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缠魂乱最新章节 - 第240章

缠魂乱 第240章

作者:一纸信笺书名:缠魂乱类别:玄幻小说
    “大哥”

    兄妹二人有说有笑的来到了天外楼。

    “大哥?不是说要上谢家拜访吗?”眼见着马车停在了天外楼面前,月娘不禁疑惑的问道。

    付铭笑着说道,“小妹你也知道,我付家向来是保持中立的,虽然我们也不怕与秦家为敌,但是,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

    月娘了然的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大哥,咱们进去吧!”

    二人在小儿的带领下,来到了早已预定好的雅间。

    而那早已经有人在等待了。

    听见有人前来,那人转过身来,看见月娘,眼底不由的露出惊艳之色。

    付铭看谢白竟看的呆了,不禁好笑,暗自咳了咳,“谢三公子没想到这么早到。”

    “无碍,我也只是早到了那么一会儿。”

    付铭拉着月娘坐在了谢白的对面,月娘被他的视线盯的抬不起头,急忙向自家哥哥打着眼色。

    付铭本还想看一场好戏,无奈在自家小妹的眼神之下,只得缴械投降,“咳咳,那个,谢三公子,此次我与小妹前来,是想多谢公子那日救命之恩的。”

    谢白笑着摆了摆手,“无足挂齿,这都是谢三应该做的。”

    “谢三公子”

    付铭刚想说话,就被谢白打断了,“付公子若是不介意的话,唤我一声谢三就好了,葭月姑娘也是。”

    月娘没想到谢白会突然叫自己的名字,愣了一下,才想起她们在说什么,小声的说道,“谢三公子叫我月娘就可。”

    “月娘”

    “唉,好了,再这么客气下去,饭菜就要凉,既然如此,谢三唤我一声付大哥可好?”

    “付大哥说的是。”

    吃完了饭,三人也就告辞了。

    就在这时,付铭突然想到了什么,“糟了,我忘记一个重要的事了”

    “大哥,怎么了?”

    付铭抱歉的看着自家的小妹,“小妹,大哥忘记去找一个朋友说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不能送你回家了!”

    月娘还以为什么事,摆了摆手说道,“没事的,月娘自己回去就行了。”

    “那怎么行?做i为哥哥的我怎么放心?”说完,眼神还不经意的望向了站在一旁的谢白。

    月娘细心的看见了自家哥哥的眼神,知道哥哥在担心什么,说实在的,待会哥哥走后,这个谢白肯定会纠缠自己的,但是哥哥有事,她总不能留着哥哥不走,那她可不就耽误哥哥的大事了。

    “没关系的,哥哥,你放心吧。”月娘调皮的朝着自家哥哥眨眨眼,代表自己明白他的意思。

    “可是……”付铭还是不放心的看了眼自家小妹。

    “付大哥大可放心,待会由在下亲自送月娘回去。”谢白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连忙接话。

    就是由你亲自送回去他才担心的啊!岸铭抬头看了看天,却说不出拒绝的话,刚才在门外他才和小妹说过他们付家是中立的立场,如今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拒绝谢三公子,是不是就表明了他们付家的立场?

    他不能让付家毁在自己的手里啊!

    “那……就麻烦谢三公子了。”付铭无奈之下,只好应道。

    “麻烦了。”月娘也客气的道了谢。

    谢白眼看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心里很是开心,他等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和月娘单独相处了。

    “不麻烦,君子取之有道,这些事是谢某应该做的。”谢三公子故作君子的说。

    但是在场的各位都知道谢白这个人的心思,也知道谢白正在追求付家这个千金小姐,但是却都心知肚明的不捅破。

    月娘悻悻然的摸了摸鼻子,她自然也是知道谢白的心思的,她又不是那种深入浅出的大小姐,她小时候可都是跟着姥姥一起生活的,对于这种事情也有所耳闻。

    听了谢白的话,付铭情不自禁的抽了抽嘴角,君子取之有道?是这样用的吗?

