茶杯轻抿的清澈醇厚的茶水。

    帐子外面刚才那个小太监一直透过帐子上的缝隙在盯着顾直的一举一动,见着顾直喝了茶水,他才放心的走了。一阵脚步声响起来,接着人影一闪,盖同庆大摇大摆的进来了,他身后还跟着好些内卫样子的人。一个个都是全副武装,盔明甲亮,腰里横着快刀,气势汹汹的。

    门口一个传话的小太监刚要阻拦,谁知没等着他说话,刀光一闪,那个小太监就已经是血溅三尺,躺在地上没了气息。盖同庆看着那些想要逃走或者徒劳抵抗的锦衣卫和御林军,冷笑着:“奉旨捉拿反贼,敢抵抗的,一律按着抗旨论处。”那些守卫大帐的侍卫们半办没来及反应就被制服了。一个副将过来问盖同庆:“这些侍卫要怎么处置?”

    盖同庆冷冷的做个抹脖子的手势,压低声音说:“你们带着他们去,只说是暂时关押起来,等着事情闹清楚了就放了他们。然后带着到偏僻的地方上,一个不留全干掉!手脚利索些!后面,皇上的寝帐那边怎么样了?”盖同庆语气阴冷,叫人不寒而栗。

    “大人放心,我们没敢惊扰。听着里面的消息,皇上正在睡觉呢。放心,皇上的寝帐已经被我们全部掌控了。靖王想的太简单了,他想趁着猎场上兵荒马乱的对殿下下手,却不知道背人抄后路了。只要把皇上控制在手上,凭他什么亲王,还不是一样要乖乖的等死了。”那个副将脸上带着洋洋得意的神采,身上散发着嗜血凶残的气息。

    “暂时不要惊动皇上,我先把皇上的玉玺拿到手上才好。”说着盖同庆进了帐子。皇帝就算是出来围猎也要处理政务,因此会带上皇帝的印玺。盖同庆和太子早就算计好了。若是皇帝和太子一起到围场上打猎,趁着慌乱的时候,太子引着皇帝走到事先设定的埋伏圈,把皇帝控制起来。反正那个时候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打猎上谁也不会注意到那一瞬间的混乱。

    若是皇帝没有和太子下场围猎,太子就虚张声势的带着全部的人马去围猎,其实在路上就悄悄地叫一部精挑细选出来侍卫折返回来。盖同庆带着他们,先控制了营地的局势,软禁皇帝拿到皇帝的玉玺。逼着皇帝下诏禅让皇位,就在铁网山上扶太子登基继位。

    刚才行宫那边送来消息,说是卫康竟然带着卫家军围住了行宫,控制住了皇后和后宫随驾的嫔妃。盖同庆听着那个消息都要欣喜若狂了,以前太子没少在卫康和卫家军身上花费功夫。谁知卫老将军是个油盐不进的人,对着太子也不过是面子上敷衍罢了。一句瓷实话都没有!倒是这个卫康,是个乖觉的人,他得了东宫不少的好处,能够知恩图报,真是天助我也。

    一切都太顺利了,盖同庆气势汹汹的进去,却发现顾直依旧是坐在那里看书,连眼皮都不肯抬一抬。觉得自己被蔑视了,盖同庆冷笑一声,迈着方步到了顾直跟前猛地把书案上堆着的奏疏和文房四宝什么的都拂到地上,那个茶杯也被拂落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都已经死到临头了,顾先生就不用装腔作势了。你和你的父亲一样都是那种狂妄自大的人。你自以为聪明,认为太子不敢冒天下大不讳逼宫,你以为叫皇帝不轻易下场就能叫我们束手无策。你以为我没那个胆量做这件事是不是!我告诉你,当年我能把你的父亲拉下地狱,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我害怕不敢的事情!”顾直不紧不慢的抬起头,平淡的看着眼前五观扭曲,亢奋到了极点的盖同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