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最新章节 - 第七百六十四章正义的使者

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 第七百六十四章正义的使者

作者:小硕鼠5030书名:穿越七十年代之军嫂成长记类别:玄幻小说
    “哦,那你说是怎么样的?”沈云芳好脾气的让她自己说。

    围观的人眼睛齐刷刷的看向地上坐着哭的沈映雪,也想听听她的说法。

    沈映雪不敢说别的,只能是一个劲儿的重复说“不是的,不是你说的那样,我不知道的。”

    沈云芳料想沈映雪也不敢跟自己较真,原本这样的情况,她是可以去叫保卫人员把人拉出去了事,但是这人是李香荷领进来的,她就不愿意主动当这个恶人了。

    “李香荷,人是你带进来的,你负责给弄走。”她说完就要上楼。

    李香荷又把路给她档上了,“二嫂,你不能这样。谁还没有个犯错的时候,知道错了,咱们就得给人家个改错的机会,zf不是也这样说的吗。”

    “呦,没想到我这小泵子的思想这么的进步。”沈云芳一副刮目相看的表情。

    李香荷被她看的不太自然,赶紧的转头对沈映雪说:“你赶紧的,别光哭了,有啥困难赶紧的跟我嫂子说,她要是能帮你的肯定能帮你,你放心吧。”

    沈云芳听了呵呵笑了,这个小泵子可真是会做人啊。

    沈映雪看了看沈云芳又看了看李香荷,接收到了她给自己使的眼色,想想自己现在身无分文,咬了咬牙,还是把自己的要求说了一下,“我在市里的饭店让别人夺去了,房子也让人给封了,我现在一无所有,从昨天晚上就滴水未进,云芳,我知道以前我有些事情做的不对,但是你一定要相信我,我不是有意的。”

    不用说别的了,几句话就已经把她的意思说明白了,都说一无所有了,那就是要找人收留了,在不就是给钱接济点。

    “哎呀,可真是可怜,二嫂,反正我二哥出任务去了,你家也空着,就把人领回去住几天呗,我看她也是个利索人,让她帮忙照顾照顾家你也能空闲点多好。”李香荷站着说话不腰痛。

    沈云芳没理沈映雪,到是转头看着那个专门给自己找麻烦的小泵子问道:“李香荷,你要是觉得她那么好,那你就直接领你家去不就好了,你家比我家是人还少不是吗。”

    “二嫂你啥意思,你刚刚还说她会勾引男人,我家孙承斌还在家呢,你就看不得我好是吧。”李香荷又不傻,哪能把这样危险的女人往自己家领。

    沈云芳要笑不笑的看着她,直到她被看的有些恼羞成怒了,这才正色道:“李香荷确定你要为了这个曾经陷害过你二嫂的女人伸张正义吗,你要知道,你这么做,就是要彻底和我撕破脸了。你是知道我的脾气不好的,要是你坚持这么做,那么以后我们两家可就不是亲戚关系了。”这就是**luo的威胁。

    沈云芳也是气,这小泵子没事就来家里吃吃喝喝,有事了就上来踩自己两脚,自己怎么就那么稀罕她呢,就这么任她为所欲为?

    “二嫂,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可不是帮她,我主要是觉得你做的不对,你在这么执迷不悟下去,就是错上加错了,我是在主持正义。”李香荷虽然恨死了自己二嫂,但是也知道现在不是得罪她的时候,自己家孙承斌要是知道今天她找了二嫂的麻烦,肯定会收拾自己的,所以她只能是坚持自己的立场,她就是正义的使者,不管错的人是谁,她都是在替天行道。

    沈云芳对着她呵呵笑了两声,“李香荷啊李香荷,这么多人面前,怎么说你也是我家李红军的嫡亲妹妹,我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把你那廉价的正义赶紧的揣兜里带走,别恶心我,你也知道我说话不好听,说不明白了,我还喜欢动手,你可别逼我发火。”

    李香荷很想也冷笑两声,然后嘲讽回去,不过她想起来在老家的时候,被嫂子踢的那一脚,瑟缩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双脚不自觉的就往后缩了缩。

    沈云芳看她那没出息样,都不愿意多看她一眼,直接对着坐在地上的沈映雪说道:“沈映雪,怎么的,我那边的歪脖子树还不够你上吊的是吧,你还想到这来试试啊。”早上刚刚在自己那要死要活的,这刚半天,就又满血的跑这里来瑟了,她都不知道该咋形容这个人了。哎,这种坚忍不拔的精神,要是用在正地方,哪还用这么没皮没脸的缠着人要帮助啊。

    围着沈映雪的人听明白沈云芳的话,嗖的退开了一步,都怕这女人突然要死要活的,出了啥事在赖上自己咋办。

    “云芳、云芳,我知道以前是我不对,我也受到惩罚了。现在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以后都不敢了,你行行好,就给我一条生路吧,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啊。呜呜……”沈映雪不正面回答问题,只是悲悲戚戚的哭了起来。

    有个眼窝子浅的军嫂,听她这么哭诉,眼泪也跟着掉了下来,“哎呀,杀人不过头点地,你们之间能有多大的事啊,反正你也好好的,你就原谅了她呗。”

    沈云芳都要被气笑了,这可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合着不是她被祸祸了,她到是来了好心。

    “行啊,嫂子说的对,我也不是那得理不饶人的,既然你知道错了,我也没啥说的,以前的种种咱们就一笔勾销,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像咱们这样的,也不说那虚伪的再见什么的了,就是几个字,咱们永远都别见了。”沈云芳说完,扒拉开挡道的李香荷,就往楼上走。

    “云芳、云芳,你别走,你别走啊,你听我说,你帮帮我,你要是不帮我,我就没有活路了啊。你真的能眼睁睁的看着我去死吗?”沈映雪看人真的走了,仗着周围都是人,又开始哭天抢地起来。

    “想死还不容易,反正你也不是没试过。”沈云芳才不管她,蹬蹬蹬的上楼做饭去了。

    “哎呀,妹子,你看你就别哭了,到底是咋回事你先说说,要不我们这啥也不知道呢,也没法帮你劝人不是。”一个军嫂始终在旁边看热闹了,她也看出来地上这个女人不是啥好玩意,犯不着为了看热闹把沈云芳给得罪了,所以刚刚一直在外围看热闹来着,现在正主走了,她就凑过来想问问到底咋回事,毕竟女人都是八卦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