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相公本是女红妆最新章节 - 65.执念

相公本是女红妆 65.执念

作者:千金扇书名:相公本是女红妆类别:玄幻小说
    到了三更时分,齐折柳终于满身尘土地踏着月色狂奔而归,饮尽了一壶凉茶后,才看向一旁脸色难看的庄凝,拿袖子胡乱抹了抹嘴,道:“人就在八宝寨后面的院子里,我查探了一回,救回你媳妇儿应该不难,只是看守的人太少,我怀疑会不会又有什么埋伏?”

    庄凝笼眉,手指敲了敲桌面,扭头吩咐长风:“备马。”

    “你不会打算亲自去救人吧?”齐折柳连忙将人拦住,皱着眉,“你别忘了自己现在还是个病人,病人该做什么你知不知道?”

    明明才刚刚解了毒,身上还都是伤,再骑马上山去救人,这不是活腻歪了么?

    齐折柳眼角一挑,抿了抿唇,叹道,“你躺着养伤,小爷我去给你把媳妇儿救回来还不成?”

    本来他回来就是报个信顺便找长风给自己做个帮手的,哪里会让庄凝也跟着一起去八宝山?

    庄凝张口正待说话,屋外长信突然急匆匆地捧着一封信进来,交到庄凝手里后,他才道,“刚刚有人把这封信扔在门口,属下追出去没找着是谁送来的。”

    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一挑,信封打开,里面是一张薄薄的纸,上面的字迹隽秀,短短写了两句话:八宝山顶凉亭一见,届时必将贵夫人完璧归赵。

    庄凝眉峰半笼,薄唇紧紧地抿住,抬头看了一眼齐折柳,淡淡地道:“我亲自去会会他。”

    知道庄凝是个说一不二的人,齐折柳这下子没有再继续劝下去,只得妥协,“既是如此,小爷陪你走一遭。”见庄凝的目光扫过来,他挑眉抢先开口,“你可是在他手上吃过亏的,小爷可不想你逞完了英雄又倒下了,到时候白白耽误小爷喝酒的时间。”

    他嘴硬,庄凝却对他的心意了然于胸,故而并未多说什么,只换了一身墨色衣服出门。

    ————————

    夜色清凉如水,淡淡的月光撒下浅浅的光将上山的路照亮。

    庄凝来到八宝山顶,远远地就看见凉亭里有一个白色的身影在对月独酌。他眸光半敛,抿唇叮嘱齐折柳与长风在原地等候后就负手往凉亭走去。

    一步一步踏上凉亭的石阶,庄凝的目光淡凉如水,亭子里的人若有所感地放下了手里的酒杯,狐狸眼半含精光地投过来,薄唇轻启:“你果然来了。”

    语气里竟是有些微的惊讶。

    他下的毒天下少有能解开的人,今日他掳走洪宝不过是心存试探,没料到这人居然福大命大至此。

    庄凝径直坐到那人对面,淡淡道:“宁二公子着实深藏不露。”

    宁慎修笑了笑,“这句话难道不该我跟郡主您说么?”见庄凝看向自己,宁慎修也不慌,只替庄凝斟了一杯酒,勾唇轻笑,“郡主不必意外,宁某也没什么恶意。”

    庄凝嗤笑一声。

    “宁某如果真有恶意,只要向当今揭发您的身份,岂不比绕弯子快的多?”

    悄悄靠近的齐折柳耳尖地听到了这一句,差点儿没从树丛后面跳出来,什么叫没有恶意?揭穿身份算什么?你整个致命的毒|药给人难道还是慈悲心肠?

    “既然不想绕弯子,你找我来此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庄凝的目光掠过凉亭外的树丛,而后垂下眉眼淡淡地对宁慎修道。

    宁慎修喝了一口酒,见庄凝不动手边的那杯酒摇头笑了笑,没有多说旁的,只道:“深夜请您来,不过是想和你说个故事罢了。”

    庄凝皱眉,略微不耐。

    “有关一位郡主的故人。”

    “谁?”

    “我大哥宁慎远。”

    ……

    阁老宁昶膝下两子,长子从武,常年跟在炤亲王身边当差,幼子习文,恰是今日的尚书。宁昶长子有一嫡子即是宁慎远,打小苞在父亲身边学武,后来成为了炤亲王的心腹之一。

    宁慎远当初进宫偶然见了蓁平郡主一次,便动了心。然而永宁侯府素来和炤亲王府不亲,甚至庄衡还看不惯炤亲王一派,故而宁慎远的一腔心事全部被深埋。

    炤亲王许多年看似与世无争,暗地里动作不小,早引起了帝王猜忌。宋承琨要先下手为强,第一想的就是折了帝王最倚重的永宁侯府,便命令宁慎远悄悄地去栽赃庄衡谋反。然而宁慎远却阳奉阴违,最后惹怒了宋承琨。

    “从小到大我都不觉得我大哥是个会轻易动情的人,可是他居然对你动了情,甚至不惜为你去背叛炤亲王和我大伯,你知道我大哥是怎么死的么?”宁慎修的脸上露出几分阴冷,“他是被我大伯亲手掐死的,就因为他要背叛炤亲王不肯构陷永宁侯府!他居然傻到为了一个男扮女装的郡主连命都不要了呢。”

    庄凝不知道这其中的内情,此时难免意外,“你大伯杀了慎远?”

