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男主总是怀疑我出轨[穿书]最新章节 - 42.芳草无忧

男主总是怀疑我出轨[穿书] 42.芳草无忧

作者:九粥子书名:男主总是怀疑我出轨[穿书]类别:玄幻小说
    终南紫府各峰之间有无数重叠的小世界,从妙春峰上看过去,只有辽阔孤寂的无尽海,而现在邢阳透过云海宿舍的木窗,竟然能远远的看到太清峰。

    戚观澜低声道:“这几年灵脉崩塌越来越严重,太清峰的根基塌陷了大半部分,后灼君求到了蓬莱阁的莲藕,种在山脚后勉强控制住了山脉流动。”

    各峰的弟子修者都在往那边赶。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峰上大股大股的灰色烟雾,参天大树中隐约有火光,邢阳心惊胆战,这几年他修为精进不少,定睛看去,山脉果然是在缓缓移动。

    他看不清戚观澜脸上是什么表情,少年依然冷然镇定,匆匆叮嘱了几句就要御剑离去。邢阳心口一动,忽然伸手拉住了他:“我跟你一起去!”

    少年站在窗台上,矮身看他。实际上这几年下来,戚观澜已经完全脱离了过去那个白软小团子的形象,眉眼浓墨重彩,堪称艳丽,这时候他背对火光,伸手缓慢的推开了邢阳,沉声道:“你在这里不要动,如果火烧到妙春峰来,你就去找……白穂师叔。”

    他伸手抱住邢阳,留下一个沉重的拥抱便抽身离去。

    邢阳看着他的背影还是觉得不放心,抬手成诀想要御剑而起,门却被哐当一声踹开了——仰白玉额头上布满了冷汗,颤声道:“师弟,赶紧跟我走!”

    他慌张急了的样子,剑在手中都抓不稳。邢阳一咬牙,眼角看到的少年背影已经消失,干脆直接跟着仰白玉走了。两人疾行在妙春峰山踪中的小道上。仰白玉一言不发,黑暗中邢阳一抬眼,肩膀不由得一塌——

    不久前还茂密繁盛的花草,如今竟然枯黄衰败了一大片。

    他们二人很快到了白穂的房间。粉色的半透明沙曼在透着几分灼热的空气中扬起来了一片,外室中妙春峰的几位弟子都跪在地上,其中甚至有还没有离去的陀幼琳。但是没有兰长瑾和兰子夙。

    仰白玉肃穆,推了他一把:“进去吧,师尊有事吩咐,如今只有你一个人没有听了。”

    邢阳顿了一下,撩开纱幔走了进去。

    太清峰的火终究是烧了过来。白穂房间的窗户开着,遥遥望出去也是一片枯黄的草木,如今又星星点点的火光散落在其中,借着枯燥的助燃估计很快就要烧开。邢阳心思微动,在白穂床前跪了下来。

    她房间窗户的朝向是阴面,窗户外边的植株也喜阴,透着一股子横穿后背的寒气。白穂安静地躺在床上,长长的发丝瀑布一样落在地面,又一层白色纱幔横在她与邢阳之间,落下的阴影完全遮盖住了她的面容。

    邢阳恭敬道:“师尊。”

    白穂的声音有些沙哑,但还是温柔:“阿阳来啦?……咳!”她发出一声力竭的咳声,难受的仿佛要把肺呕出来。外室中响起一片骚动,仰白玉几人低声交谈了几句,灼热的气息让人异常的不舒服。

    “……太清峰恐怕是熬不下去了。”白穂沉默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还有个弟弟在天道宗,对么?”

    戚观水?

    “……是的。”

    白穂仰面躺在床上,半响像个孩子一样晃晃脑袋,温柔道:“后灼君说他家的小弟子阿澜身骨极佳,在我面前得意洋洋的炫耀了好久呢。为老不尊的家伙,总是气我。你去把阿澜的兄弟接回来好不好?让他拜入我妙春峰,我好牵着他去后灼君面前走一圈。刚巧从枫要回佛陀宫,你干脆一起,今晚就启程,等你们回来这边的灵脉估计也就稳了。”

    邢阳想到戚观澜,犹豫道:“不能明日启程么?”

    “明天……明天就走不了了。”白穂轻声道:“太清峰灵脉崩塌,各峰弟子受规矩所束,理应前去支援,你们要是现在不走,明天就要被抓壮丁啦。我跟从枫说好了,今晚就出发。”

    邢阳应了下来。他倒是没什么太大的感觉,什么时候走不是走?

