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军嫂娇养记最新章节 - 第322章:看见了不该看的

重生军嫂娇养记 第322章:看见了不该看的

作者:画媚儿书名:重生军嫂娇养记类别:玄幻小说
    苏一辰轻瞪她,“是后背,我看一眼又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刘庸医不都看了吗?我怎么就不能看?”

    “喂,人家是医生,你不会是吃醋吧?”沈妍也瞪他,闻到空气里有一股酸味。

    “我没那么小气,听话,我看一下。”苏一辰坚持。

    他是真的只想看看伤,并没有其他想法。

    不过,沈妍这副紧张的样子,倒让他想干点什么。

    沈妍只好答应。

    她小心的将衣服撩起来,不让自己春光泄露。

    白皙如玉般的后背上有一道青紫色的瘀斑,看得苏一辰不由捏拳。

    “啧啧,太辣眼睛了,我们赶紧走吧,别打扰人家了。”忽然,一道轻轻的声音传入沈妍和苏一辰两人耳中。

    声音虽轻,沈妍还是听出是刘良的声音。

    她一张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赶紧将衣服往下拉,一把将苏一辰推开,将被子往脸上一蒙,整个人缩了进去。

    真的没脸见人了。

    虽然没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可是刚刚那一幕真的很容易让人误解啊。

    啊啊啊……

    沈妍有些崩溃。

    苏一辰暗暗抚额。

    刘庸医绝对是故意的。

    他看向门口,只见刘良和丁玉凤一家三口都站在那。

    除了刘良一脸猥琐,丁玉凤他们则是有些尴尬,一脸‘看见了不该看’的表情。

    他知道他们是误会了。

    “咳,我看看妍妍的伤。”苏一辰清了清嗓子,有些不自在的解释。

    他瞪向刘良,“刘庸医,你有没有什么好的药膏,能快速将那些瘀斑褪了?”

    刘良冷笑,“我是庸医,当然没有。”

    哼,要是有药,他自己早用上了。

    他摸了摸脸上的青紫。

    看两人又打嘴仗,沈妍很无语的在被子里抚额。

    两个二货。

    丁玉凤壮着胆子问苏一辰,“苏营长,我能进去看看小妍吗?”

    苏一辰很好说话的点头,“行,麻烦你陪下妍妍,我去给你们弄些吃的。”

    说着,他看向躲在被子里装鸵鸟的沈妍,隔着被子宠溺的拍了拍她脑袋,“妍妍,我先去。”

    苏一辰将刘良一把拽走了。

    准备找个没人的地方,将他狠狠揍一顿。

    “凤儿,你进去陪小妍,我和你爸先回病房了。”方小香怕沈妍害羞,没有跟着进去,和丁宝强先走了。

    丁玉凤进了病房,将房门虚掩上,一把掀开沈妍的被子,将她的头露出来。

    “嘿嘿,小妍,你们刚刚在干什么呢?”丁玉凤捏了捏沈妍的脸,笑得一脸暧昧。

    沈妍白了她一眼,“想到哪里去了,苏一辰真的只是看看我背后的伤。真要想干什么,能不关门吗?还会让你们看见?”

    她的脸依然红得像苹果,但还是厚着脸皮解释。

    “不用解释,反正你们是合法的,怎么做都没事。”丁玉凤挥挥手。

    然后她收了玩笑的心思,关心的问,“小妍,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们听刘医生说,你伤得不轻,幸好身体底子好,不然后果不敢想呢。”

    “我没事了,你看我现在能说能笑的,不用担心,过两天就好了。”沈妍无所谓的摆摆手。

    刚刚躲进被子后,她趁机吃了两颗修复身体机能的药丸。

    丁玉凤见她精神状态很好,也放心了。

    护士进来给沈妍输液,刘良也跟着进来了。

    他脸上还顶着一片青紫,是苏一辰之前在急诊室里打的。

    “刘医生好。”沈妍微笑着和他打招呼。

    “你好。”刘良忙应道。

    他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让沈妍有些好奇,“刘医生,你想说什么吧?直说就是?”

    “没有没有。”刘良摆摆手。

    说没事,可他一直站在那里不走,盯着沈妍看。

    他这副样子,弄得给沈妍输液小护士特别紧张,竟然将针戳偏了,只好又拔出来重新戳,又偏了。

    沈妍被扎得直咧嘴,想骂人。

    幸好第三针戳正了,小护士连声道歉后,匆匆跑了。

    “哟哟,连着戳了三针,沈姑娘,痛吧?”刘良一副关心的表情。

    “刘医生,你可以戳三针试试。”沈妍给了他一记白眼,都是他害的。

    “呵呵。”刘良也不生气,搓搓手笑了,“沈姑娘,我想单独和你说两句话,可以吗?”

    他看了看丁玉凤。

    那眼神很明显,让回避一下。

    可丁玉凤却有些警戒的看着他,“刘医生,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我的面说吗?小妍可是苏营长的未婚妻。”

    “这位姑娘,你误会了,我和沈姑娘有正经事要说,并没有其他的意思。”刘良感觉心好累。

    他像是那种会抢朋友妻子的**吗?

    虽然沈姑娘长得很漂亮,可他真敢这么做,苏一辰肯定会让他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他有多么想不开,要和苏一辰抢老婆啊。

    沈妍看向丁玉凤,“凤儿,没事的。”

    丁玉凤这才出了病房,但还是一步三回头,一脸不放心的样子。

    沈妍看向刘良,“刘医生,有话就直说吧,我不喜欢婆婆妈妈的人。”

    刘良在床前凳子上坐下,白净的面上带着笑容,问道,“沈姑娘,你今天伤的那么重,为什么能坚持那么长时间?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止痛方法?”

    他忙解释,“沈姑娘,我没有旁的意思,我只是想着,要真的有这种好办法,可以在临床上应用,减轻病人的痛苦。

    特别一些重症病人,他们在生命的最后时光,几乎全是痛苦,有的人甚至是被活活痛死的。”

    沈妍笑了笑,“我吃了止痛药啊,不然哪能忍。”

    刘良赶紧追问,“药叫什么名字?从哪儿买的?据我所知,我们国内没有药效特别好的止痛药。

    不管是哪种药,只能说减轻痛苦,却无法令痛苦在一段时间彻底消失,让人能如正常人一样生活。”

    沈妍想了想,抱歉的摇摇头,“不好意思呀刘医生,药是我从我妈妈那里拿来的,叫什么名字真的不记得,药正好吃完了,瓶子就扔了。

    这样吧,等我下次去我妈那边,我帮你问一下,好不好?”

    “哦,这样啊,那麻烦沈姑娘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刘良有点失望的离开了。

    对刘良的为人,沈妍还不了解,止痛药一事当然不能对他说。

    不过,他那番话倒让她有一点心动。

    她的药要是能用在病人身上,绝对是他们的福音,无毒无副作用。

    罢了,这事等过些时间再说吧,最近会比较忙。

    天亮的时候,胡刚强被带进了审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