    “月娘,你要听话些,千万不要给谢三公子惹麻烦。”付铭还是不放心的叮嘱着月娘。

    待会谢白是要带月娘去谢府吧?这种深家大院里的勾心斗角,付铭长了这么大也不是没见过,他怕谢府有人看不上月娘,从而在背地里耍手段。

    光明正大的他倒是不怕,就怕这种暗地里阴人的招数,他也怕月娘年纪小,应付不过来。

    “放心吧,哥哥,月娘会听话的。”月娘扮作一副乖乖女的样子:“月娘不会给哥哥惹麻烦的。”

    就算惹下了麻烦,她也能自己解决!她总不能一辈子都在哥哥和付家的保护下长大吧,而且她也已经不小了,女子十五岁便及笄,便到了嫁人的时候了,虽然现在父亲没有和她说过这些事,不过月娘的心里却都清楚的。

    付铭又看了眼谢白,谢白也很配合的拱手。

    “付大少爷就放心吧,在下一定会将月娘毫发无损的送回付家。”谢白连忙表态。

    “那就有劳谢三公子了。”付铭也回礼。

    “小妹,哥哥先走了。”付铭又转过身看着月娘。

    月娘笑了笑:“哥哥路上小心。”

    紧接着,付铭就离开了,包厢里就只剩下付葭月和谢白两个人,月娘百无聊赖的看着周围的装饰,哥哥走后,这个谢三公子也不说话,让她心里很是尴尬。

    “不知月娘喜欢吃些什么?”谢三公子终于开口,似乎也是觉得气氛太过于尴尬了。

    月娘愣了愣神,想起来之前哥哥和自己说的,他叫了全鱼宴……她当时还觉得很腻,那哥哥现在走了,她岂不是不用吃全鱼宴了?

    “所有好吃的我都喜欢!不过月娘没有来过这里,还请谢三公子做主。”月娘的眼睛瞬间放出了光彩。

    又好吃的她当然开心啦,当然更开心的是不用吃那该死的全鱼宴了……

    月娘有些后悔当时她怎么就一个冲动和父亲大人说她想吃鱼呢,导致父亲大人一高兴就在家里摆上全鱼宴,月娘虽然吃的有些腻味,但是总不好拂了父亲大人的好心,看父亲的样子也是很想弥补她的。

    她当然不能拒绝啊,虽然吃的腻了,但是还是为了父亲大人面前良好的形象,她还是吃了,但是每吃一次,她的心里就对全鱼宴越来越恐惧。

    现在不用吃全鱼宴,哥哥走了,她就不用做样子给哥哥看啦!心里自然是高兴的。

    “好,那就由在下做主,就当是在下为上次的事情给月娘赔礼道歉了。”谢三公子丝毫不含糊。

    至于他说的上次的事情,应该是他们一起跌落悬崖,可能对月娘的名声造成了一些影响吧,不过月娘却不在乎这些,名声是针对养在深闺里的大小姐的,她又不是那种规规矩矩的人。

    连男扮女装去上学这种事情她都做过,又哪会去在乎什么名声!

    “多谢谢三公子。”月娘还是诚恳的道了谢,毕竟人家请自己吃饭了嘛!

    谢三公子只是笑笑,没有多少什么,毕竟只是请吃一顿饭,就算是请一百顿、一千顿,凭他谢家的实力也是请得起的。

    “小二!”谢白唤道。

    小二推开了包厢的门,一脸狗腿样的走了进来。

    “请问这为公子有什么吩咐?”小二最喜欢伺候这些富家公子了,又有钱,还不吝啬,更好的是他们还会随手赏些碎银子。

    他们富家公子自然是不在意这点钱的,而他们客栈也没有规矩,客人给的小钱还要上交,所以小二心里很是愉悦,说实话,在客栈一个月的工钱还没有这些富家公子一次随手打赏的钱多。

    “你们这里都有什么招牌菜?”谢三公子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看着月娘的嘴角忍不住抽搐。

    “哎呀,这位公子,您这次可是来对地方了,我们酒楼可是方圆百里最出名的酒楼!”小二毫不脸红的吹嘘着自家酒楼。

    谢三公子自然是不想听这些乱七八糟吹牛的话的,于是便开口打断了:“好了,那就把你们酒楼里的招牌菜全都摆上来吧!”

