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网红每天都遇袭[古穿今]最新章节 - 94.演练

网红每天都遇袭[古穿今] 94.演练

作者:锦屏韶光书名:网红每天都遇袭[古穿今]类别:玄幻小说
    一天后可见  许杰身子骨挺瘦,跟他爸说的猴样倒挺像, 一双眼睛又黑又亮, 特别活, 林声晚第一次接触陌生人,倒挺新奇地跟他聊了几句,得知许杰在学校上课时一脚踏空楼梯,全身摔得七荤八素, 脚踝被蹲了一下,脚脖子还扭了, 所以赶忙地给送医院。

    还好他伤得不重,要知道摔下楼梯可能会扭断脖子的,前世有个小爆女不小心摔下台阶, 当场没了性命。

    林声晚把书封给他看了一眼, 他一拍大腿,疼得自己脸皮抽筋,”原来你也喜欢看武侠小说!同好,同好啊。”

    许杰倒真来了兴趣,他一开始的确是觉得林声晚很漂亮, 做朋友倍有面子, 不过他长得普通, 家世一般,许多漂亮女孩子不爱理他, 他也不爱用热脸贴别人冷**, 原以为那些女孩都是一副高傲德行, 没想到这个比他们校花还好看的女生居然那么平易近人,还和他们男生一样喜欢看武侠小说。

    “说到金庸的武侠小说,有一个设定:年代离我们越近,武功越弱,”说起自己的爱好,许杰当真是滔滔不绝,“《天龙八部》里的人物最厉害,《鹿鼎记》跟他们完全没法比。”

    接着他又从金庸说开去,提到其它几位小说家的著作,但还是最为推崇金庸,原因是,“金庸写得真啊,你看,九阴真经、降龙十八掌、左右互搏、凌波微步,这些功夫怎么练都写得一清二楚,感觉跟真的武功秘籍似的……”

    “本来就是真的武功秘籍,”林声晚嘟囔一声,许杰没听清楚,“啥?”

    “没什么,”林声晚微微一笑,听到这里,她基本已经弄明白了,这个世界武学式微,有秘籍而无法门,各门各派留着无用,渐渐流传开来,想必也是期待有人能从这些秘籍里重新修炼,发扬光大吧。

    许杰也不在意,“我尤其对一个武功特别感兴趣,你猜是什么?”不等林声晚回答,他便兴奋地说,“天罗地网势!修炼到最高境界,能以双手困住九九八十一只麻雀,你想想,那手速该有多快啊!”他一边说,双手一边在空中胡乱飞舞,“这要是玩起游戏来,简直无敌了!”

    林声晚哭笑不得,感情你想练武只是为了玩那什么游戏是吧?

    “话说,你玩过游戏吗?”说到这,许杰反应过来,“我推荐你个游戏吧,国产的,我兄弟都在玩,叫江湖ol,哎哟老好玩了,你不是对武功秘籍什么的很感兴趣吗?这款游戏就是参考网上流传各大武功秘籍的设定做出来的,每个武功的技能描述都写得跟真的似的,据说还请了少林武当的师父们指教,和其它类型的网游完全不一样,而且还能自创武功,只要通过大师们的评定,逻辑自通能自圆其说……”

    听到自创武功,林声晚来了点兴趣,她从前拜师学武,除却师父喂招很少与人动手,倒想看看自己这一身武学到底什么水平,再说现在真气维持身体机能不可轻易动用,得找本后天秘籍练练内力,不然凭自己这手无缚鸡之力难有安全感,这个什么游戏的武功秘籍真有那么多,找本后天内功心法应该很简单才是。

    “江湖ol?”她重复一遍,笑说,“好,我会去看看的。”

    “联系我联系我,”许杰飞快地从床头柜抽出支笔来写上自己的联系方式,心里激动得笔都拿不稳,玩游戏的人向来男多女少,他把一个校花颜值的妹纸拐进游戏,那该有多少小伙伴羡慕,“我帮你打怪帮你升级!”

