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覆手繁华最新章节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可怕的结果

覆手繁华 第七百二十六章 可怕的结果

作者:云霓书名:覆手繁华类别:玄幻小说
    徐松元仔细地想,始终也没有想到徐家哪里来的靠山。

    “父亲、母亲送去的米粮老夫人都不放在眼里,”琅华道,“您瞧瞧东城那些被烧了房子的大户,每天除了亲友接济之外,都要打发下人来北城领粮,毕竟家中上下加起来几百号人,不想方设法弄粮食怎么行。”

    徐家也有很多人。

    徐松元没有打断琅华的话。

    琅华道:“但凡领粮我们都有记录,我让人去查了,徐家也去领过粮食,但有时候是隔一天一领,有什么干脆两三天没有人去领,徐氏族里接济的也不多,算都能算得出来,除了这些粮食,徐家吃的就是别人给的了。”

    徐松元听了明白,不禁坐直了身子:“那……有没有查出来那人是谁?”

    琅华迎上徐松元的目光:“父亲,刘相对您如何?”

    刘相,刘景臣?这和刘相有什么关系。

    徐松元觉得口唇发干,人也紧张起来:“我入仕以来老师就一直照顾我,这些年给了我不少的机会,我被朝廷罢官还是老师出面……”

    徐松元越说越觉得心惊,从前他也怀疑过,似他这种木讷不会应酬的人,没给老师送过什么物件儿,也不算是老师手下的得意门生,为什么老师对他格外照顾,只因为老师和父亲是故交,母亲常常跟他说,他在朝中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听老师的指点,老师是皇上的心腹能臣,最懂得皇上的心思,可是他这个人性子固执,好些时候不能随波逐流,所以才经常做错事。

    母亲说过,若是换了旁人,老师定然不会再伸手帮衬,那么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徐家也不曾给过刘家什么恩情,老师当年在朝中郁不得志时,父亲也没有帮忙,他问过父亲原因,父亲只是说政见不合。

    这样看来老师不怨徐家已经是不错,怎么会这样四处为他疏通关系,三番两次地帮忙。

    这就是琅华说的不对劲的地方。

    徐松元下意识地去看杭氏,杭氏显然也被吓到了,呆愣在那里,嘴唇嗡动想要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徐松元道:“难道,真的有问题。”

    琅华不想吓到徐松元:“这里没有外人,我就跟父亲说了,父亲是刘相的学生,这些年承蒙刘相在朝廷里照应,这都能说得过去,可是现在父亲离开家中,刘相却全力以赴帮衬徐家,送吃用不说,还为二叔找了郎中,不但如此这些日子频频与徐家管事和徐谨莜见面,女儿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个道理,只有将所有的可能都排除,得到的答案,就算再不想相信,那也恐怕是实情。”

    徐松元手不停地颤抖:“刘相不是为了我……如今家里还有母亲和二弟,二弟没有入仕,跟刘相没有太多交集,那就是……母亲……这怎么可能,母亲寡居那么多年,很少出门,跟刘相也不可能有什么交集。”

    裴杞堂道:“刘景臣为徐家做的一切,除非有极大的恩情才能交换。”

    徐松元听得头皮一阵发麻,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到底是什么恩情?徐家又何曾给过刘相恩情。

    “想要知道也不难,”琅华道,“只要让人仔细去查,刘相有没有极需要帮衬的时候,那会儿的徐家在做什么。”

    不用去查徐松元就知道,老师的一切他再清楚不过:“那就是本朝皇帝刚刚登基不久,朝堂上还是由先皇的几位心腹大臣把持,刘相是一个外放的官员,想要留在京中一展抱负,找到了父亲,父亲没有帮忙,刘相……仿佛求了不少的人,都没什么结果。”

    “后来父亲去世了,刘相也不知道走了谁的关系,留在京中任职,从此之后平步青云,那个帮刘相的人,现在大家也不清楚到底是谁。”

    徐松元皱起眉头,父亲去世了,谁又会帮刘相,刘相那时候是个小辟员,谁也没有慧眼知晓刘相将来就会位极人臣。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恐怕就这样查下去,最后的结果让他难以承受。

    屋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徐松元有些喘不过气。

    徐松元半晌看向琅华,“你觉得会不会有什么事,他们这是又要做什么?”

    他们,两个字用的格外艰难,徐松元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跳如鼓。

    就连徐恺之脸色也有些苍白。

    裴杞堂看着琅华,目光中满是赞赏,他还以为这件事要查上一阵子,没想到琅华这么快就有了眉目:“琅华是觉得刘相和闵受伤有关,闵大人穿戴好官服匆匆要进宫面圣,可见是有极其重要的事,如果他是想要金国内奸,那个内奸的地位恐怕不一般。”

    “否则,禁军就在那里,闵怀大可以通过赵廖先抓人。”

    琅华发现最了解她心中所想的就只有裴杞堂了。

    徐松元手脚冰凉:“怎么才能弄清楚,这些事定要查出来,别的不说,刘……真的是金国内奸,那么我大齐岂不是,岂不是……”

    琅华站起身走到徐松元身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父亲,徐家的事您最清楚,当年刘景臣留在京中前后徐家都发生了什么,您只要仔细去查,一定会查出端倪,不过时间不多了,您要想清楚,查出来之后要怎么办?”

    查出来之后要怎么办。

    徐松元吞咽一口。

    琅华道:“徐氏族人站在刘景臣那边,我们要如何对待?将来出了事,我们要不要理睬,现在不想清楚,将来恐怕左右为难。”

    这关系到一个人要如何抉择。

    琅华道:“其他的事交给我,如果刘景臣是金国的奸细,我有法子对付他。”别忘了这些事是顾家的拿手好戏。

    徐松元的目光渐渐坚定下来:“我知道了,大敌当前我不会是非不分,非要做那个愚孝愚忠的人。”

    这就好。

    “多行不义必自毙,”琅华淡淡地道,“父亲要相信这句话,有人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不管那个后果有多可怕。

    ………………………………………………………………

    今天更新完毕。

    谢谢大家的等待。

    明天见。

    记得月票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