    当初宁慎远父子先后过世,庄凝一直心存疑窦可却从未料到宁慎远的死居然会是其亲父下的手!

    那么……

    “你大伯怎么死的?”

    宁家长房父子突然过世,宁家低调办的丧事,至今外人并不知道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

    宁慎修并不回答这个问题,反而抬头看着天上的冷月,眼睛里多了几分怀念,“我打小身子骨虚弱,族中人多觉得我没有什么过头,父亲也觉得我是扶不起的阿斗,虽我是二房嫡子,可又有几人把我放在眼里?只有大哥待我好,我生病了他也不嫌弃我,他虽然很少在家,可是一回来就会给我带新奇的玩意儿,也会陪我玩……大哥他是真的对我很好很好啊……我怎么可能让他白白死了呢……”

    四年前的雨夜,宁慎修亲眼看着堂兄被伯父失手杀死,亲眼看着堂兄死去,死不瞑目,他一时冲动就随手拿了一个花瓶朝自家伯父砸去……

    他的伯父不知是因为愧疚误杀亲子,还是一时没有防备,他的花瓶就那样砸在他的头上了,头破血流,而后在摔倒的时候被碎片割破了喉咙,不久也一命呜呼了。

    宁慎修当时也被吓坏了,大病数月,清醒后宁家长房已经成了府里的禁忌,而他什么也记不起。

    “其实我根本不是记不得,而是把自己当成了大哥在活。”宁慎修笑了两声,“病中几番惊醒,都是大哥和大伯的死,我想过随着大哥而去,但又不甘心大哥白白的死去,就想着连带他那份一起活下去,久了,连自己也分不清自己是谁了。”

    这四年他过得看似清醒实则浑浑噩噩,他对庄凝的心思也复杂的很,他恨庄凝勾得他大哥失了理智走上绝路,但又因为他大哥的痴情对庄凝另眼相看,会为了庄凝嫁人而对洪宝心存芥蒂。

    他知道自己不是个正常的人,可他不想改变,因为他觉得不正常的自己是带着宁慎远在一起活,直到他前几日接到京都来的密信。

    炤亲王留不得庄凝,他几次犹豫后还是选择了把那包药粉撒在了重伤的庄凝身上。

    那一刻他只是宁慎修,眼里是疼他护他的长兄为了一个欺骗他的女子枉死的场景。

    凭什么他的长兄死了而庄凝却好好地活着?庄凝不论是男是女都该去给哥哥赔罪!

    他压制住了心里那个长兄的影子,可是下毒后的几日他心里并没有多痛快。

    长兄兴许并不希望他如此做……

    庄凝已经愣住了,看着宁慎修不知该作何反应。

    这些实在是荒唐至极!

    宁慎修却大声笑了起来,“这些年我错的彻底,大哥在泉下指不定如何恨我呢,我害死了伯父,又害你,纵使你骗了大哥,可是到底是他傻……我累了,也想我大哥了……”

    “你……”

    庄凝的瞳孔瞬间放大,眼睁睁地看着宁慎修的嘴角流下嫣红的鲜血。

    齐折柳也奔了过来,打算救宁慎修。

    可宁慎修却道,“不必枉费心机了。”他抬步走到亭边栏杆坐下,看着天上冷月道,“你们知道的,炤亲王已经开始动手了,我不想再做违拗大哥遗愿的事情,也不想看着宁家势落,我啊只想去见大哥,和他一起骑马……”

    宁慎修从怀里掏出一枚红宝石榴花簪子,握在手里,勾唇,声音低了下来,“大哥说过,他有中意的女子后定要送她一直榴花簪子,因为,榴花,留花,他要把她留在身边,……”

    “到如今我还是无法替他完成这个心愿……”

    “叮当……”

    簪子落在地上,宁慎修倚着柱子合上了眼,面上一片解脱后的释然,风里传来他最后一阵轻叹,“恩怨不过痴念,过去是我看不透……”

    四年的浑噩生活,一千多个日夜煎熬,辗转内心两个极端,他就累了。

    庄凝何过,洪宝何辜,所幸他并没有深深伤害长兄在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