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军嫂娇养记最新章节 - 第530章:刘医生,你到底伤在哪?

重生军嫂娇养记 第530章:刘医生,你到底伤在哪?

作者:画媚儿书名:重生军嫂娇养记类别:玄幻小说
    丁玉凤这次出的不是手,而是脚。

    确切的说,是膝盖。

    只要有时间,沈妍就教她一些防身术。

    其实有一项近身攻击,就是用膝盖去顶男人的档部。

    她记得沈妍说过,那里是男人的软肋,如果被击中,会让男人痛不欲身,痛得死去活来,然后就可以趁机逃身了。

    现在刘良正好要求要痛得死去活来,她认为这一招眼下最适合他。

    所以,当他闭上眼睛后,她就迅速靠近他身边,然后膝盖一屈,用力攻向他的档部。

    可怜的刘良同志就这样中招了。

    他根本没想到丁玉凤会用这一损招。

    就算他现在痛得浑身冒冷汗,还是不敢相信自己被丁玉凤伤了那里。

    啊哟!

    他n的,实在是太痛了。

    这死丫头脑子里果然缺根弦,不然哪能干出断人子孙的损事。

    刘良咬着牙低吟一声,然后抱着身体弯下身子,蹲在那里蜷缩成一团。

    他现在特别特别后悔先前的决定。

    丁玉凤根本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

    她拍拍手,还得瑟的问,“刘医生,怎么样?很痛吧?那我先走了啊。”

    刘良痛得额上渗出细密的汗珠,脸色白的吓人。

    他咬着牙说,“等等,将药拿给我。”

    声音很轻很轻。

    以前,他只是知道这里要是受伤了,会很痛很痛,却不知道到底有多么痛。

    现在他终于有了深切的体会。

    而这一切,全是拜这个蠢丫头所致。

    丁玉凤这才发现他状态不对劲,急了,“刘医生,你怎么了?是不是疼得受不了?药在哪里?”

    “桌子上,褐色的药丸,一粒。”刘良咬着牙答。

    要不是顾及形象,他现在痛得想在地上打几个滚。

    “哦哦。”丁玉凤急忙跑去办公桌前。

    幸好药就放在桌上一个小盒子里,十分醒目。

    因为太慌张,她拿了好几次,才将一粒药丸从盒子里取出,又拿了茶杯,迅速跑到刘良身旁。

    她半跪在地上,将药丸塞进刘良口中,“刘医生,快吃下去。”

    刘良张嘴将药丸咽下,连水都没喝。

    “刘医生,快喝口水润润。”丁玉凤赶紧将茶杯递到他嘴旁。

    刘良又喝了两口水。

    丁玉凤将茶杯放回办公桌,忙伸手去扶刘良,“刘医生,你到底伤在哪里了?严不严重?

    吃那一粒药就行了吗?要不要让其他医生来给你看看啊?”

    “你走吧。”刘良不想理她了。

    她问的问题,他一个都不想回答,也无法回答。

    他不知道她到底是故意装傻,还是真的懵懂无知,所以才能这么坦然的问这些问题。

    “不行,刘医生你的脸色特别难看。你等着啊,我去找人过来看看。”丁玉凤急得面红耳赤,着急的说道。

    虽然刘良写了情况说明书,说一切后果他自己承担。

    可现在看他这么痛苦,她的良心很不安。

    如果她刚刚力气用小一点,然后打其他的地方,他也许就没有这么痛苦了。

    看丁玉凤出去要喊人,刘良赶紧喊,“扶我起来吧。”

    要是让其他人看到他现在这模样,往后他也不用出门了。

    丁玉凤赶紧转身,有些费力的将他扶起来,将让他坐在椅子上。

    也不知道是不是药起了效果,还是伤的没有他想像的那么重,刘良感觉现在没之前那么痛了。

    可他的脸色依旧难看,忽白忽黑忽青忽紫。

    丁玉凤紧紧盯着他,紧张的绞着手指,讷讷的问,“刘医生,你到底伤的怎么样啊?真的不用请其他医生来看吗?”

    “真的不用!”刘良冷冷剜了她一眼,从牙齿缝里挤出几个字。

    丁玉凤被他瞪的身子一哆嗦,忙说道,“刘医生,我不是故意的啊,我是按你的要求去做的。

    我真的没想到你会这么痛,早知道,我就力气小一点了。”

    “哼。”刘良冷哼。

    没错,是他自找的,怪不得别人。

    这时,有个小护士进了办公室,“刘医生,八床的病人吵着要出……”

    她话说到一半时,忽然发现刘良的表情不太对劲,忙关心的问,“刘医生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没事。”刘良无力的摆摆手。

    某处的痛楚正在缓缓减轻,但依然还能感觉到。

    但现在这种痛,是在他的承受范围之内了。

    “可你的脸色明明很难看啊。”小护士不相信他的话,便看向丁玉凤问,“这位姑娘,我们刘医生怎么了?”

    “他……他受伤了。”丁玉凤有些心虚的回答。

    “啊?哪儿伤了?怎么伤的?”小护士惊讶的问,并下意识要去替刘良检查。

    “出去!”刘良挥开小护士的手。

    可小护士并不放弃,忙看向丁玉凤追问,“刘医生伤在哪里了?”

    丁玉凤的视线不由往某个地方瞄。

    刘良立即咬着牙警告,“丁泵娘,你可以回家了,不然,小心我反悔啊。”

    “刘医生,你没事了吗?我真的可以回家了吗?”丁玉凤有些不放心的问。

    “快走!”刘良烦躁的低吼。

    丁玉凤牙一咬,捏紧刘良写的那份情况说明书,赶紧跑了。

    而小护士看看丁玉凤的背影,又看看刘良,面上忽然现出一抹了然的表情。

    哦,原来是刘医生想调x戏人家小泵娘,结果被小泵娘伤了那里啊。

    难怪不好意思说呢。

    小护士冲刘良笑了笑,调侃道,“刘医生,可真看不出呀,那乡下小泵娘还是个小辣椒呢。”

    说完这话,她就离开了办公室。

    她之所这么猜测,是因为丁玉凤虽没说刘良伤在哪,但她的眼神却已飘向他那里了。

    于是,小护士就开了脑洞,自动去脑补那些情节。

    要不是刘良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丁玉凤肯定不会伤他那里。

    而至于他的伤,小护士倒不担心,想着他自己就是医生,要是严重的话,他自己肯定会处理的。

    就这样,因为误会,刘良从英俊帅气的好军医,瞬间化身为大色x狼。

    而刘良并不知道这个误会。

    他在心里将丁玉凤狠狠骂了一顿后,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药丸的效果上。

    因为痛苦越来越轻,让他一时之间也忘了受伤的事。

    而丁玉凤因为太忐忑,她特意请假去找沈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