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无限之回溯死亡最新章节 - 169.归来与终结(24)

无限之回溯死亡 169.归来与终结(24)

作者:紫界书名:无限之回溯死亡类别:玄幻小说
    第一百六十九章

    当街打架拿刀捅人的事件让沐风惹上了官司, 因受害人伤情较严重,沐风被司法判定为故意伤人罪。

    好在沐家有钱,在赔了受害人一大笔赔偿金以后,法院酌情降低了处罚,但最终沐风还是得到了一年的牢狱之灾。

    这一年的牢狱有和没有差不多,沐家上下打点关系,说说情送送礼,于是沐风在里面待了半年不到, 就出来了。

    经过这次事件, 沐老爷总算意识到自己在小儿子的教育上十分失败。可已经走到这一步, 即使想要挽回也无从下手。

    沐老爷无可奈何,只能派人严加看管沐风, 去哪儿都让人跟着, 同时克扣了给沐风的零花钱,看他没钱还怎么跳。

    在沐风年满二十岁时,沐老爷就强制为其包办了一场商业联姻, 企图用婚姻来束缚沐风。联姻对象是沐老爷某位商业伙伴的女儿,双方都知根知底,也算放心。

    一开始是见效的。

    沐风也是被这次的事件吓到了, 他活了二十年, 终于意识到在这个世界上还有法律这种东西存在。

    为了不继续坐牢, 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乖乖听从家里安排, 说东不敢往西, 着实令沐老爷欣慰了一把。

    只不过, 沐风的老实本分也就一时半会儿的事,他骨子里便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人,况且契约婚姻下娶回来的老婆既不风趣又死板,沐风一点兴致都没有,他更向往外面的花花世界。

    但沐风这回变聪明了,学会了低调。他在沐老爷面前卖乖,让沐老爷放宽了对他的经济限制。

    有了钱,沐风更是对刚取回来的老婆不闻不问,成天在外面花天酒地,包养女人无数,这才有了沐辰这个私生子。

    沐辰的母亲是个蠢女人,一直被沐风的甜言蜜语欺骗着,她一直以为沐风是单身,一直以为对方准备好了要娶她,结果等孩子都生下来,才知道沐风不仅有老婆,外面还有一堆跟她一样的二奶。

    沐辰他妈不想继续过这样的日子,一时冲动就带着沐辰离开了沐风身边。

    可惜这女人命不好,她带着沐辰在外打工,等沐辰长到七、八岁左右的样子,得乳腺癌去世了。

    沐辰一夕之间变成无亲无故的孤儿。政府相关部门出于责任,联系到了孩子的父亲,所以沐风不得已赶过来,将沐辰接走了。

    沐风对这个白捡回来的儿子没多大感情,但他不想节外生枝,也不想惹沐老爷生气。沐老爷此刻年事已高,要让他知道沐风对媳妇不管不顾,不仅在外面包养了一堆情妇,还惹出个私生子,指不定会气出病来。

    沐风便索性租了个小房子,雇佣了一个保姆,把沐辰养在里面,每年给生活费和学费,打算养到十八岁就丢开不管。

    沐辰被他爹接过去养着时,还在读小学,他成绩挺好,老师都夸他聪明,是个好苗子。

    可惜被沐风接手后,沐风虽然每年都会给沐辰所谓的“学费”,但却不愿意给他办入学手续。没有家长办理入学手续,哪有学校会接一个八岁小孩进门?在学校出了问题都没人管。

    因此沐辰在老长一段时间里,都窝在家里,处于无人看管,也无处可去的状态。

    幸好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好人的,那个被沐风雇来照顾沐辰的保姆,看着孩子可怜,便私自假冒沐辰的母亲,帮沐辰办理了入学手续,送他继续就读附近的小学、初中还有高中。

    虽然学费理所应当是由沐辰自己出,但沐辰真心十分感激这位保姆。

    因为这位保姆甚至会在学校召开家长会,或者需要家长出席的活动中,继续假冒沐辰的母亲前来参加。这一行为一直持续到她被沐风解雇,也不再是沐辰的保姆之后,都没停止过。

    尽避这位保姆和沐辰的关系说不上特别亲近,她有自己的丈夫、孩子要打理照顾,但她愿意为沐辰坚持做到这一步。

    她给沐辰上了最重要的一课,让沐辰意识到这个世界仍存在美好、善良的一面。

    可惜,依旧改变不了沐辰的命运。

    没有父母教育,单靠学校老师的训导,根本不可能让年幼的沐辰成长为一个心智成熟、行为优秀的青年,他只会更多的在学校里遭人欺负,然后学坏,染上不良作风,和一些奇怪的人为伍。

    尽避他是那样聪明,每个教过他的老师都说只要他好好学习,他今后就会拥有辉煌的人生。

    但学习满足不了一个孩子渴望亲情的心。

    从小就失去母亲,也等同于没有父亲,沐辰只是个孩子,再聪明也只是个孩子。

    面对周围即使了解情况也依旧选择冷眼旁观的大人,面对学校里不理解也懒得体会他的同学,沐辰恐惧、茫然、无措,毫无安全感。

    所以沐辰花费了很多时间去寻找和自己类似的人,如果他得不到家人的爱与关注,那他希望自己至少可以得到来自同类或朋友的慰藉。

    他认识了一些人,一些和他一样爹不管娘不要,整日在街头游荡,打架斗殴、喝酒闹事的小混混。

    沐辰当时傻乎乎以为自己可以在这些人身上找到共鸣……他们很相似不是吗?都被亲人抛弃,被老师同学们敬而远之,远离了那个看似和睦却虚伪的群体,在社会边缘游荡着。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说会接纳沐辰,他们朝沐辰抛出了橄榄枝,伸出了象征“友谊”的手。

