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最新章节 - 第3859章 争吵

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第3859章 争吵

作者:巅峰小雨书名: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类别:玄幻小说
    栓子娘听到谭氏这夹枪带棒的话,有点尴尬的笑了笑道:“哪有哦,是梅儿自个说不想出来看戏的,我出来的时候,她在家里洗脚呢!”

    谭氏冷哼了一声,“我闺女我最清楚,她最喜欢热闹了。”

    “从前十里八村唱大戏她都要去看,这会子做了你家媳妇,你出来看大戏把她留家里,还说是她自个不乐意出来,真是自私自利啊!”谭氏道。

    栓子娘真的不晓得该咋接话了。

    “那啥,亲家母,我去那边转转,就不打搅你听戏了。”

    栓子娘打算遁走,谭氏讥讽的话语又传到了耳朵里:“你去别处看你的戏吧,只要你看得心安就行,我可怜的梅儿啊,嫁人了连出来看戏的自由都没有!”

    栓子娘落荒而逃。

    看了一会儿戏,发现人群中,杨华梅也来了。

    栓子娘如同遇到了救星,赶紧来到杨华梅跟前:“梅儿你可算出来看戏了……”

    杨华梅道:“我可不是来看戏的,这些戏年年都唱,我早就听腻歪了,我是出来找大白和小黑的。”

    栓子娘抬手指着那边的一片空地,空地上都是一帮半大的小子们在追逐玩耍。

    如今已经十岁的大白小黑兄弟也在其中,跟着他们一块儿玩的,还有骆宝宝,康小子,兵兵这些孩子们。

    杨华梅道:“这两个臭小子夜饭没吃饱,我是专门送钱过来给他们俩买油条喝麻花吃的。”

    栓子娘道:“他们正在耍,不急着这一时三刻,梅儿啊,你先跟我去一趟那边的戏台子后面见下你娘吧!”

    栓子娘拉着杨华梅就往那边走。

    到了戏台子边上,栓子娘把杨华梅推到了谭氏跟前,“梅儿啊,你自个跟你娘说下吧,到底是你自个不乐意来看戏,还是我这个婆婆作恶,拦着你不让你来!”

    杨华梅一头雾水,但随即也明白了。

    她对谭氏道:“娘,是我自个不喜欢看,唱来唱去都是些老戏码……”

    “当着你婆婆的面,连实话都不敢说了,我闺女如今咋这么忍气吞声呢?”谭氏握住杨华梅的手问道。

    “你甭怕,有娘在,有娘家在,谁都甭想欺负你,骑你脖子上拉屎!”谭氏接着道。

    杨华梅哭笑不得,“我滴个亲娘勒,我要咋样说你才能明白哦?我是真的不想看。”

    “你不想看那你这会子过来做啥呢?”谭氏问。

    杨华梅道:“我是来给大白和小黑买油条的。”

    听到这话,谭氏二话不说直接从腰间掏出一把铜钱来塞到杨华梅的手里。

    “娘,你这是做啥?我有钱!”杨华梅道。

    谭氏道:“我给我俩大外孙买油条吃的,你拿着!”

    杨华梅也不推辞,因为从谭氏这里接钱已经接习惯了。

    “娘,我记得你也喜欢吃油条,你等着,我待会也给你买一根。”

    杨华梅说完,拿着钱去那边买油条去了。

    这边,谭氏对还没有离开的栓子娘这扬起了唇角:“都听到了吧?这媳妇就是媳妇,亲闺女就是亲闺女。”

    “我闺女记得我喜欢吃油条,还要给我买呢,这可是某些人嫉妒都嫉妒不来的!”

    栓子娘满头黑线,欲言又止。

    最后,她深吸了两口气,把怒火压下去,道:“好,亲家母你厉害,你天底下第一,我认怂,我去别处看戏了。”

    栓子娘气呼呼走了。

    身后还传来谭氏得意的笑声。栓子娘半路遇到了栓子爹。

    “你这闷着头是要上哪去啊?走路也不长眼睛,方才差点撞到人!”栓子爹道。

    栓子娘抬起头来,道:“别人好端端数落我一顿也就罢了,你也要给我气受吗?”

    栓子爹一愣,“你这说的啥话啊?哪个数落你了?你跟我说,我这就带你去找那人评理!”

    栓子娘道:“亲家母!”

    “啊?”栓子爹讶异了,“啥情况啊?亲家母不是在家里躺着嘛,咋数落上你了?”

    栓子娘便将先前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栓子爹这说了一遍。

    “八成是,是上回她摔到腿,第二回我没去探望,就打发梅儿和栓子带孩子去了。”

    “可我头一回亲自去探望了啊,还陪着她坐了一上昼,说了一上昼的话呢!”她道。

    栓子爹一听对方是谭氏,立马就怂了。

    “哎,亲家母啥性格,咱也不是不晓得,算了算了,看在媳妇和两个孙子的面子上,莫跟她计较了!”栓子爹安慰着栓子娘道。

    栓子娘跺了跺脚,“你没出息,一个个都让着她,她就像个女皇帝似的,高高在上。”

    “她家的晚辈们让着她那是她老杨家的事儿,我又不是她的晚辈后生,我们是亲家,是平等的关系。”

    “你叫我看在媳妇和孙子的面上,那她呢?她咋不看在闺女和外孙的份上对我客气一点?”

    “想当初栓子跟梅儿议亲的时候,也是她在那反反复复,气得我拿了一根绳索就去她那东屋挂了。”

    “这回她要是还拿话气我,到时候我再去挂,吓不死她!”

    “你胡说个啥呢!”栓子爹喝断了栓子娘的话。

    “这正月还没过完呢,你东扯西拉啥呀?是鬼上身了吧?”男人一张脸比锅底还黑,气得七窍生烟。

    “不就是妇人间几句口角之争嘛,至于这样?你要是不想看戏就赶紧回家去洗澡睡觉,睡一觉啥事都没有,少在这里废话,丢人现眼!”他训斥道。

    栓子娘的眼泪当即就涌出了眼眶,她怨恨的瞪了他一眼,“你牛,就会欺负我,你天下第一牛!”

    撂下这话,栓子娘转身一溜烟跑了。

    栓子爹皱紧了眉头,长叹了一口气,转身接着往戏台子这边看戏来了。

    这里的一幕,都被边上刚巧经过的另一个妇人看在眼底。

    那个人就是旺福的婆娘,小琴曾经的婆婆腊花。

    腊花一边嚼着甘蔗,一边往栓子爹这边走了过来,并主动跟栓子爹这打招呼:“哟,这不是洪全哥嘛?你跟嫂子这是咋啦?咋吵得那么凶啊?”

    王洪全看清眼前的妇人,怔了下。

    从前旺福在村里的时候,这个腊花给旺福当牛做马,自个把自个折腾得不似人形。

    后来旺福进了牢子,这个腊花就使劲儿的折腾媳妇小琴,也是把自个弄得面目可憎。

    如今新帝登基大赦天下,虽然旺福从牢里放出来了,又被棠伢子带去军中做伙房军继续改造不准他回村祸害乡亲们,

    但这腊花突然之间也开始收拾起自己来了,瞧瞧,这头发梳得光溜溜的,身上的衣裳也穿得工整。

    只要不撒疯耍泼,在这村子里也还算一个模样周正的中年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