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秦楼春最新章节 - 第七十九章 问明

秦楼春 第七十九章 问明

作者:Loeva书名:秦楼春类别:玄幻小说
    李子很想回老家看看,倒不是要回去定居,而是觉得,自家老祖父与老祖母那么想念那里,那就送两位老人回去也好。

    如今已经不是从前了,他们兄妹俩早已遇赦,即使回了家乡,面对那些知道他们身世来历的父老乡亲,也不必背负着罪臣子女的名头,可以挺直腰杆见人了。何老爷子夫妇当初是为了被判流放的儿子,才随侄儿何信前往京城,如今家里已经安定下来,何信又成了永嘉侯府的江南大总管,家境优渥。只要两位老人希望,他们完全可以在老家重新置办房屋田地,留在那个熟悉的地方养老的。

    当然,何信身负重责,不可能回老家去,李子、青杏二人也有自己的职责。两位老人若回了乡,晚辈们就没办法就近照顾他们了。到底要如何安排,才能两全齐美,还得再行商议。只是,老人想要回家乡看看,也是想要让亲友们知道他们何家已经挺过了难关,还有子孙能承继香火,甚至家业又重新起来了,不会再让何家祖先蒙羞,这也是人之常情。李子很想满足祖父的愿望。

    只可惜他父亲与生母的遗骸仍未接回,否则还能顺便为他俩风光大葬。

    青杏对于兄长的想法,不是不能理解,她只是想要弄清楚一点:“哥哥只是陪祖父祖母回去探亲而已,对吧?不会真的就丢下这边的差事不管了,还要求老爷、太太和姑娘放了我们,让我们回去安家,对不对?”

    李子讶然:“你怎么会这样想?我才没有那么厚的脸皮呢!当初是吴爷将我们从火坑里救出来的。他吩咐我们要侍候好姑娘,我们到姑娘身边才多久?怎能就这样丢下姑娘走了呢?姑娘待我们不薄,吴爷对我们更是有大恩!我绝不会做对不起他们的事!”

    青杏闻言,猛地松了口气,笑道:“那就好,我还有些担心呢。我知道如今四叔成了江南大总管,咱们手头上也有些银子了,别人都是怎么说的?他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咱们管不着,但我不会离开姑娘。除非姑娘赶我走,否则我是要侍候她一辈子的!”

    李子犹豫了一下:“小妹,你真的铁了心,要做一辈子丫头了?要知道,姑娘素来待你很好,若是我们求一求她,她定会很高兴放你出去的。你也别担心吴爷交代的事,还有我呢。我会好好跟在姑娘身边,听她号令行事的。可你……你是个女孩儿,又及笄了,若不是我们家出了事,早就该说亲的。你若留下来做个丫头,将来嫁在府里,世世代代都是奴才。但你若是放出去,凭着四叔的身份,还有咱们家往日在老家的名声,怎么也能嫁个良民,将来儿孙也有出头的希望。你小时候吃了那么多苦头,哥哥真的希望……你将来能过得好一点。”

    青杏听得眼圈发红:“哥哥,你……”她扭开头,抹了一把眼睛,才回头道,“哥哥不用说了,我不是个不知道感恩的人。吴爷将我救出了火坑,姑娘明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也没嫌弃过我。在我心里,他们就是我的大恩人,我情愿给他们做牛做马一辈子!若是离了他们,即使将来我能过得好,也没法安心。哥哥也别担心我会受苦,跟着姑娘,我怎么可能受苦呢?我只有过得更好的。至于嫁人……”青杏自嘲地笑笑,“我都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胆子。万一嫁了人,才被对方知道我曾经在青楼里待过好几年,那我还有活路么?”

    李子忙道:“你胡说些什么?这种事,别人怎么可能知道?你难道不明白姑娘特地带我们到南边来的用意?在这里,没人知道我们在北方都经历过什么,也不会遇上何璎。我们只管安心度日。”

    他踌躇了一下,又补充道:“这么做,老爷太太也能安心。你别忘了,梓哥儿可是何璎的亲生儿子,如今何璎又很有可能带着她那个闺女去了京城。我们若留在姑娘身边,谁能预料我们会不会有遇上何璎的那一日?她又会不会认出我们来呢?到时候,就连姑娘的名声也要受连累。况且,即使我们不会遇到何璎,也不会被揭穿身份,老爷太太看到我们,怕也会不自在吧?姑娘那么恨何璎,老爷太太那么恼何璎,都没要了她的性命,就是因为顾忌着梓哥儿。而我们……到底是梓哥儿的亲舅亲姨呢。老爷一直都想将我们送走的,只是姑娘没答应罢了。”

    青杏咬着嘴唇不说话,半晌才道:“不管哥哥怎么说,我只听姑娘吩咐就是。她若要我走,那我就走。她若还要我在身边侍候,管他是谁,都不能把我赶走!何璎算哪根葱?凭什么要我为了她,就不管姑娘了?梓哥儿……跟我们没有关系。何璎早就不在我们家的族谱上了,我们又怎会是她儿子的亲舅亲姨?”

