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盛世红颜乱最新章节 - 第四百八十章 原点

盛世红颜乱 第四百八十章 原点

作者:舒子酥书名:盛世红颜乱类别:玄幻小说
    午后的南兰溪畔是最懒散悠闲的时候,梁和梁雍散完食回来后,就立刻抢着爬上了铺着烟笼梅花刻丝罗锦的大炕,没一会儿后也就都睡过去了,而等到这个时候,沈氏也总算是有了空闲,能够腾出手去照顾庭院中的花圃了。

    一般梁和梁雍的午歇时间是一到两个时辰之间,但其中一个时辰是梁的,而两个时辰则就是某头小老虎的了,因此等到差不多未时的时候,梁就和周公不舍的分别了。

    “娘亲呢?”

    “夫人在院子里呢。”青茼扶梁起身,念湘端来了温水给梁喝下,等梁起身坐好后才微微笑着回答道。

    “这么冷的天,娘亲也不休息一日。”梁也有些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就让青茼和念湘帮她梳洗更衣,等都收拾好了后,梁又帮还在呼呼大睡的梁雍掖了掖被子,就起身往屋外走去了。

    南兰溪畔的庭院里,花圃几乎就占了九成的位置,而且每一块都有沈氏的心血。

    在平日里,除去沈氏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以外,这些花圃可都是由她亲自料理的,所以就连梁也不敢轻忽它们,见到它们时也都得绕道走的,就像现在。

    梁提心吊胆的绕过了一片栽种着名贵春紫的花圃,走到了正在修剪花枝的沈氏身旁,接过了弄琴手里的铜剪,递给了她娘亲。

    “怎么不多睡会儿,昨天晚上不是没有休息好吗?”沈氏没回头,只是从梁手上接过了铜剪,淡淡地问道。

    “习惯了,一到这个时辰就自己醒过来,再想睡也睡不着了。”

    梁没奇怪娘亲怎么会知道自己昨天晚上没睡好的事情,反而是有些高兴的回答道。

    小云曛里的事情,梁知道,是一直都有人向沈氏汇报的,所以娘亲会知道她的一举一动,这根本就不用惊讶,反而她还会有些开心,毕竟这也是沈氏的关心,也是她以前一直在祈盼的事情。

    虽说这些是以前就一直存在的,但以前的梁不懂啊,所以想要的明明一直在身边,却仍然还在祈求和埋怨,但现在却不同了。

    梁笑嘻嘻的就蹲在了沈氏身边,学着她娘亲的样子也开始修剪起了面前的一盆大叶桃雪,可还没动上几剪子呢,在沈氏冷冷瞪过来的目光下,梁立刻就又非常识相的放下了。

    “哈…哈哈……我不动、我不动它,行了吧,娘亲不要这样瞪我啦。”

    摸了摸鼻子,梁心虚的撇开了视线,不敢对上她娘亲的眼睛。

    不然她又会看见那带着淡淡淡冷冷地指责目光,就好似在控诉她以前不小心扼杀掉的好多无辜的花花草草,虽然不说,但她有时也会感到不好意思呢。

    梁悻悻的笑着,沈氏在嗔了她一眼后就又继续盘弄大叶桃雪那脆弱的根茎了,本来建安的气候是不太适合大叶桃雪花系生长的,但在沈氏的精心培育下,它们却还是在南兰溪畔里扎根生长了。眼前这片繁盛的大叶桃雪花海,就是沈氏精心呵护的结果,风微微一拂过,娇艳绚烂的花瓣就成为了海浪。

    “夫人,刘妈妈回来了。”

    但就在梁狗腿的围着沈氏献殷勤的时候,墨画却忍着笑的上前,对沈氏禀报道。

    “嗯,让她去书房等我吧。”沈氏在梁的搀扶下起身,净手完毕后就对梁说道:“我有事要和刘妈妈说,雍儿我会让弄琴和墨画照顾着的,你要是有事要出府的话,那记得晚饭之前回来。”

