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最新章节 - 156.第一百五十六章

[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 156.第一百五十六章

作者:顾影自西征书名:[综]咕咕鸟养大的阴阳师.类别:玄幻小说
    当你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嗯……你懂的。订阅V章过半可以解决~“啊,被拒绝了呢。”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妖怪于是重新将酒碟倾向自己,仰头灌了下去。

    “……喂!”时雨对他的自说自话相当不满。

    ……算了,这种奇怪的家伙本来就不能过多理会才对。

    她后退一步,准备回去,但还没转身,就感觉到背部靠上了一个温热的物体——

    ……什么时候?!

    “我,不叫喂。”一只冰凉的手挑起了她的下巴,时雨有些反应不及地愣了愣,就看到一张放大的俊脸凑了过来,含笑的金眸与她的眼眸相对,“我……是滑头鬼。奴良组百鬼夜行的总大将哦。”

    “叮,检测到滑头鬼对玩家时雨的亲密度上升5点,目前为15点,请再接再厉。”

    时雨瞄了眼亲密度面板,滑头鬼的等级标志为金光闪闪的SSR,她皱了皱眉,随手将滑头鬼的游戏提示音屏蔽了。

    “离我远点!”她毫不客气地将滑头鬼的手打开,往后退了几大步,重新与他拉开了距离,手掌间已然凝聚起蠢动的星光。

    “呼,果然还是无法理解。”滑头鬼也不生气,只是将两手重新收入宽大的袖袍,有些懒散地歪头打量着时雨。

    他和服的领口松散无比,敞开着露出大片紧致结实的胸膛,甚至还能看到腹部缠绕的雪白绷带。

    “滑头鬼……我知道你。”时雨深吸了口气,露出严肃认真的表情,“我听说过你与大天狗定下的约定。所以……出现在我面前的你,应该不是敌人,是吗?”

    滑头鬼抄手而立,凝视时雨一会,突然冲她笑了起来。

    他不笑的时候,英俊的五官显得霸气而冷漠,但那双锋芒毕露的璀璨金眸狡猾地弯起时,那眉宇间若隐若现的一丝邪气,却叫人忍不住心跳加速。

    他虽然没说话,时雨却从他的神情中猜到了答案,于是轻轻松了口气,语气立马变得恶劣起来:“那么,你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滑头鬼笑眯眯地,似乎全然没听见时雨刻意咬着重音发出的质疑,“只是来看看,当初我救下的小女孩如今是否安好了而已。”

    “是你救了我?”时雨闻言有些困惑,“可是,姑获鸟妈妈并没有怎么和我提到你。”

    “我可是滑头鬼啊。”滑头鬼意味不明地微笑着,眼眸闪烁着非凡的神采,“母亲出于保护女儿的心态,将我隐瞒起来,对此我感到很理解。”

    “为什么?”时雨有些好奇,就这一小段时间的相处来说,滑头鬼看起来并不是什么特别邪恶的妖怪。而且这家伙现在的表情也很奇怪啊?怎么还很得意的样子……

    “大概是怕你迷上我吧。”他一脸理所当然地这么说道。

    “……”

    时雨觉得已经跟这个妖怪无话可说了。

    “怎么了,不相信吗?”滑头鬼看了她一眼,嘴角勾起肆意慵懒的弧度,神情突然变得有些不怀好意。

    时雨才一眨眼的工夫,就感觉眼前这个大妖怪又神出鬼没地消失了。

    下一秒,她就感觉身体一轻,被人掐着腰抱了起来。滑头鬼用一种不怎么标准的抱小孩的方式抱着她,让她坐在了他的右臂上。

    “喂!你做什么啊!”时雨愤怒地在他怀里蹬着腿,试图重新跳下去。

    “别闹了。”滑头鬼的语气懒洋洋的,漫不经心的样子特别气人。他伸手将时雨差点滑下去的外袍给她重新披好,又有些嫌弃般地道,“放心好了,我对你这种还没发育的小女孩半点兴趣也没有……我喜欢的类型是已经完全绽放的艳丽之花。”

    “那你现在是在干什么啊!”被姑获鸟这么抱住的时候,时雨只觉得温暖又有安全感;但是同样的姿势下被不相熟的男性妖怪抱住之后,时雨整个人都不好了。

    “带你出去玩,去不去?”滑头鬼轻而易举用一只手制住了时雨的反抗,低头凑近她,脸上带着狡猾的笑容。

    “……去哪里?”时雨顿时被他的提议诱惑了。自从她那次醒来之后,可是一直被姑获鸟驹在家里,哪哪都不准去,连山兔萤草她们的面都很少见到了。说不无聊是假的,但是,眼前的这个不正经妖怪,真的值得信任吗……

    “放心吧。”滑头鬼似乎看出她的担忧,笑容微收,眼神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承诺道,“一定将你平安送回来。用我滑头鬼奴良滑瓢的名义保证。”

    在那双认真起来的金色瞳眸面前,时雨莫名感到一阵奇异的压迫力。也不知道怎么的,糊里糊涂地就将自己的信任交付出去。

    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滑头鬼抱着跳到屋外去了。

    “妈妈回来了怎么办?”时雨问。

    “放心吧。”滑头鬼轻笑着,悄无声息地开始奔走。路过山径拐角的时候,与一道坐在树上的黑影交错而过。

    他那双在黑夜中尤为显眼锐利的眼眸斜瞥过去,与一双颜色清浅的眼眸对视了一瞬。

    注意到他没有阻拦的念头,滑头鬼唇角微勾,肆意的笑声从嘴角传出:“有个家伙会帮你解决好的。”

    直到他们离开了刚才那个地方,时雨才在滑头鬼的怀里开口说:“刚才的是大天狗吗?”

    “大天狗?”奴良滑瓢有些惊讶。以他的速度来说,时雨是不可能在黑夜里看到毫无动作坐在那里的大天狗才对,毕竟她只是个人类。

    “嗯……感觉就是他。”时雨有些犹豫地说,“不对吗?”

    也许是相处久了,她确实对大天狗的气息有着感应,即使刚才眼睛没有看见,但却依旧能感觉到他的存在。

    但是如果他在,为什么没有叫住她?是觉得没有必要……?时雨隐约有种做了坏事被家长抓包的不安感。

    “不,你猜对了。”滑头鬼望了眼怀里神情有些不安的小女孩,不禁深深觉得有趣起来。不论是大天狗的反应,还是时雨的反应……

    “他为什么会在那里啊?”时雨有些苦恼地问,声音低得像是喃喃自语。深更半夜,不窝在他的老巢里,跑到这种地方做什么?大妖怪都喜欢晚上不睡觉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