    这一天便在和许杰的“武学交流”中度过,第二天,许杰的脚包扎好后没有查出类似脑震荡的后遗症,便兴致冲冲一瘸一拐地出院,临行前还翻来覆去地嘱咐她去找自己一起玩游戏,又挨了自己老爸两个暴栗。

    在医院的这两天,林声晚复习原主记忆的同时,基本将《射雕英雄传》全部翻完,主要是看其中武功的描述,倒是给了她不少灵感,与曾学过的功法互相印证,颇有所获。

    这天早晨,差不多能行动自如的她去找护士办出院手续,远远听到两名穿着护士装的女人在悄声聊天,“听说没,昨天晚上停尸房有具尸体不见了。”

    “谁没听说啊,早传遍整个医院了,”嗓子略细的护士打了个寒颤,“监控器也没拍下来,都说是自己走的,吓死人。”

    这种以讹传讹的事林声晚见了许多,后宫三千人,哪个宫里没有几条冤魂?正是可怕的故事听多了,对这些神神秘秘的东西也愈加敬畏,她加快步伐,尽可能快地远离那两名护士,不由庆幸自己是今天出院。

    她的病房在三楼,在走廊里研究了一番电梯才迟疑地按了向下键,长长的走廊空空荡荡,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仿佛给大理石地板刷了一层惨白透亮的漆,配上刚听说的传闻,看得有些瘆人。

    没过多久,电梯“滴”了一声,门朝左右滑开,一名身材修长的青年男子迈开长腿,从又黑又暗的电梯跨至白惨惨的走廊,林声晚抬眼一看,视线正好和他撞上,男子脸色苍白,一双蓝色眼眸仿佛蒙上一层灰的妆奁里幽深的蓝宝石,身上带着点冷淡而忧郁的禁欲气质,他走得又急又快,风衣一时被风鼓起,然而看到她的那一刻,对方脚步竟是一顿,目光“噌”地锐利起来,让林声晚禁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得罪过他。

    “顾大师,”跟在他后面穿着西装也掩不住啤酒肚的中年男人紧走两步,小心翼翼地叫了一声,“这边请。”

    这位“顾大师”收回目光,转身往那方向走,林声晚只觉莫名其妙。

    出了院门,一股股热浪朝她卷来,现在不过早上八点半,天边斜挂的金色太阳光有如实质般刺得人脸疼,人行道上的青石板跟着了火似的,踩在上面热力直透鞋底,没走一会儿脚底便汗湿了,好不容易招来一辆计程车,林声晚赶紧躲进车里,报上地址。

    叶如帮她请了四天假,今明两天都不用去学校,她回到家,小鲍寓一厅两室一卫一厨,对照着记忆摸索各类用具的使用方法,林声晚坐在自己房间床上陷入沉思。

    她面临一个迫在眉睫的考验——下周五物理当堂测试。

    而今天已经周四,林声晚粗略翻一翻课本,简直连物理是什么都不知道。

    理科不像语文历史,死记硬背即可,这是思维方式的不同,除非遇到原题,否则记忆根本没用,她一个从未接触物理的古人绝无可能在一周内完全掌握,何况原主成绩名列前茅,不是第一第二根本无法交代过去。

    在古代,借尸还魂是必然会被烧死的,这个时代想必差不多,她万万不能露出破绽。

    林声晚看了眼从床头拿到的一张旧报纸,一则新闻被人用红笔细心地圈起,正是《聊斋志异》演员全国选秀活动,不问地域,不计年龄(十六岁以下需要家长陪同),报名方式有邮寄、网投和现场报名,需要填写报名表并附上一寸免冠照片及艺术照或录像,截止时间为上个月底。

    她翻出压在报纸下的一封信,来自剧组选秀委员会,告诉早早邮寄报名表和艺术照的林声晚她已通过第一关,原主报名表上填的竞选角色是牡丹花妖葛巾,从记忆里依稀得知,她选这个角色是因为原著称其“宫妆艳绝”——倒是挺有自信,艺术照是叶如在家里帮忙化妆换装拍照。第二关海选截止时间为本周日,需要准备才艺到报名城市现场表演。林声晚有个表哥在羊城读大学,可以充当“家人”陪她前往会场。

    林声晚对所谓选角活动一点兴趣都没有,可看到这封信,她心里蓦地下了一个决定。

    她要去参加这个活动。

    因为通过海选进入复赛后,赛程将持续至少一周,正好错过物理测试,接下来的一个月没有什么大的考试,一个月时间,足以让她掌握一些课本皮毛了。而且如果考不出水平,还有个绝佳的理由——参加选角活动,自然无心学习。

    至于海选所要求的才艺,原主两年前学过一年古筝,还买了架在房间里放着落灰,而自己,从前虽然会筝,但鲜少拨弄筝曲,她用胶布缠上假甲,对着乐谱断断续续顺了一曲于古琴上最得意的《梅花三弄》,才略有些放心。

    从县城到羊城需要坐一天车,她打算周六出发,晚上在羊城休息,周日去参加海选,至于钱,原主的积蓄勉强够用,但她却不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