    说完,沈氏也不管耳根子有些红的梁,转身就往书房走去了。

    梁不自在了一会儿,最后清咳一声就也若无其事的转身在院子里转了几圈,等到鼻子都被冷风吹得红通通以后,梁才在青茼和念湘忍笑的目光中回了暖阁。

    “小姐,要出府吗?”但就在梁刚刚踏进暖阁后,青茼却就笑着对她问了这么一句,语气里的打趣意味,真是掩都掩不住啊。

    “我今天就在府里,哪儿都不去。”梁回身狠狠地瞪了青茼一眼道,但如果她的脸不要那么红就更好了。

    青茼和念湘对望一眼,然后就都噗嗤的笑出了声,而前面的梁明明都听见了,却还是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只是加快了脚步的往房内走去。

    现下连未时正都还没到,某头小老虎自然也还没醒,梁拿了本书就安静的靠在了炕沿。

    午后的阳光明亮,照得书本上的字迹清晰,而梁在看书,青茼和念湘就拿起弄琴与墨画绣篮里的针线,帮她们把剩下的花纹纹路收尾。

    在女红方面,梁向来就是没有天赋的,因此在不经意间又看见青茼二人的穿花走线时,总是会忍不住怔愣一下。

    “三小姐,大小姐来了。”但就在梁正看着青茼和念湘穿针引线的时候,屋外却传来了小丫鬟的声音。

    “大姐!”

    梁有一刹那的反应不过来,可随即她就猛地站了起来,“糟糕,我忘记刚刚和大姐约好了,要在小云曛里等她的。念湘,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差不多快未时正了吧,小姐你慢点。”

    青茼和念湘在一旁快速的为梁穿上外袍,披上斗篷后,就安静地搀着梁往屋外走去了。

    “大姐,抱歉啊,我把我们约好的时间忘记了。”梁看见屋外长廊下站着的梁后,第一时间就就赶忙上前道歉了,这次梁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事的,三妹妹不用介意,其实我到小云曛的时候也早就过了我们约定的时间了。”梁拉起梁的手,笑着摇了摇头,示意没关系的说道:“我在去小云曛之前,很犹豫。我有些事情想和你商量,但到了小云曛时,我却又总是会犹豫不前,在裁素院和小云曛之间来来回回的走,一直到了现在。”

    梁此时明明是笑着说了这一番话的,但不知道为什么,梁却就是总莫名觉得心惊肉跳的很。

    她有一种冲动,很想让梁不要再说了。

    但幸好最后还是忍住了,梁袖子底下的手,悄悄地捏了一把自己后,就硬挤出了笑容。

    “大姐既然都已经找到了南兰溪畔来,那肯定就还是决定要和我商量你说的那件事了。”梁顿了顿,又道:“不管大姐要和我说的事情是什么,这里都不是适合说话的地方,不如我们先进屋吧。”

    外面天寒地冻的,多站一会儿都能让人冷得牙齿打颤,这里的确不是什么谈话的好地方,梁咬唇看了梁一会儿后,才轻轻地点了点头,跟着她一起进屋了。

    因为暖阁里有还在午歇的梁雍,所以梁和梁就在外间坐下了。

    青茼和念湘端上茶后,就也和离蕊一起退出了屋外守着,偌大的屋内,顿时就只剩下了梁和梁二人,显得是那么的空旷和安静。

    “三妹妹。”

    可有些事情,却终归还是得说清楚的,梁的声音,此时在安静的屋子中显得是愈发的清晰,“你能帮我一件事情吗?等下次出府的时候,顺道也把我带出府去。”

    梁执着茶盏的手一僵,“大姐要出府去,那和娘亲说一声就好了,其实不用这么郑重其事得来拜托我的。”

    “如果可以,我也不会来麻烦三妹妹你的,但我要出府去见的人,不好让别人知道,所以需要三妹妹你的帮忙。”梁的声音极低极低,似乎都已经听不到了。

    “大姐你要见的人………是谁?”也许梁自己都没发现,她此时的声音是已经有些发涩了的,看着梁的眼神也不自觉的就凌厉了起来。

    但这一次,梁却没有避开,她迎着梁的目光而上,再没有躲避,“我想去见的人,是姜朝。”

