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快穿)桃花朵朵开最新章节 - 105.梦与谁归同

(快穿)桃花朵朵开 105.梦与谁归同

作者:嫣然流芳书名:(快穿)桃花朵朵开类别:玄幻小说
    嗨,亲爱的美人儿。管三正在抚摸服务器。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逃不掉的。

    晌午,用过了午膳,刘瑾终于派人来传话,让几个看守的婆子带刘莞儿过去。

    苏芷来到刘瑾的卧房,婆子们就识相地退下,关上门。

    刘瑾端坐在桌边,像座随时会喷发的活火山,静默不语,气氛极其压抑。

    她心里害怕,但还想着要讨好刘瑾,于是亲手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听说,这几日你留宿在叶良辅的家中,怎么,攀上新的养家了?”他没什么表情,慢悠悠端起茶杯,吹了一吹。

    “没、没有。”苏芷战战兢兢地摇摇头。

    “叶良辅不过一个光禄寺署丞,哼,想抢杂家的东西,可惜他还嫩了点!”刘瑾先是面无表情地抿了口茶,忽然狠狠砸碎杯子,眼睛瞪得很圆,表情凶狠,好像一只发怒的大老虎。

    表情变化来得太快,碎片砸了一地,茶水混着新进贡的茶叶,染污了素白的地毯。

    刘瑾死死瞪着她,那发怒阴森的样子,仿佛下一秒就会直接把她撕碎吞噬。

    苏芷瞬间眸光一闪,嘴唇微微颤抖了起来,露出受到惊吓的神色,犹如一只惶恐无措的小兔子。

    看到她露出这样的表情,刘瑾既心疼又愤怒,两种感情在他的脑中交锋。

    他咬牙握拳,发泄般砸了下桌面,随后偏过头,稳了稳怒气。

    少顷,怒气似是得到了暂缓,刘瑾脸上回归平静,他起身,迈着沉重的步伐来到她面前,问:“你跟叶良辅待在一起那么久,他可有对你做什么?”

    苏芷战战兢兢地摇头:“回爹爹,并没有……”

    “呵,没有?”刘瑾露出一丝鄙夷的笑,根本不相信她的话,“杂家辛辛苦苦养大的小鲍主,不能轻易便宜了别人,得好好检查,脱了衣服!”

    声音很大,几乎是吼出来的。

    苏芷做梦也没想到会听到这种话,她不可置信地看向刘瑾,觉得万分难堪。

    但刘瑾才不会在乎她是否会难堪,他耸着眉,有些不耐烦,脸上摆着一副不亲眼检查不罢休的愠怒表情。

    “快脱!”他再一次厉喝命令。

    苏芷僵在原地,看着刘瑾愈发难看的神色,心中清楚这次是在劫难逃,谁也救不了她。

    也罢,反正他就是一个太监,给太监看一眼又不会怎么样。她一咬牙,将心一横,闭着眼把身上的衣物全脱了下来。

    苏芷全身被刘瑾那老变态上上下下看了个遍,经过了眼见为实的检查之后,这才相信刘莞儿没有背叛他,依然是清白之身。

    刘瑾的眼神又变得很温和,就好像刚才摔杯子发怒的人不是他一样,他仿佛只是一个慈祥的养父。

    他笑得很开心,一件件帮她穿着衣服,亲昵吻了吻她的发丝:“莞儿,只要你乖,你听话,爹爹就宠你,爹爹有很多金银珠宝,保准你不会过得比公主差。”

    “还有三个月,莞儿就要及笄了吧?盼星星盼月亮,莞儿终于要成大姑娘了呢。”

    他说得阴恻恻的,苏芷总觉得这话另有含义,她不禁打了个寒颤,冒出许多鸡皮疙瘩。

    随后,刘瑾拉着她的手,来到了浴殿,他照常要给她沐浴包衣,苏芷不敢再有反抗,生怕惹得他不高兴,自己会受苦。

    刘瑾那个老变态帮她擦干净双脚,然后很享受地放在腿上,用着凤仙花汁悉心染着指甲。

    苏芷全程,昏昏欲睡,任他自娱自乐沉醉在其中,眼皮越来越沉,终于没忍住睡着了……

    再醒来时,已经是入夜了,她躺在刘瑾的寝床上,身上盖着绣着金丝的薄被,想必是他抱她睡在这里的。

    只不过,这张床可不是她想睡的,危险极了。

    这时候,刘瑾正在窗边逗弄着笼中的金丝雀,苏芷默默起身下床,穿好绣鞋,刚想行礼退下,就见管家推门而入。

    管家来到刘瑾面前,殷勤地端上花牌,模样就像伺候皇上的太监总管一般:“大人,今晚召谁侍寝?”

    侍寝的这些女人大都来自青楼,换了一批又一批,也许是因为刘瑾在那方面有特殊的发泄虐待,和他共榻的女人第二天基本全是遍体鳞伤,撑不过半个月,就又回到青楼里去了。但刘瑾赏赐的银子很多,所以,仍旧有烟花女子抵不过钱的诱惑,而奋勇成为刘瑾的玩物。

    刘瑾虽是宦官,却不缺女人,但养成类的少女,只有刘莞儿一个。

    所以,与那些更替如衣服的女人相比,在刘瑾心中,她算是比较特殊和宝贝的。

    刘瑾随意点了一个花牌,然后看一眼已经醒来的刘莞儿,差人送她回自己的卧房休息。

    回到闺房后,婆子们看守在门口,美名曰伺候大小姐,苏芷心里明白,实际上就是监视她而已。

    房间里终于就剩下她一个人,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想一想怎样除掉刘瑾。

    苏芷根据原主的记忆,知道刘瑾收贿了不少官员的钱财,也侵吞了大量理应进入国库的款项,为了打理清楚,他甚至还亲手动手填写了账簿。

    若是将那账簿弄到手,再交到皇帝的手中,想要扳倒刘瑾,就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了。

    毕竟,皇帝做惯了整个天下的主人,不管是喜欢的女人,抑或是财富,都是他一个人的,不会允许旁人与之瓜分享用。

    第二日起,苏芷表现格外好,仿佛回到了以往,乖巧温顺,很讨刘瑾的欢心。

    苏芷为达到目的,甚至过了一段没羞没臊的日子,洗浴主动脱光光,主动用语言示爱刘瑾那个老变态。

    有些话说出来,她都觉得恶寒,好在刘瑾很受用,渐渐松懈了对她的看守。

    见时机已经成熟,苏芷换上一副痛改前非的表情,提及逃出府之事,真挚向刘瑾认错。他一脸温和不予追究,她却潸然泪下,说有负于养父的恩情,要责罚自己打扫养父的房间,方能弥补心中的亏欠。

    一番言辞,声泪俱下。

    刘瑾见刘莞儿有这等觉悟,欣慰地点头答应:“懂得知错就改很好,爹爹到底没有白疼你。那日后,爹爹的卧房,就由你亲自打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