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军嫂娇养记最新章节 - 第163章:他那么坏,为什么不离婚?

重生军嫂娇养记 第163章:他那么坏,为什么不离婚?

作者:画媚儿书名:重生军嫂娇养记类别:玄幻小说
    “我的事?我什么事?”丁心慧的心跳猛然加快,面上却装着糊涂问。

    沈妍也不着急回答,而是坐到她身旁。

    她忽然就握了丁心慧的手,并快速将丁心慧的衣袖撸至手肘处。

    一块又一块的青紫色顿时映入母女二人眼帘。

    没有了衣物的遮挡,它们就那样肆无忌惮的显现在丁心慧白皙的皮肤上,似是一张张狰狞的笑脸,嚣张的宣扬着它们的存在。

    虽然沈妍上回已经看过丁心慧身上的伤,可看着这短短一截胳膊,她还是忍不住鼻子泛酸。

    就这么一小截,上面几乎没有一块是完好的皮肉,颜色或青或紫或红。

    沈妍深吸一口气,将泪意忍了回去。

    今晚,她必须要足够的坚强,才有可能扣开妈妈的心扉。

    “妈,您告诉我,这些到底是怎么来的?不要骗我是您不小心碰在哪里伤的,我不是三岁的孩子了。”沈妍指着那些伤,问丁心慧。

    丁心慧脸上的笑容已经撑不下去了。

    她忙将衣服往下拉,并故作轻松的答道,“妍妍你这孩子,我说话你怎么不相信呢?时间不早了,我也累了,先睡觉吧。”

    说着,她就想起身。

    沈妍却一把将她按坐回去,“妈,您到底想逃避到什么时候?”

    丁心慧轻轻摇头,“妍妍,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妈,你听不明白,那我就说得直白一点。”沈妍非常无奈的轻叹一口气,“除了胳膊,您身上还有许多这样的青紫,对不对?”

    “那是妈妈的皮肤不好,随便在哪里轻轻碰一下,它就紫了。

    有时就算不碰,它也会莫名其妙就青一块紫一块,而且特别难消掉。”丁心慧替自己的辩解着。

    而且她还认为自己说得特别有道理。

    先前在医院做检查时,她要求过裴教授,不要将这件事告诉沈妍他们。

    裴教授也答应了。

    所以,丁心慧认为沈妍并不知道她浑身都有伤的事实。

    沈妍毫不留情的戳穿丁心慧的谎言,说,“可是您血液没有问题,不会无缘无故出现青紫。

    这些伤是被人打的,而且有新有旧,说明不止打了一回,常常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对不对?”

    “妍妍,你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想法啊,谁敢打我啊,我又不是三两岁的孩子,别瞎想啊,快睡觉吧。”丁心慧赶紧摆手否认。

    其实她已经听得心惊肉跳了。

    她不确定沈妍到底知道些什么,但她不敢往下继续这个话题。

    话题一旦继续,就要撕开她血淋淋的伤口,就要脱去她伪装的外衣。

    不……

    她不能在女儿面前赤身果体,她要保留最后那么一点点尊严,就算被葛红健折磨至死,她也不能说那些肮脏龌龊的往事。

    而且,就算她说了,妍妍又能怎么样?

    除了让妍妍陪她一起伤心难过外,根本就没有解决的办法。

    她和葛红健之间就是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

    丁心慧的反应在沈妍的预料之中,她再次将丁心慧拉住,“妈,您总这样逃避,问题永远都不会解决。

    您总说对不起我,对我有愧疚,在我看来,您说得都是假话,全是骗我的。”

    “妍……妍妍,不,我没骗你,我是真的对不起你……”丁心慧身子颤了下,讷讷的答着。

    眼泪已经不受控制的流出眼眶。

    “不,您就是骗我。”沈妍却十分肯定的摇头。

    她说道,“您要真的认为对不起我,就应该好好的活着,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天天卑微的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您认为看您现在这样,我能开心吗?

    我每天都在担心您的身体,担心您会不会有什么意外?担心您是不是又被人欺负了?担心会不会再也见不着您?”

    沈妍深吸一口气,再次将泪意忍了回去。

    她接着说,“妈,我的心情您能理解吗?您要是真的愧疚,就应该将实话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而不是一味的退避忍让隐瞒。

    妈,我希望您能扬眉吐气的活着,陪我一起走后面的路。”

    看着沈妍坚强而又倔强的小脸,丁心慧心情五味杂阵,哭得泣不成声。

    她的妍妍才十八岁,原本还应该在她怀里撒娇,无忧无虑,像小鲍主一样被娇宠。

    可现在妍妍却比她还要成熟稳重。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啊。

    妍妍不是经济上贫穷,而是精神上贫穷,她没有给妍妍足够的安全感和依赖感。

    都是她的错,全是她的错。

    她一个做妈的,反而让女儿来操心她的事,真是该死啊。

    丁心慧哭着摇头,“妍妍,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不是妈妈故意不说。

    你还小,有些事情就算告诉你了,你也没有办法解决,只会跟着伤心,与其这样,还不如不说。

    那些痛苦妈妈一个人承受就够了,妈妈不能让你跟着一起受委屈。”

    之前丁心慧喝的花茶中,沈妍依旧放了镇定心神的药丸。

    否则此时丁心慧肯定又会心口不舒服了。

    沈妍紧紧搂住丁心慧纤细的腰,放柔了声音,“妈,我不是想听您说对不起,更不是故意惹您伤心难过。

    今天我和您说这番话,就是想告诉您,我不是三两岁的孩子,我长大了,我可以替您分担烦恼忧愁了。”

    丁心慧将眼泪擦干,拉着沈妍在沙发上坐下。

    她握了沈妍的手,反过来劝,“妍妍,妈妈知道你长大懂事了,但这么多年了,妈妈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真的没事。

    真要出什么事,早就出了,也不会等到现在,所以妍妍你放心啊。”

    沈妍却摇头,“妈,这样跟您说吧,您的事情一日不解决,我就一天不结婚,惹急了,我要退了和苏一辰的亲事。

    看您不开心,我这日子也过得没什么意思。

    妈,我的性格您是了解的,真要犯倔,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最后一句,她是看着丁心慧的眼睛,无比认真的说着。

    “妍妍,你……”丁心慧又心疼又无奈的喊。

    最终,丁心慧点点头,“好,妍妍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沈妍微微松了口气,问,“我就是想知道,那人这么坏,你为什么不和他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