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军嫂娇养记最新章节 - 第167章:怀疑

重生军嫂娇养记 第167章:怀疑

作者:画媚儿书名:重生军嫂娇养记类别:玄幻小说
    “海伯伯?”丁心慧小心的念叨了这三个字,问,“妍妍,这位海伯伯长什么模样?多大年纪?”

    “大约五十左右的年纪,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眉心中间一颗小黑痣。

    虽然没穿军装,但看他的行为举止应该也是军人。”沈妍稍微回想了下,细致描述着。

    她想了想,又补充一句,“对了,我第一眼见他的时候,觉着苏一辰和他长得有那么一点像。”

    丁心慧眼中有抹欣喜之色飞逝而过。

    她反过来问沈妍,“一辰带你去见这位海伯伯,他自己没说海伯伯的身份吗?”

    “没有。”沈妍轻轻摇头,微微叹息着说,“不过,我看他和这位海伯伯之间的关系有点怪。”

    “这位海伯伯有没有和你说话?对你态度如何?”丁心慧又问。

    “说了,他看起来很严肃,但说话时的态度还算和蔼可亲吧。妈,您怎么问这些?难道您知道海伯伯是谁?”沈妍不由疑惑的问。

    人都有好奇心,沈妍也不例外。

    海伯伯和苏一辰之间的关系,一直是她好奇的。

    她问丁心慧,也只是那么随口提提,并不指望丁心慧真的知道。

    但眼下丁心慧的反应,倒让沈妍怀疑她真的知道些什么。

    丁心慧笑了笑,答道,“傻孩子,我哪认识呢。”

    “看您紧张的样子,我还以为您认识呢。”沈妍用怀疑的眼神看着她。

    丁心慧拍了拍沈妍的手,柔声道,“我是这么想的,既然是一辰带你去见的长辈,肯定是比较重要的人。

    那么长辈对你印象好不好,直接关系到你和一辰的未来啊,我能不紧张吗?”

    这番话也有道理,但沈妍并不相信。

    她直觉丁心慧知道这位海伯伯的真实身份,就算不是知根知底,起码知道他的真实姓名,和苏一辰之间的关系。

    但她也不勉强,有些事,该知道的时候就会知道了。

    她还是将好奇心压下吧。

    接下来,沈妍就耐心等待苏一辰处理几件事的结果。

    趁这功夫,她准备带丁心慧去街上买些衣物回来。

    丁心慧并没有打算在省城久住,只带了两身换洗的衣服,要是去了疗养院,都不够换洗。

    而这回沈妍上街大血拼时,给丁心慧买了两件衣服,结果被骂了,并坚持让她拿回去退了。

    无奈之下,沈妍后来只好拿去商场换了其他的东西。

    所以现在丁心慧比较缺衣物。

    江滔的司机将沈妍和丁心慧送到商场,然后约定好了来接她们的时间,司机就先走了。

    沈妍挽了丁心慧的胳膊,往商场里走去。

    她边走边说,“妈,天气渐渐转凉了,要多买几身厚实的才可以。

    对了,还有鞋子袜子都要买,您这身体可不能受凉的。”

    丁心慧微笑着摇摇头,“不用买那么多,只要够换洗就行了,家里衣服多得很,不要浪费。”

    “我现在有钱,不怕。”沈妍凑近丁心慧耳旁,压低声音调侃。

    “那也得省着点花。”丁心慧笑着轻轻拍了下她的胳膊,嗔。

    母女二人说笑着进了商场。

    “妈,我想看看。”在经过黄金柜台时,沈妍不由停下脚步看过去。

    她想给李锋和方宜才两人母亲买个耳环、戒指之类的金首饰。

    之前已经给他们孩子买了玩具、连环画和各种零食,可她还是感觉礼物薄了些。

    此时黄金价格是七十元一克,不算贵,但款式中规中矩,没有特别新颖好看的。

    不过对于老年人来说,她们也不需要多么花哨的款。

    丁心慧将沈妍拉去一旁,轻声说,“妍妍,你看看可以,不过暂时不用买,我给你准备的嫁妆里这些首饰全都有的。”

    对这番话,沈妍一点不惊讶。

    丁世安就是觊觎丁心慧手里那些东西,所以才不择手段,干那些伤天害理的理。

    “不是我自己买,想给李大哥他们妈妈买。”沈妍忙说了自己的想法。

    “这样啊,那看看去,是该好好谢人家。”丁心慧不再阻止。

    二人一起走向柜台。

    沈妍仔细看了看,指着一款光面耳环,很客气的对营业员说,“大姐您好,麻烦您将这个拿出来我看一下。”

    营业员并没有立即去拿耳环,而是将沈妍上下打量了一番,似在判断她的购买能力。

    沈妍今天穿的是向阳裁缝店做的碎花连衣长裙,样式是她经过改良的,荷叶领,喇叭袖,束腰,质地是棉布的。

    她现在喜欢穿棉质地的衣服,舒服透气。

    但在营业员眼里看来,穿棉布衣服的都是经济条件比较差的,消费不起金银。

    丁心慧也穿着比较普通,葛红健买给她的那些高档衣服,她能不穿的时候坚决不穿。

    “怎么了?不能看吗?”沈妍挑眉反问。

    她最讨厌这种以貌取人的售货员。

    丁心慧也皱眉,“这是什么态度?”

    可能是沈妍的眼神过于锐利,营业员倒没敢太过轻视她们,轻轻扯了下唇角,“能看。”

    说着,她将耳环拿了出来,递向沈妍。

    心里却暗暗惊诧,一个小丫头怎么煞气那么重?

    沈妍接过耳环,先看了看成色,然后又在手里掂了掂。

    这款有近五克重,掂在手里还是有一些份量的,款式也非常适合老年人。

    “妈,您觉得这个行不行?”沈妍征询丁心慧的建议。

    “这款挺好的,要不就拿这个吧。”丁心慧点点头。

    虽然营业员态度不够热情,但沈妍还是决定就在这儿买了。

    她将耳环递向营业员,说道,“给我拿两副这款吧。”

    营业员接过耳环稍微怔了下,然后很快开了笑脸,热情的说道,“好好,马上给您包好。”

    和之前的冷淡判若两人。

    沈妍付款后,拿了发票和耳环,和丁心慧往卖服装的地方走去。

    可没走出两步,丁心慧忽然捂了肚子,红着脸对沈妍说,“妍妍,你在卖衣服那边等我,我去方便一下。”

    然后,她就匆匆往卫生间方向快步走过去。

    沈妍只好边逛边往服装区走去。

    她在服装区等了近十分钟,还没见丁心慧过来,却隐约听到有争吵声传来。

    “小陈,那边有个小偷,走,我们也看看去。”有人来喊卖服装的一个营业员。

    小偷?

    沈妍莫名有点不安,跟着那人一起去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