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有一个帮会[剑三]最新章节 - 123.说感谢老公

有一个帮会[剑三] 123.说感谢老公

作者:玉师师书名:有一个帮会[剑三]类别:玄幻小说
    此为防盗章从有一个帮会的YY出来,低柔的歌声消失,房间里霎时只有电脑主机轻微的蜂鸣声,肖祺盯着屏幕上的皇甫狗剩和七返灵砂看了半晌,突然一声不吭地将花萝下线了。

    另一个游戏界面显露出来,七杀入命孤零零地躺在地上,身下是满目疮痍的黑色土地,头顶是波诡云谲的阴霾天空,他暴尸荒野,身侧空无一人。

    [私聊]不知雪:干嘛呢,我看到你小号下线了,别偷懒,快来指挥,我脸都快被茶茶踩平了!

    肖祺点开YY大号,一个容纳了四百多人的频道出现在眼前,他移动鼠标将声音调大,听到不知雪扯着嗓子叫道:“秀秀战复我!顶住!所有人往前怼!不要退!!!”

    七杀入命点了回营地复活,正好看到大批恶人从复活点出来,看样子果然被浩气揍得不轻,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不知雪这人其实是很擅长指挥野战的,但他有一个十分令人费解的缺点——遇上茶中故旧就怂。

    即便茶中故旧指挥野战是弱项。

    他用强项怼人家的弱项,却还能怂,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大家,被称为恶贯满盈第二大未解之谜。

    第一大是七杀入命的性取向。

    “七杀我看见你了!”不知雪在YY里叫,“你还在挂机?”

    “来了。”七杀入命接过指挥麦,沉稳地说,“各团补一下buff,清心秀气般若雷都来一套,没耐久的点杂货商修装备,所有人看好广告牌,跟我走……”

    浩气盟出矿车了,茶中故旧带人护着矿车往目的地缓慢移动。

    恶人这边没有急着赶路,而是所有人抱团,一起溜达着往矿车的方向小跑。七杀入命一边打着广告牌带人移动,一边私聊了特战团长,让他带着风车团悄悄离开大部队,绕着恶人和浩气营地之间的一堆岩石,无声无息地靠近过去。

    野战的时候,几百人大团中少了二十五个人并不明显,YY里也一切如常,七杀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淡定地带着大家移动,间或问一句对面的人数,俨然准备要正面劫车。

    茶中故旧不疑有他,他有007号埋伏在恶人大团中,又双开了小号挂在恶贯满盈的帮会YY,从七杀的声音里能判断出恶人下一步的打算。

    眼看着快要到双方短兵相接的地方,茶中故旧刚要提醒浩气们提高警惕,忽然海鳗列表响起了刺耳的警报。

    右上角的小地图被红点挤满的瞬间,一个团的藏剑骤然从队伍左侧出现,耀眼的金光在屏幕上炸开,接着团队里所有人都开始疯狂掉血。

    “所有人开减伤!苍云反弹!五毒原地起千蝶!”茶中故旧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恼火地低吼,“原地群!不要让他们活着回去!”

    没有一个藏剑在鹤归风车之后还打算活着回去,野外风车团的爽点就在以一地鸡毛来换你血流成河。

    25个大风车耗掉了茶中故旧所有的减伤和大技能,五秒钟后,恶人大团从正面压了上来。

    “放尸回营地。”茶中故旧声音阴沉地说,顿了顿,冷哼一声,“寒灯看我私聊。”

    七杀入命也双开了小号挂在对方YY,听到他的话,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淡淡道:“来,DPS暴力点,把他们矿车打掉。”

    已经凌晨一点多,把浩气盟的矿车打掉后,恶人们一哄而散,被按在地上摩擦了一个晚上,好不容易翻了回身,还不赶紧跑,留着被打脸吗?

