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军嫂娇养记最新章节 - 第692章:作死(1)

重生军嫂娇养记 第692章:作死(1)

作者:画媚儿书名:重生军嫂娇养记类别:玄幻小说
    丁心慧蹙眉的动作完全是情不自禁,并非刻意。

    但这动作落入门外之人的眼中,便怒了,“心慧,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好心来看你,你拉着一张脸做什么?”

    丁心慧尴尬的笑了笑,“大嫂你误会了,请进。”

    来人是胡美玲。

    她是一个人来的。

    胡美玲冷哼一声,昂着头进屋。

    只是看她走路的姿势,上次的烫伤应该还没有痊愈。

    进屋后,满屋诱人的香气让她忍不住吸了吸鼻子,然后眼神便瞟向厨房。

    摆得满满当当的灶台让她目露诧色。

    他们一家子在搞什么啊?

    怎么弄这么多菜?

    这是要请客?

    呸,丁心慧你个死贱人,没良心的白眼狼,请客都不请她!

    胡美玲惊诧之后就是无比的愤怒。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她面上就换了无数种表情。

    不过,所有表情又很快掩在她光洁的面皮下。

    沈妍特别不情愿的起身,冲着胡美玲微笑着招呼,“大舅妈好。”

    不管心里有多么不喜欢胡美玲,但来者是客,基本的礼貌是不可少的。

    胡美玲轻哼一声,“嗯。”

    何晓满见此,便轻声对沈妍说道,“小妍,那我先回去一下,迟点再过来。”

    沈妍点头,“好,嫂子你回去休息一下。”

    送走何晓满后,沈妍准备去厨房给胡美玲倒水时,只听见她说道,“沈妍,你进屋去,我和你妈说几句话。”

    胡美玲这语气让沈妍特别不悦。

    不过,不等她说话,丁心慧就开口了,“大嫂,有什么话你直说就是。

    妍妍是我女儿,又不是外人,没什么话不能当着她的面说的。”

    胡美玲听了,又是一声冷笑,“心慧,我本来想给你留些颜面,既然你不在乎,那我也没办法了。”

    哟,这个奇葩是想上门来挑事呢?

    沈妍心里的火一个劲的往上噔。

    她去厨房倒了杯热水放在茶几上,然后端了个凳子往胡美玲面前一坐,就那么直直的瞪着胡美玲。

    如果胡美玲刚对丁心慧不敬,她就第一时间出手收拾。

    不管是谁,被人这么盯着都不舒服。

    胡美玲皱眉,“沈妍,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沈妍微微一笑,“你长得太美了,而我眼睛又近视,所以要坐近一点才能看得清楚。”

    明明是夸奖的话,可胡美玲却感觉怪怪的。

    但她又不好反驳什么,只好不理沈妍。

    她将视线移向丁心慧身上,抬了抬下巴说道,“心慧,我今天来是有几句话要说说的,你给我听好了。”

    丁心慧挺直背脊,点头,“大嫂请说,我洗耳恭听。”

    胡美玲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直说了。

    心慧,你年轻时候干的那些事,虽然已经过去了,但并不证明你没干过。

    我们邵家是清白人家,而且身份地位也摆在那里,所以和我们来往的亲戚朋友也全都是清白之人。

    对于那种不三不四的人,我们邵家不欢迎,因为我们邵家绝对不能被人在背地里指指点点。

    心慧你就算不为我们邵家想想,也该想想邵波,他现在是团长,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不能因为你而影响他的前程……”

    她的话虽然还没说完,丁心慧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

    这些话的意思很明确了,邵家不欢迎丁心慧这样的亲戚,应该要识相的离邵家远一点。

    而且丁心慧要是再和邵波来往,还会影响他的前程。

    丁心慧哆嗦着身体,问,“大嫂,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年轻时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让你这么羞辱我?”

    胡美玲讽笑一声,“你自己干了什么事,自己还不知道吗?

    当年你丈夫去世后,尸骨未寒,你不但不伤心,反而去勾引别人的丈夫,害的人家妻离子散,家庭破裂。

    丁心慧,你一个做小三的,还有脸说是邵波的妹妹,你……啊啊啊……”

    胡美玲话还没说完,一杯热气腾腾的开水就对着她的脸泼了过来。

    痛得她像杀猪一样嚎叫起来。

    开水是沈妍泼的。

    之前她特意去厨房倒了热水,就是想着,要是胡美玲敢大放厥词伤害丁心慧,她就用热水收拾胡美玲。

    没想到,这水还真派上用场了。

    胡美玲这么侮辱伤害丁心慧,她怎会轻易饶了?

    她还在水里加了点料。

    胡美玲一边呼痛,一边指着沈妍骂,“沈妍,你个小贱人,你竟然敢用开水泼我?

    老娘让你不得好死,你和你不脸的娘一样,都是做小三的……”

    她话声刚一落,脸上却被丁心慧狠狠煽了两巴掌。

    丁心慧双眼通红,面白如纸,点着胡美玲骂,“胡美玲,你骂我没关系,但是绝不允许你骂我女儿。

    大哥娶了你这种女人为妻,真是我们丁家的不幸。

    幸好我爸妈不在了,不然他们该有多么伤心。”

    胡美玲可以欺负她,但绝对不能欺负沈妍。

    沈妍就是丁心慧的逆鳞。

    胡美玲忍着痛,也扬手往丁心慧脸上打过去,“不要脸的贱人,打死你……”

    沈妍将手中的杯子狠狠往地上一掼,一把抓住胡美玲的手腕,寒着脸骂,“胡美玲,你个老贱人,立即给我滚出去。

    要不是看我大舅的面子,谁稀罕去你们邵家啊?

    像你这种刻薄下贱的老女人,我大舅尽早会休了你。

    滚!”

    说着,她手上一用力,便将胡美玲往门口拖去。

    胡美玲平时里骄横惯了,但是别人看在她的身份地位上,没人敢和她计较。

    时间一长,她还真以为自己多么厉害。

    其实这些年的富贵生活,早让她手无缚鸡之力,再加上她脸上一阵阵锥心刺骨的疼痛,她哪里是沈妍的对手。

    很快,沈妍便将她拉到门口。

    在开门之前,沈妍寒着脸问她,“胡美玲,你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不是葛姗姗告诉你的?”

    胡美玲哆嗦着声音应,“呸,你妈做了丑事,难道还不能让人说吗?

    是她说的又怎么样?

    要是不想被人说,就别去干。

    你放心,这件事我要告诉天底下所有人,我还要告诉苏家人,看苏家会不会喜欢一个小*三的女儿。”

    沈妍眸子里寒芒闪烁。

    她将门打开,然后松开胡美玲。

    而后,她抬起脚,狠狠将胡美玲直接踹了出去,“胡美玲,你尽避去说,我很想想看看你是怎么死的!”

    然后,她便的一声将门给重重关上了。

    胡美玲被踹摔倒在地上,痛的半天没有回神。

    丁心慧上前,一把将沈妍拉进房间,特别认真的说道,“妍妍,今天这件事我们一定在统一口径。

    不管对谁提起,我们都要说水是我泼的,人也是我打的,你千万千万不要承认是你干的。

    妍妍,听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