    白穂的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阿阳……我不喜欢终南紫府。十三峰之间近些年疏远得厉害,几峰弟子之间明争暗斗,灵脉本就不稳,哪能经得起这样折腾?”

    “……”

    白穂声音低沉下去又扬起来,似乎还想要说什么,但是外边忽然响起了嘎吱的开门声,随后仰白玉扬声道:“师尊!大师兄赶回来了!”

    内室中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半晌白穂轻声道:“你出去吧,让子夙进来。”

    邢阳后退两步,却在即将退出的时候骤然转身,大步冲向床边,一把掀开了纱幔!

    白穂眼睛璀璨明亮,在黑暗中像是一轮散着暖光的小太阳,正震惊的看着邢阳——而她脸颊的边缘,却粗糙如同枯木,半具身体都luo/露在外,手脚已经化成了干柴,深深的嵌入木床中。

    怪不得要挡上一层纱幔。

    怪不得她要躺在床上。

    邢阳跪了下来。这一瞬间他脑海中闪过太多东西,闭关无意识,穿书进来的十几年在他印象中其实只有几个月,邢星曾经提到过的白穂的死法像是一口巨大的铜钟,被她干枯的手脚悍然敲响,层层回荡在床上。

    “芳萱初生时,知是无忧草”、“灵泉枯竭、原身萎靡”竟然是这个意思……

    三千多岁的人了,天真烂漫的像是个十六岁的少女,喜欢种花养草,经她手播下去的种子连水都不用浇……这一路走来,满院子枯竭的草木也都有了解释。

    她的本体是株草。

    白穂呐呐道:“阿阳……”

    邢阳从喉咙中发出了一身沉闷的呻/吟。他伸手摸一摸她的额头,渡过一阵灵气,谁知道白穂经脉中灵气满得几乎要溢出来,将他那一缕试探直接击了回来——索性邢阳收得及时,没被反伤。

    邢阳低声吼道:“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不说?!”他直起上半身来想要查看白穂的身体,却被她拦住了,“先、先别!”

    白穂红着眼,委委屈屈道:“所以都说了让你赶紧去天道宗嘛……”

    邢阳气结,外边兰子夙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师尊?我能进来了么?”

    白穂急道:“你先出去!先出去!别多说啊,我、你去天道宗把戚观水接回来,他能救我,真的。”她眼睛又亮又圆,透着一点委屈:“本来想瞒着你的,谁知道你忽然冲过来。”

    邢阳又气又恨,伸手在她脑袋上弹了一个脑瓜崩——就说不对劲儿。平日里白穂蹦蹦跳跳,比陀从枫还要轻快几分,仰白玉几个经常骗着她玩,几颗糖果都能让她眉眼弯弯笑上好半天。今晚气氛太诡异,他一进门就疑窦丛生。

    白穂哼哼唧唧得意道:“白玉骗我那么多次,这次我也骗骗他——不过我现在这样子的确不能让他看到,吓哭了还要哄,真是麻烦死了。”她催促道:“你赶紧跟从枫一起走吧,子夙那边我还有些事情要吩咐。”

    邢阳这才无奈的站起来,转身走了出去。

    兰子夙跟她擦肩而过。青年面色难得沉稳,手无刀刃,一身轻便的走了进去。他走到床边坐下来,毫不犹豫掀开了被子。白穂嗷呜叫了一声,委屈巴拉的看着他。

    兰子夙冷道:“嗷呜什么?你又不是狗。”

    白穂笑眯眯举起了一根枝干——少数的、没有跟床连起来的枝干弯弯绕绕,扭成了一只狗的模样,她笑眯眯的、调皮的又‘嗷呜’了一声。

    兰子夙悄无声息的看着她。他伸手拽了一下白穂的手臂,纹丝不动。白穂声音轻巧的劝道:“不要拽啦,没用了。”

    其实如果这时候有人能够用斧头将全木的床劈开,就会站在满地碎屑中发现一件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白穂身体木化的部分根本不像是邢阳看到的那样、仅仅与木床连接在了一起。那些由**化成的枝干,已经径直钻入地下、到了所有人都想象不到的深度。

    “他们的任务我都给分配好了,你不用担心。”白穂虚弱又愉快的笑了,她抬手擦干净青年身上的眼泪,柔声道:“没关系啦,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妙春峰肯定已经稳定下来了。”她翘着尾巴道:“我厉不厉害?”

    没有人回答她。

    兰子夙像是窗外那一片枯黄的草中微不足道的一根一样,丧失了全身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