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口味小清新最新章节 - 37.婊极了

重口味小清新 37.婊极了

作者:鱼迎书名:重口味小清新类别:玄幻小说
    啊哦!请购买30%的v章或72小时之后光临~感恩~季言敛眸:“好。”

    说完,他转身就往北斗娱乐的大门走去。

    薛沛在身后喊了一嗓子:“明天一起喝酒啊!一起聊聊那个火车……”

    季言撇过头来看了他一眼。

    “……上的浪漫邂逅。”被季言冷冷的目光一扫,最后几个词被薛沛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季言斜背着式样简单的背包,几步就走进了北斗娱乐的大门。

    叶钦恬眼见着他颀长的身影转进了北斗娱乐,好奇地问了一句:“他是谁啊?”

    这人身上的气压太低了,刚才她都没好意思问。

    薛沛关上副驾驶的车窗,启动了车子,含糊其辞:“他就是我一个朋友……叶小姐,今天下午有空不,一起打球?”

    叶钦恬并没有追问下去。她再次瞥了一眼北斗娱乐的大门,笑道:“好。”

    *

    电梯直升至十二楼。

    “叮——”

    电梯门徐徐打开。

    季言跨出电梯门,有工作人员过来引路:“请问你是参加今天试镜的吗?”

    季言“嗯”了一声:“张先先小姐推荐的。”

    对方笑了:“哦,是先姐推荐的啊,在这边等一下,前面还有十几个人。”

    季言颔首道了声谢,坐到一边。

    表面上看起来他淡定如斯,只是心中也有些忐忑不安。

    毕竟,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几个月前,他因为想要出来拍戏被家里阻拦,索性就与家里断了关系。他在N市从龙套开始打拼,总算靠脸混出了点名堂。前段时间,他得到的好几个拍戏机会却都被一个叫“梁安”的人给横刀夺走了。

    ——听说那个梁安是靠陪.睡混来这么好的资源的。

    季言嗤笑一声。

    那个梁安虽然无耻恶心,但确实也获得了自己求而不得的资源。离开了季家,他在很多时候更深切地体会到了无能为力的感觉。

    这次,薛沛瞒着季家人千辛万苦帮他弄到这么好的资源,他一定要得到这次机会。

    季言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横幅。

    秦连青导演的《乌合之众》男主试镜。

    *

    等待的时间过得很慢。

    一个人试镜的时间很长,出来的时候大多人都阴沉着脸一言不发。季言的心沉了又沉,待轮到他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了。

    他抿了抿唇,镇定自若地走进了房间。

    房间里只坐了三个人。

    坐在正中的正是秦连青,华人电影界永远的神话。他的产出量很低,但个个质量都高得出奇,本人已经是加颂国际电影节的常客。

    秦连青在业内素来享有“片场杀手”的称号,国内排得上名号的演员都在片场上被他骂了个遍。季言面对赫赫有名的片场杀手秦连青,毫不逊色,沉声开口道:“秦导你好,我是季言。”

    秦连青翻了翻他的资料:“是北斗娱乐张先先推来的?”

    “嗯。”答复简单,没有多说一个字。

    秦连青抬首看了看他。声音很好听,普通话也标准,只是不是科班出身,不知道台词基本功怎么样。

    “你之前演过的几部片子我有印象,水花都不大。”秦连青将资料放到一边,直视他的眼睛,“恕我直言,你的演技并不怎么样。面部表情单一,除了长得不错,没什么优点。”

    前面也有几个被他这样直白指出缺点的试镜人,他们的心理防线就这样被他击溃。

    此时,面前站着的这个男人,身上带着一股子沉静深寂的气质,容貌极其出色。听到他这样毫不留情面的话后,脸色没有一丝变化,依然不卑不亢地回视他。

    秦连青挑眉——是真的心理强大,还是已经面瘫到了这种地步?

    真希望是前者。

    他的身子往前倾了倾:“你来现场表演一段。”

    季言摊手:“秦导,没有本子吗?”

    秦连青摇头:“随便,你只要觉得自己能把自己的演技发挥出来就可以。”

    话虽这么说,但在试镜的时候,比演技功力更重要的,是眼缘。

    比如现下,季言长得和秦连青心目中的男主角很接近,十分合他的眼缘,所以他很期待季言的表现。

    季言的眼睛中有片刻错愕闪过,很快,他就想好自己的想演的内容。

    秦连青饶有兴致地抱手看他的表演。

    季言一秒就进入角色。

    秦连青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一辆飞驰的火车上。面前的男人有些站不稳,扶着走廊壁走进隔间。

    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令人震惊的画面。

    “卧槽!”他脱口骂道,上前几步就从什么人手里抢下了一个东西。

    秦连青觉得,看季言拿东西的方式,那应该是一把吉他。

    让他更加惊叹的是季言的转变。

    刚走进房间的时候,他低调深沉,淡漠默静,不露声色,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秦连青一度以为季言只有那么一个表情。

    ——而现在,他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他护着吉他,愤怒地倒退几步,眼中突然蓄起了泪水,指着空气大声斥责:“干嘛随便动我吉他!”

    委屈、酸楚,让人心颤,却又坚强无畏。

    就这么一个动作和表情,秦连青就串联起了整个故事。

    不知道对面的人说了什么,季言肩抱得更紧,沉着脸冷笑道:“这位大妈,不好意思,是你儿子在欺负我才对。你不要没弄清楚情况就上来动手动脚好吧?”

    秦连青饶有兴致地看着。

    “我操.你妈!”停顿两秒,季言张口就骂开了,“他妈你世界里所有染头发的都是打架抽烟喝酒的坏女孩是吧?大妈,这都21世纪了,你特么能不能清醒点?他妈你乱动我东西他妈我都没说什么,你他妈还要不要脸?嗯?”

    骂得极其尖酸刻薄,但是季言的声音低醇悦耳,无端让人信服,只是同情,并不厌恶。

    随后,面对眼前的闹剧,他抱着吉他,徒然靠在身后的墙上,眼中是冷然,也是疲惫。

    那身形单薄无助,连秦连青看了都觉得心酸。

    他没有开口打破这一刻孤独的沉寂。

    过了一会儿,身边的副导演忍不住了,悄声提醒他:“秦导,这个试镜的时间很长了,要不要……?”

    秦连青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他打了一个响指,将季言拉回现实:“好,你可以结束了。”

    季言站直身子,沉静着一双眼睛看着秦连青。刚才眼中的复杂情绪已经消失殆尽,他又恢复了刚进房间的模样。

    秦连青问:“演的是个女孩?”

    “嗯。”

    “有意思,”秦连青低头记录了一笔,挥了挥手,“回去等通知吧。”

    季言点了点头,走出房间,脑中浮现的却是顾知闲的脸。

    在刚才那一瞬间,他为什么会决定演那一刻的顾知闲呢?

    他也不知道。

    *

    枫岛花苑在帝都地铁九号线上,去帝都最大的几个地下酒吧聚集地特别方便,乔厦花了大价钱才租下一间房间。两个人嬉笑打闹慢悠悠地坐地铁到了出租屋,已经是中午十一点了。

    乔厦一边帮顾知闲把行李箱搬到房间里,一边想起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