    沐辰年幼时当真无邪,根本不懂得分辨善恶是非、分辨人心好坏,别人对他说几句好话,口头上表达一些关心,沐辰就信以为真,并为此掏心掏肺。

    只是那些混混根本不安好心,他们之所以接纳沐辰,是因为他们很缺钱。

    沐辰虽没了妈爹也不管,但他爹至少有钱,愿意每月供给沐辰大笔生活费,而混混们正是看上了这一点。

    嘴上说着要和沐辰做朋友、以后就是兄弟了之类的话,转头就开始隔三差五找借口问沐辰要钱。

    那时候傻白甜的沐辰甚至还给了几次。但他到底不蠢,逐渐意识到不对劲,他觉得不对劲后,便不太愿意给钱了。

    沐辰不愿意给钱,混混们顿时翻脸了,开始口头挑衅、挖苦讽刺沐辰,但沐辰对此不为所动。这些混混见沐辰软的不吃,索性开始来硬的。

    那头晚上,混混们组团来找沐辰的麻烦。

    当时的沐辰不会打架,战斗力为零,再加上混混们有五六个人,双拳难敌四手。

    所以沐辰被那群混混揍的很惨,混混们打断了沐辰的一条腿,抢光他身上的钱,还拽住沐辰的衣领,在偏僻的巷子里拖行了一阵。

    拖行的过程中,地上尖锐的碎石子和玻璃渣给沐辰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他手脚等未被衣服覆盖保护的地方被磨得血肉模糊,脸也被磨花了,他的血在巷子里延伸出一条长长的痕迹。

    混混们嬉闹着,拿着沐辰装满钱的钱包欢呼,随意将血人似的沐辰丢在巷子深处的垃圾堆放点,然后大摇大摆扬长而去,他们只图一时的愉悦和畅快,似乎从未考虑过自己的所作所为会给沐辰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沐辰奄奄一息地躺在垃圾堆里失去意识,肮脏的垃圾堆中蝇虫环绕,只会令他的伤口感染恶化、血流不止。

    而且那个垃圾堆放点,至少得等到明天早上才会有清洁员过来处理,所以没有人知道沐辰被孤零零地被丢在那里,如果无人及时处理他的伤口或为他叫救护车,他就会死。

    正是那天晚上,濒死之际,沐辰遇见了那个来自神秘外太空的的不速之客。

    不速之客当时并非白发苍苍的老人,而是一个穿着灰色外套,戴鸭舌帽,外表目测不超过三十岁的青年。

    青年在混混们离开了好一阵子后,走到了沐辰的跟前,他不介意沐辰满脸是血,直接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颊,把沐辰拍醒了,然后问他;

    “你想要全新的人生吗?”

    “……全新……的人生?”沐辰勉强自己抬起头,他视线模糊灰暗,根本看不清对方的脸。

    “新的名字,新的外貌,新的家人和朋友,彻底改头换面,和过去的自己道别,成为另外一个人。”陌生的不速之客低低的发出笑声,“这就是全新的人生,你想要吗?”

    沐辰以为那是在做梦,临死前的梦。

    所以他觉得,只是一个梦而已,怎样回答都不为过,因此回答道:“想要……我想要。”

    这确实是沐辰内心深处想要的东西,他对自己的人生,对自己面临的处境都厌倦极了,但他却没有勇气一死了之,明明只是想要一点温暖,为何却如此难以实现?

    不速之客还在笑,似乎又开口对沐辰说了一些话。可沐辰太过虚弱,耳朵里轰隆隆的作响,就是听不清楚。于是沐辰努力地想把脑袋抬高一点,凑近一点,听听那个陌生人到底在说些什么。

    简单的动作顷刻间耗光沐辰所有的力气,他又昏迷过去,第二天苏醒时,他已经在医院里了。

    医生告诉他有一位好心人把他送进了医院,还垫付了医药费,但那人没有留下名字或任何联系方式。

    沐辰向医生追问好心人的外貌细节,医生却仍是摇头,神色古怪的说了一句古怪的话:“不知道为何,我就是想不起那人的脸。”

    找不到救他的恩人,沐辰也没有多想,他觉得恩人若是真想要报酬,会自己过来找他的。

    活下来的沐辰安心在医院养伤,他被那群混混打断了一条腿,需要上夹板和石膏,恐怕得住院调养。

    但在调养期间,沐辰意识到一个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可怕问题。

    他发现自己的脸变了。

    由于被那群混混殴打加拖行,沐辰的脸在地上被石子和碎玻璃渣磨过,半边脸血肉模糊基本毁容,但好在还有半边脸是完好无损的。

    问题却出在这半边完好无损的脸上。

    因为沐辰发现那不是自己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