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军嫂娇养记最新章节 - 第633章:吴桂花的下场(2)

重生军嫂娇养记 第633章:吴桂花的下场(2)

作者:画媚儿书名:重生军嫂娇养记类别:玄幻小说
    听到‘保证金’三个字,赵国庆又愣了下。

    他抿抿唇,弱弱的问,“请问要交多少钱?”

    民警在写着什么,连头也没抬的说,“五百块。”

    “什么?还要五百块啊?”赵国庆大惊。

    当兵这些年,他的津贴虽然没有寄回家,但他并没有存下多少。

    钱几乎用在买零和买衣服,还有买东西哄女孩子上了。

    他因为长相英俊,嘴又甜,深得文工团一个小女兵胡贝贝的喜欢欢。

    胡贝贝的父亲据说是省军区的团长,而姑妈家的公公是首长,家里背景很深厚。

    他要是能娶到胡贝贝,将来一定能提干,前途无量。

    但是哄女孩子,不能光凭一张嘴啊,还要有实物。

    他就常买她喜欢吃的零嘴、化妆品、饰品等讨她欢心。

    正好赵世安这边又不需要他的津贴补贴家用,所以他那点津贴几乎是月光。

    现在让他拿五百块钱出来赎吴桂花,不要说他没说,就算他有,他也不一定会拿。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吴桂花出来了,她住在哪?

    这几天是过年,好多车子都停开,想要送她回家都难。

    万一被胡贝贝知道这事,那她不仅不再理他,肯定还会鄙视讨厌他。

    谁会喜欢一个妈妈是下*贱女人的男人?

    何况他现在没钱,要是赎吴桂花出来,就要去向别的战友借。

    不说很难借到这么一大笔巨款,就算借到了,他将来也无力偿还。

    还有,他借钱的事一旦传开,肯定会传到胡贝贝的耳中。

    到时她肯定会怀疑,他为什么要借这么多钱。

    她到时只要随便一查,就会知道他借钱的原因,她同样会鄙视他。

    思来想去,为了自己锦绣的前程,赵国庆认为吴桂花不能保释出来。

    还是让她在里面关着吧。

    她又不是三岁的小孩子,随随便便在车站就被人骗走了,说明她本身也有问题。

    所以啊,让她在里面反省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那是为她好。

    想到这里,赵国庆坐直身体,特别认真的说道,“民警同志,我想了想,我妈既然受骗做了这种事,那么就应该让她接受再教育,将来好重新做人,不再被人骗。”

    民警抬头看他,惊讶的反问,“你的意思是说,你不保释吴桂花?”

    赵国庆用力摇头,“不保释!”

    然后,他向民警敬了个军礼,就大步走出了办公室。

    他这副大义凛然,大义灭亲的样子,倒让民警愣了好一会儿。

    而后,民警将笔扔在桌上,轻叹一口气摇摇头。

    他虽然特别痛恨吴桂花这种失足妇女,但他还是希望她们能回归家庭,重新走上正途。

    像吴桂花这样没人保释的,最少要被关半年以上。

    她要是没家人就算了,现在儿子来了,却不愿意保她,这不得不让民警有点同情她了。

    出了公安局后,赵国庆没有立即回部队,而是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一人坐在路旁的木凳上发愣。

    他的家散的,真的散了。

    爸爸做牢了,妈妈也干了那种不脸的事被抓了,大哥和爸妈反目成仇了,大姐也和妈闹翻了,小娜失踪了,国强未来的生活还没有着落……

    要是被贝贝知道家里这种情况,她同样也会嫌弃他啊。

    想到这里,赵国庆特别烦燥的抓了抓头发。

    他特别希望他是个孤儿。

    这样就不会被这些名声恶劣的家人所连累。

    而这一切,全都是沈妍那个贱丫头干的,要不是她心狠手辣,他的家怎么会散?

    家不散,他在贝贝面前就不用有这样或那样的担心。

    该死的沈妍,天天死人那么多,你怎么不去死啊,为什么还留在世上祸害他家人啊?

    赵国庆在心里恶毒的诅咒着沈妍,咒她耽误了他的前程。

    他一人呆坐了好久好久,直到浑身冰冷似铁后,他才起身回了部队。

    赵国庆决定,吴桂花这件事他暂时不对赵国民他们说。

    万一他们让他去保释,他哪里有钱。

    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吧。

    反正妈她在那里面关过两回了,已经有了经验,也不在乎多关些时间。

    等她出来后知道是为了他的前程,他不得不如此时,她也一定能理解和支持的。

    毕竟,他有出息了,她将来才有可能过上好日子。

    吴桂花一直在焦急的期待着,期待着赵国庆再次过来,然后带她回家去。

    可惜,她等到第二天,也没能看见儿子的身影。

    等到第二天民警带着其他人来保释另外的女人时,吴桂花忙问,“请问我儿子人呢?他昨晚不是来了吗?”

    民警扫了她一眼,淡淡道,“他走了。”

    “什么?他走了?”吴桂花失望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然后一**跌坐在地上,双眼空洞的睁着。

    过了好半晌,一行浊泪沿着她两腮往下滚落。

    这就是她养的儿女啊。

    到了关键时候,没有一个能靠得住,全都将她向像扔垃圾一样,四处随便乱扔,希望她离他们越远越好。

    早知他们会这样对她,当年她就不该生这群小畜生。

    她辛苦将他们拉扯长大成人,等他们翅膀硬了,就忘了有她这个娘。

    一股悲凉的感觉从吴桂花的心里涌出。

    吴桂花的消息很快传到了苏一辰这,他将消息转给了沈妍。

    得知吴桂花做暗娼,沈妍一点不奇怪。

    吴桂花身上的药发作了,就算没有人骗,她最后也会走上这条路的,因为她体内汹涌的谷欠望,只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缓解。

    她相信,最让吴桂花伤心难过的不是被抓,应该是最器重,最寄予厚望的儿子的抛弃吧。

    而吴桂花这次再被抓,可不是只关几个月就能了事的。

    她原本就有案子在身,当时从派出所出来,只能算是保释。

    现在她又犯事,到时要数罪并罚。

    这回,她要在里面待到终老了。

    沈妍坐在床沿边沉思,苏一辰半蹲在她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她。

    他对她俏丽的脸轻轻吹了口气,“妍妍,我告诉你这么大的消息,有什么好处没有?”

    看他一脸不怀好意的笑,沈妍红着脸啐他,“没有!”

    “真的没有吗?”苏一辰笑着问,然后顺势将她扑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