    有茶盏忽然倾落跌碎的声音,梁也听见了自己心底有什么绷断了的响声,在这一瞬间,梁也不知道她的感受到底是怎样的了。

    有些暧昧、有些模糊,那是连梁都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滋味的感受,就好像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了起点的荒谬。

    梁和姜家,最终还是纠葛在了一起,这比起什么都还要让梁觉得复杂,就好像其实什么事都没有改变,依然还是和上一世一样,所有事情最后都会殊途同归一般。

    梁极其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她努力了那么久,可不是就为了得到这样的一个结果。

    这种丝毫不能让人掌握的无力感,她真得是一点都不喜欢。

    此时屋外正是太阳最后一点余温的阳光,洒落下来最是暖。风,轻轻的吹,吹响了一株株云柳的叶子的沙沙声,轻轻地就回荡在了耳旁,像是叮叮咚咚的清澈溪水一般。

    而盛夏里的那一株株桃树,现下桃花早就凋零尽了,此时只剩下满枝的枯意,在橘红色的阳光和风里微微摇曳,而也是在这满街道都是枯意的几株桃树里,一颗已经很老,生命也快走向尽头的桃树下满地雾照落花,彷如桃花落尽时的缤纷。

    ……

    ……

    在文帝的少年执政时期,西殷和后蜀爆发了一场大战,而也就是这场大战,让西殷的镇东大将军梁祜,开始崭露锋芒,惊艳天下梁祜率领着西殷当时仅剩的十万大军,击退了后蜀的猛狼之师,侵入蜀地近千里之远,迫得当时的后蜀不得不主动议和。

    当年的西殷,在那时虽气势如虹,但其实国力极弱,想要趁此吞并后蜀,实是天方夜谭。文帝深知此理,于是这场由后蜀先挑起的两国大战,最后以后蜀的主动议和结束。在后蜀签订了许多不平等条约,以及派了一名皇子到西殷作为质子后,这场大战,就这样彻底平息了。

    孟太妃,是先帝的四妃之一,而先帝的皇后,一生只有一位,那是元后桢皇后。在桢皇后红颜薄命,斯人早逝,先帝就没有再立新后,掌理六宫的大权,最后却是旁落成帝的宠妃,李贵妃手上。

    李贵妃此人,专权跋扈,野心颇大,一直都想插手国政,在先帝病危之时,更是与太医串谋,假宣诏旨,把所有成年皇子都骗进了广明殿,全部毒杀。

    最后,李贵妃还与其父兄发起了承德门兵变,欲立其只有三岁的幼子为帝,要不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孟太妃冒死救出了元后桢皇后的遗子当时还只有十一岁的文帝和六岁的郦王,让三公借此有了反击的理由的话,那估计当年李贵妃的毒计早就成功了。

    只是,在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后,人们才猛然发现,孟太妃的长子和幼子,全都已死在了广明殿的那场阴谋里。

    而这些,梁也是在前世时,父亲和娘亲被斩前夕才那样深刻的清楚了。

    文帝驾崩,怀帝登基,而相比文帝的明君之名,怀帝的残暴和昏庸就更显丑陋,在登基之初,怀帝立刻一改先前的谦谦君子之范。

    凡是曾经得罪过他的人,不出一月就全部罢职免官、获罪下狱,无一幸免。

    这其中,最惨的虽不能算做是梁家,但在梁思玄被定死罪下狱,沈氏也因辱骂怀帝及沈云崇的暗中捣鬼而获同罪后,梁思玄把梁家最后的力量却是用来保存了她们的性命时,她才知道了一切的。

    而说到这儿,就不能不说起英王了,梁此时的神色也不怎么好,那可是英王啊!是西殷如今仅有的三位异姓王之一,虽说权势并不能和郦王相提并论,但英王可也是手握五万海师,雄踞西殷海境防线的霸主,替西殷挡住了一年到头无数次的海寇侵犯,更是保下了西境内一方太平的最大功臣。

    这样的英雄,不管是谁都不会忽视也不能忽视的,梁自然也是如此,只是她看着眼前的钟晴,却开始有些担心她了,毕竟英王之女,也就是现下正被簇拥在了场中央的那个少女,可是差点就成为了祁妻子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