    看着谢三公子这幅毫不吝啬的样子,月娘不禁在心里感叹:“有钱人就是好啊!吃饭也不用算着银子,想点什么就点什么。”

    “好咧!”小二高兴的就往楼下跑去。

    “这么多……我们能吃完吗?”月娘犹豫了一会,还是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

    他们两个人肯定是吃不完的啊,好浪费啊,如果她提出带回家,会不会很丢人?答案是肯定的啊……

    她月娘再怎么说也是付家的小姐,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带着剩菜剩饭回家,一定会被人讨论的,看来她还是不要做这些丢人的事情比较好。

    “没关系,这是谢某请月娘的。”谢白的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无的笑容。

    月娘也知道谢白根本不在乎这点银子,他们谢府虽然没有皇帝那么有钱,但是也不至于请不起一顿饭。

    于是便理智的不再提这件事情,反正花的是他谢府的钱,又不是她月娘的银子,她有什么可心疼的。

    想通了这点,月娘心里就不再纠结了,依旧百无聊赖的看着周围。

    “不知月娘平日在家都做些什么?”谢白突然问道。

    月娘愣了愣,她平时也没有什么好做的啊,这让她怎么回答?

    “让在下来猜一猜,恐怕月娘肯定不是和普通的大家闺秀一样,整日窝在闺房里,不是绣花就是做女工吧。”谢白脸上一副了然的表情。

    月娘有些尴尬,她确实不会做这些,她从小在姥姥身边长大,虽然姥姥也想要教她这些,但是她一直没有心思学啊,她觉得学这些并没有什么用。

    “谢三公子还真是冰雪聪明。”月娘勾唇。

    谢白被付葭月呛得咳嗽了几声,冰雪聪明?这不是形容女子的吗?好吧,不过他刚才说的话也有漏洞,女红就包括绣花了,是他没注意……

    “月娘的形容词,还真是清新脱俗啊……”谢白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端起桌子上的茶水,一饮而尽。

    “不敢当,不敢当。”月娘谦虚的笑了笑,哼,想套她的话?还是先顾好自己吧!

    谢白尴尬的没有再问什么话,两人之间又恢复了刚开始的尴尬,月娘不禁有些想念自己的大哥哥了,不管在什么场合,自己的这个哥哥似乎从来不会让气氛冷场的。

    看着月娘有些失神,谢白很想知道月娘心里在想些什么,难道是在想哪个男子吗?谢白有些心惊,不,他怎么能这样诬赖月娘呢?

    连忙摇了摇头,这种想法不可再有。

    就在这时,刚才的小二又走了上来。

    “公子,饭菜来了。”

    谢白点了点头,小二便一挥手,后面跟着的人有秩序的一个接一个的走了上来,不大的餐桌很快被摆满。

    月娘看着面前满桌子的饭菜,食欲大开,这些菜,得要多少钱啊……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场合。

    “月娘,不必客气,请用餐吧。”谢白看着月娘一副小馋虫的样子,心里很是好笑,难道付家还会饿着这个小姐吗?怎么看到饭菜就像一副好今年没吃过饭的样子?

    不过,她也确实太瘦了,是应该多吃点,想到这里,谢白的眼神暗了暗,想起当时他抱着月娘的场景。

    很少有那么亲密的时候啊,当时他也是着急罢了。不过,希望以后还有机会能够拥美人入怀,最好,是在月娘清醒的时候。

    “好,那我就冒犯了!”月娘看着面前的饭菜,每一样都很好看,摆盘很有规矩,但是月娘却顾不得想这么多了。

    拿起筷子就朝自己面前那盘酱猪蹄伸去,大快朵颐的样子让谢白也很有食欲。

    谢白也拿起了筷子,不过依然是很有礼貌的慢慢夹着菜,每道菜品尝的次数不超过三次,这是他很小的时候就被灌输进脑海里的规矩。

    但是月娘却没有这个意识,吃完酱猪蹄,月娘又把眼光放在了红烧肉的身上,一连吃了好几块才罢休。

    谢白看着好笑,这个女子吃这么油腻的东西,怎么不长肉?看起来还是这么瘦瘦小小的,像个刚十岁的孩子。

    虽然月娘的吃相很不好看,谢白也没有说什么,按他看来,这才是月娘,这才是真性情,这样的举动和做法,是那些养在深闺里的大小姐不可能做到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