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军嫂娇养记最新章节 - 第32章:走,我们去医院!

重生军嫂娇养记 第32章:走,我们去医院!

作者:画媚儿书名:重生军嫂娇养记类别:玄幻小说
    天啊,今天的戏实在是太精彩了。

    大料一个接一个的爆。

    没想到我们丁弯这么个小地方,八卦比电视里演的还要精彩啊。

    围观的吃瓜群众三观一再的被刷新。个个内心惊喜不已。

    但他们面上却带着惊讶或者怀疑的表情,不敢表现出兴奋之色。

    这种事对他们来说是谈资和笑话,对丁蓉家来说却是奇耻大辱。

    “你个克父克母克夫的小贱*人,老娘今天跟你拼了。”沈妍话一脱口,瘫在地上的夏小平再也无法淡定了,血红着双眼骂。

    正好她的力气也恢复了一些,双手撑地从地上爬起来,低头就往沈妍身上撞来。

    “你们母女俩才是真正的贱*人。”沈妍毫不客气的骂。

    她顺手将丁蓉往夏小平身前一推。

    被夏小平壮硕的身体一撞,娇弱的丁蓉顿时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了出去。

    撞摔在地的丁蓉疼得嗷嗷直叫。

    一直看热闹的丁弯队队长丁宝民看不下去了,忙从人群里走出来,高声喝道,“好了,闹够了没有。”

    “队长啊,你要给我们母女做主哟,这死丫头要是今天不还我们清白,我们今天就死在她家里哟……”夏小平往丁宝民面前一跪,抱着他大腿就嚎啕起来。

    她算是看明白了,继续和沈妍斗下去,她们今天会吃大亏。

    更让她惊骇和恐惧的是,这些队里其他人都不知道的事,沈妍是从哪里知晓的。

    今天不管坐实了哪件,对她和小蓉来说都是灭顶之灾。

    特别是小蓉,她那么年纪那么漂亮,要是名声坏了,还怎么嫁个好人家享福哟。

    “好了,有话起来好好说,你这样子成何体统。”大庭广众之下被夏小平搂着大腿,丁宝民非常不自在。

    让他不自在的不是腿被抱了,而是只要他一低头,就能看到夏小平敞开的衣领。

    她穿得很单薄,他顺着衣领往下,能看到白花花的******他老婆去帮女儿带孩子,走了有两个多月了,忽然间见到的**竟然让他口干舌燥。

    而更尴尬的是,他……他竟然起了反应。

    幸好他褂子没扎进裤子里,正好遮掩了,不然今天可就当众出丑了。

    这么一想,他就后悔出头了,这些糟心事不应该管的。

    要是管得不好,可就得罪了丁世安。

    “队长,你今天要是不还我们母女清白,我就跪着不起来。”夏小平抹了把眼泪,不依不饶。

    而她的视线在往上去看丁宝民时,意外发现了他的尴尬之处。

    呸,平时看着人五人六的,原来也是个不正经的骚*驴子。

    看样子老娘还是有几分姿色的,不然这个骚*驴子也不会有这反应,哼!

    夏小平在心里暗啐了口,但又有点得意自己的魅力。

    丁宝民忙看向沈妍,皱着眉训,“小妍,饭能乱吃,话不能乱说,这些坏人名声的话更不能胡说八道。

    特别是小蓉,她那么斯斯文文的一个姑娘,哪里会干那种事。

    你赶紧给大家解释清楚,还有给丁四婶和小蓉赔个礼,这事就算过去了。

    要是再有下回,你舅舅也不能饶你。”

    沈妍迎上他咄咄逼人的目光,坦然答道,“队长,我不是三岁的孩子,当然知道什么话可说,什么话不能说。

    我刚刚说的那些话,没有一句是假话,你们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去验证。

    要是我栽赃陷害,我愿意听凭队长你的处罚。”

    一直坐在上地上哭泣的丁蓉,忽然抬起头,怒瞪沈妍骂道,“沈妍,我们知道你是当老师的,一张嘴能将活得说成是死的。

    沈妍,我从来没有得罪过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害我?

    就因为你和我表哥有关系,被我妈给点破了,你恼羞成怒就用这么恶毒的法子来害我。

    行,我今天就成全你,我用我的性命替我妈给你说不是。

    希望你能放过我妈,也求你离开丁弯吧,别再害你三舅妈一家了。”

    话音一落,她就从地上爬起来,冲众人决绝的一笑,然后拔腿就跑。

    至于她是不是去寻死,她心里清楚,沈妍心中更清楚。

    “丁蓉,你想跑可没那么容易。”沈妍才不会让她趁机逃跑,双脚一移,立马将她胳膊给拉住了。

    沈妍手下一用力,将丁蓉拉到面前。

    逼她对视自己的双眼,沈妍冷笑着说,“丁蓉,别再装那纯情少女了,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我冤枉你吗?

    行啊,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让医生给你查查到底有没有小产。

    要是医生说你还是黄花大闺女,我沈妍愿意当着全队人的面给你下跪磕头。

    要是证明你小产了,你就当着全队的人承认自己是荡*妇,告诉大家那个男人是谁。

    还有你那野种老子是谁,回家问夏小平去。”

    “走,我们现在就去医院!”话音一落,沈妍拖着丁蓉的胳膊就走。

    丁蓉终于崩不住了,哭着挣扎,“放开我,我不去。”

    要是去了医院,就有了真凭实据,她会被队里人的唾沫给淹死的。

    坚决不能去!

    夏小平爬起来去踹沈妍,并尖声叫道,“滚,你让去就去啊,你算什么东西啊。”

    沈妍一脚将她踹开,眯着眸子冷声道,“不去也行,那你们就承认小产。”

    她面色寒凉,周身没有丝毫的温度。

    既然有胆来害她,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勇气。

    丁玉凤立即在旁边附合,“对,你们不是说小妍冤枉你嘛,去医院不正好能证明你的清白吗?”

    说完,她又看向丁宝民,“二伯,是这个理吧,你劝她们去医院查查吧。”

    丁宝民是她亲二伯,她爸爸是老小。

    “好了,你这丫头就别跟着添乱了。”丁宝民轻瞪了她一眼,然后头疼的看着针锋相对的几人。

    他想了想,就说道,“你们都退一步,这事就这么算了,以后谁都不许再提起,今天这事就是一场玩笑。”

    他算是看明白了,想让沈妍赔礼道歉,那是绝不可能。

    而夏小平母女的反应是怎么回事,他要是还看不出,那真是白活几十岁了。

    沈妍用力一摇头,红着眼睛怒吼,“绝不可能!别以我孤身一人就好欺负。她们之前往我身上泼脏水,还没拿出证据来。

    现在她们又诬陷我冤枉她们,今天我一定要证明给大家看,看看到底是谁满嘴谎言!”

    满脸的戾气惊呆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