    李子见她一心自欺欺人,不由得叹了口气:“也罢,我们听令行事就是。”

    青杏的眼圈又红了,她回到秦含真那儿去,秦含真一眼就看出了她的不妥:“这是怎么了?难道你跟你哥哥吵架了?”

    青杏摇摇头,想了想,便把她与兄长争执的原因都告诉了秦含真。

    秦含真讶异地道:“你哥哥也想太多了。只要你们不提,谁会知道你们兄妹跟梓哥儿的关系?我们也没打算公开梓哥儿母亲的身世。当初何氏为了隐瞒自己犯官之女的真实身份,硬要撑起官家千金的架子,根本就没告诉周围的人她到底是谁家女儿。除非她自个儿跑出来嚷嚷亲生父亲的犯官身份,否则谁会把你们跟她扯上关系呢?如今你祖父祖母和四叔更是来了江南,即使何氏找上门来,也不会有人认出她是你爹的女儿了。我祖父之所以把你四叔要过来,又带到江南做管事,目的就是这个。如今事情已经做成了,你和你哥哥在哪边当差,都是一样的。”

    青杏听得又欢喜起来:“这么说,姑娘不会把我赶走了?”

    秦含真笑道:“我不赶你,但你到了嫁人的年纪,我还是要放你出去的。到时候我给你备份嫁妆,你想嫁谁,告诉我一声,我定会成全你。可别说什么不肯嫁人的话。若你只是单纯不想嫁人,我也不会逼你。可你若是因为担心过去的经历让男方知道了,会让人嫌弃,才不肯嫁人,我可不答应。你有哪里不如人了?谁敢瞧不起你?”

    青杏听得脸红:“姑娘!”脸红之余,又开始纠结,“这些事,姑娘就不必操心了,我心里有数的。我……我是真的不想嫁人。”

    秦含真一哂:“嫁不嫁的,现在说也太早了。你才十五岁呢,慢慢儿考虑吧,眼下只管安心做事。”

    青杏抿嘴笑了笑,大声答应着。

    跟青杏谈过,秦含真又去寻李子:“你是怎么打算的呢?青杏那边有我呢,我不会叫她受委屈的。可你这里……如果是想要回祖父母身边照顾老人,我也不是不能理解。”

    李子忙道:“姑娘误会了,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见祖父祖母思乡,才想要陪他们回老家走一趟罢了。虽说老人有心回乡养老,可无论是四叔还是我,都不可能回家乡去陪他们。将二老单独留在老家,也同样叫人放心不下。我原是想着,陪他们回去探一回亲,就仍旧把他们送回四叔那儿去。他们跟着四叔度日,已有多年,早已习惯了。我和妹妹毕竟还有永嘉侯府的差事呢。”说完后,他顿了一顿,“不过,若是妹妹将来出嫁,能嫁在离祖父、祖母和四叔近的地方,就更好了。如此妹妹也算是有娘家人可以依靠。”

    秦含真明白了,问他:“那你呢?”

    李子笑得有些腼腆:“男儿志在四方,在外头闯闯也好。祖父祖母知道我是在为老爷、太太、姑娘办事,心里也放心的。”他小心地偷看了秦含真一眼,“祖父祖母一直以为我们一家子都没了,才会伤心难过。如今知道我与妹妹平安无事,他们早已欢喜不尽了。只要我们过得好,二老倒也不是非要我们陪在身边不可。即使相隔千里,只要他们知道妹妹和我顺利成家立业,给他们添个曾孙、曾外孙,延续家族香火,旁的又算得了什么呢?”

    秦含真眨了眨眼,心想李子这话是不是在暗示梓哥儿并不是何老爷子的曾外孙?虽说自己并不觉得这件事有什么关系,但祖父秦柏似乎确实挺在意的……

    她犹豫着问:“我问你,若是我……另有事情吩咐你去做,也许是需要你长期在外……比如留在江南……或者天津、米脂什么的,你愿意吗?”

    李子低头答道:“吴爷将我与妹妹送给姑娘,就是要让我们来侍候姑娘,为姑娘办事的。只要姑娘有吩咐,我就会去办,在哪儿又有什么关系?”

    秦含真深吸一口气:“我明白了。我会好好考虑这件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