    一场胜利的战斗往往能激起昂扬的斗志,恶贯满盈的帮众们亢奋得跟打了鸡血一般。不知雪幸灾乐祸地说:“寒灯要倒大霉了,哈哈,七杀你知道他开007号跟在咱们大团里吧,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嗯。”七杀入命应了一声,寒灯独夜人是皇甫狗剩手把手带出来的徒弟,也是现在茶中故旧的御用007。

    不知雪唯恐天下不乱,坏笑着说:“你们谁有浩气YY小号,都去听听,茶茶把寒灯骂得跟孙子一样。”

    “寒灯不是号称山雨服第一007吗?”一个管理道,“居然没发现咱们风车团悄悄转移了,这007当得不尽职,活该被骂啊。”

    “他算什么第一007?”另一个人嘲道,“我说句话,七杀你别生气,剑网三全区全服,论007我只服皇甫狗剩。”

    七杀入命低低地笑了一声:“我不生气,这是他的能力,我佩服他。”

    那人得到鼓励,继续说:“不管攻防还是野战,拼的都是战术和意识,当初轩辕能把持那么长时间的指挥麦,没有狗剩他是万万不行的,狗剩当007的时候,报点、报人数、报大车……他一看对面指挥什么面向就能预判他下一步要干什么。轩辕和狗剩的配合,比茶茶和寒灯不知高到哪里去了。”

    “你拿寒灯跟狗剩比?”YY里有人嗤道,“狗剩对轩辕是真爱,寒灯在茶茶那儿连条狗都不如。”

    “狗剩在轩辕那儿也不见得比狗强……”

    “别提那事儿了,”不知雪突然道,“都已经是过去时了,现在再说也没意思,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众志成城,带着恶人崛起,好好出一口恶气。”

    “对!”YY里众人一致附和。

    不知雪笑道:“七杀,你感冒还没好,早点睡觉去吧,今天别再熬夜了。”

    “嗯。”七杀入命低声道,“大家也都早点休息,晚安。”

    关了电脑,肖祺走到窗边,看向外面的夜空,阴云游走,无月无星,看上去好像要下雨的样子。

    他随手拿起手机,看到有两条未读短信,点开来,发现一条来自中国移动,一条来自招商银行,忍不住笑了起来。

    突然手机又震了一下,他一边点开,一边自嘲地想:这回该不会是支付宝的吧……

    哥!明晚一定要来啊!一定一定要来啊!我都已经跟二丫把牛皮吹过了!!!

    看样子是自己的弟弟。

    怎么换号码了,前一个手机又被老师没收了?

    吹了什么牛皮?

    二丫是谁?

    肖祺盯着这个陌生号码,好几个问题从心头滚过,最后定格为最严重的一个——他居然凌晨两点还没有睡觉!那个女人就是这样教育孩子的?

    临睡前,他躺在床上,拿过床头柜上的相框,静静地看着相框中温馨的一家三口,锐利的眼神变得柔和起来。

    第二天下午,肖祺站在嘈杂的商场中,无所适从,上下八层的大型商场金碧辉煌,人们或两两相携,或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地从身边走过。

    肖祺看见这么多人就觉得心烦,恨不得掉头就走。

    但是不行,他得给弟弟买生日礼物。

    只是……买什么?

    “安全套!”手机YY里传来一个帮众的破锣嗓子,大声道,“初中生!情窦初开!青春期迷茫!再没有什么礼物能比安全套更加合适、体贴、科学的了!”

    肖祺面无表情地把这个人给禁言了。

    “别听他的,”另一个人道,“哪有哥哥送安全套给弟弟的?要送就直接送片儿,帮主,我这儿还有吉泽明步全集,小窗发给你……”

    肖祺把他禁言,顺手把IP也给封了。

    不知雪笑着道:“你们还能不能好了?别瞎出馊主意,七杀,你就给他买个电子产品,或者买点不错的文具。”

    文具……肖祺琢磨了一下,正好看到前方不远处的LAMY专柜,问:“钢笔怎么样?”

    “还行吧,督促咱弟写字儿啥的,不过最大的可能是被束之高阁,我长这么大,收到十多支钢笔做生日礼物,那字儿依然写得跟狗爬一样。”

    肖祺笑了起来:“那就钢笔吧,谢了。”

    他收起手机,抬腿往专柜走去,突然心头一跳,下意识抬眼往前看去,黄晟高挑的身影出现在视野中。

    那个跟他勾肩搭背的男人……肖祺眯了眯眼睛,发现就是那晚跟他一起吃炒面的人。

    新男友?

    黄晟显然也看到他了,神采飞扬的眼神瞬间就冷了下来,面无表情地捏着奶茶杯送到嘴边,一气喝完,空杯随手扔进垃圾桶。

    双方相对而行,肖祺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双眸淡漠,薄唇紧抿。

    擦肩而过的时候,黄晟似乎听到一声极轻微的嗤声,霎时如同被针刺痛尾巴一般,猛地回过身来,提高声音道:“哎……”

    肖祺回头,皱眉:“什么?”

    “见到哥哥怎么不问一声?”黄晟嘲道,“就这家教?”

    肖祺神情淡淡地看着他:“凭你也想当我哥?”

    “不服?”黄晟微微仰头,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的眼睛,挑衅,“这个问题你有本事问你爸去。”

    肖祺脸色倏地沉了下来,面如冰霜地看着他,沉声道:“我爸没你这样的便宜儿子。”

    黄晟暗暗攥拳,死死掐住颤抖的手指,面上却云淡风轻,懒洋洋地挑了挑眉,讥诮:“能帮你爸做主了?十五年前怎么没这能耐呢?”

    “十五年前不知道令慈那么有能耐。”肖祺冷冷地说,锐利的眼神犹如冰棱刺出,阴郁地扫一眼旁边的夏琼玖,动了动嘴唇,轻轻吐出一句话,“看样子你跟她学了不少勾引男人的……”

    话音刚落,黄晟忽地上前一步,没等他说完,已挥起一拳砸向他的脸。

    肖祺反应极快,往后一闪,抬起左臂格开他的拳头,右拳迅疾地砸了过去。

    “你们干什么?”夏琼玖一个健步冲到二人之间,抱住黄晟的腰死命往旁边拖去,下一秒,肖祺的拳头结结实实砸在了他的肩上,夏琼玖刹那间疼得头皮都麻了,痛苦地哀号一声,“我靠……”

    夏琼玖不知道在干什么,听到他的声音,转头往他屏幕上看了一眼,叫道:“哎哟我去,太不堪入目了,这么多人轮你们两个,我从未见过如此yin/秽之事。”

    “欢迎你来陪我们。”黄晟发出诚挚的邀请。

    “不,我怕死。”夏琼玖十分坚定地拒绝了。

    永夜独行笑问:“九爷去你那儿了?我听着像在一个麦里说话。”

    “是啊,他来给我千里送鱼刺了。”黄晟磨着后槽牙说,“真是个好基友。”

    “鱼刺……”永夜独行突然噤了声,顿了片刻,才轻声道,“拔出来了吗?”

    “去校医院拔的,”夏琼玖凑到黄晟的麦上,夸张地说,“那刺嗷嗷长啊,阿晟能吞下这么粗长的一根,说实话,口/活/儿可真不一般。”

    “滚你大爷!”黄晟一脚将他凳子踹翻了。

    夏琼玖大笑着爬起来,凑过来趴在黄晟背上,指着屏幕笑道:“你就对我有本事,七杀把你按在地上摩擦这么多次,你却一点脾气都没有,你们黄鸡山庄的血性呢?起来一个大风车刮死他。”

    黄晟转动鼠标,拖动视角看向七杀,觉得这一身威风凛凛的军装实在是帅,即使踩在自己身上,也还是帅到没边儿了,笑着呛他:“我一个风车能刮死他?能刮死有山有虎旁边还站着一个团奶妈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