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庶女攻略:重生为后最新章节 - 第二百三十五章 秉德被捕(五)

庶女攻略:重生为后 第二百三十五章 秉德被捕(五)

作者:记子陌书名:庶女攻略:重生为后类别:玄幻小说
    见尹宸琅没有准备拦她,不知道为什么,沈安嫣还是觉得心寒。

    “我无所谓你怎么认为,现在请你让开。”沈安嫣不准备纠缠,一心只想离开。

    严暖睁大眼睛,见沈安嫣准备离去,严暖干脆挡住了沈安嫣,沈安嫣往前走,她往上面撞,两个人直接给对方磕了一下。

    沈安嫣没什么感觉,严暖却“啊”的一声,倒在了尹宸琅怀里,一脸痛苦。

    沈安嫣更觉无趣,这老套的手段,也只有尹宸琅这真正在担心她的人才吃。知道严暖要开始喊疼,沈安嫣更是片刻不想逗留,继续往外走。

    “你这个疯女人!为什么要撞我?”严暖说罢,竟然还哭了起来。

    见尹宸琅也看着自己,沈安嫣准备点明,能不能听懂,愿不愿意去听懂,全看尹宸琅,不过他就算不愿相信,沈安嫣也不在意,现在头重脚轻,心脏已经快承受不住,沈安嫣只想离开,于是道:“是你自己撞上来的。”

    “你血口喷人!”带着哭腔的严暖,说话软绵绵的。“我再也不要看到你。”

    “荣幸。”沈安嫣白了一眼,准备离去。

    严暖看见沈安嫣不在意的眼神,更加气愤。自打自己进王府来,谁都把她当神灵一样供着,沈安嫣一句“荣幸”,就相当于是告诉她,沈安嫣能不见她这种人,求之不得。

    沈安嫣顺了严暖的意,准备离去,也不管严暖哭的伤心。尹宸琅却看不下去哭的那么惨的严暖了,把严暖护在怀里,就对沈安嫣道:“你要骂就骂我,别说她!”

    这下沈安嫣真的来气了,两人一唱一和,自己本来想做好人,将罪都扛了,严暖也不会怪尹宸琅,两人好好的,没想到尹宸琅还不领情?

    “我没说她……”沈安嫣无奈的百口莫辩,也不知道自己哪说了严暖了。

    沈安嫣还没说完,就被尹宸琅打断了:“够了,别说了。她和你不一样,她很单纯。”

    沈安嫣听完这句话,瞪大了杏眼看着尹宸琅,尹宸琅眼睛略有血丝,深知此人,沈安嫣知道尹宸琅明显是生气了。

    此事过后,再不纠缠。

    这是沈安嫣下得第一个结论。

    然后就抬步离去。

    气冲冲的上了马车,沈安嫣嚷车夫尽快回沈府,只想逃离这个伤心地,却逃不过心里的寒意。

    沈安嫣抬起头,感觉眼睛里的雾气蒙上来,缓了一下,拿了手帕,没有一点声音,外面的司琴也不觉得马车内有什么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已经回到了沈府,沈安嫣调整了一下情绪,下了马车,司琴没发现沈安嫣的什么异常,沈安嫣眼睛本来还是有点泛红,但是因为外面的寒气,也不那么明显了。

    回了阁内,这时候沈府的人才刚刚起床。下人们自然是早就起了的,但是早上需要做一天的准备工作,都在忙碌,加上沈安嫣住的地方偏,还故意绕了道,所以也没什么人看见她早上出过门。

    沈安嫣之所以这么早去,就是不想有人知道她去找过尹宸琅,虽然她知道,若夜秋倪要查,肯定会知道的,所以沈安嫣没有做任何隐瞒,只是尽量不让太多的人看见。

    去早膳的路上,沈安嫣看见了沈影卿,喊住她,沈影卿见沈安嫣来的方向不一样,问了一句。

    “正要和你说,刚刚我去找……王爷了,他同意帮忙,赎秉德出来。”沈安嫣解释道。

    “真……真的?”沈影卿对于沈安嫣去找尹宸琅的这个消息有些惊讶,虽然不知道两人之间的明细,但是两人决绝之事还是知道的。沈安嫣没有和人细说过此事,尹宸琅亦是没有,所以沈影卿和宋振理都不知道具体的事情。

    但是猜也能猜到吧,尹宸琅迎严姑娘入府,这肯定是两人决绝的理由。只是,为什么尹宸琅和沈安嫣两人关系甚好的时候,尹宸琅突然变心,去迎了个从来没人见过的姑娘呢?

    早膳喝了些粥,天转暖了一些,也不怎么在屋里用膳了,都是出来一起用膳。但最重要的事情,还是沈沉殷送了信回来。

    夜秋倪给大家读了一遍,多是些保平安的话语,多的也不提及,更是不说。

    “你们爹在外一切都好,你们可放心了,也无比不要让他担心,不要惹出乱子。”夜秋倪道。

    尹珍淑问道:“夫人,皇上因雪灾事过而赦宫人,正是有好的教习姑姑出来的时候,我想为兰儿请一位,入府教学,费用呢,我会自行承担的,不费府里分毫。”

    夜秋倪扫了一眼尹珍淑,笑了笑,道:“雅兰也特殊很久了,我也有意请一位教习姑姑,之前的嬷嬷教些礼节是可以的,在宫里,有些规矩可是不一样的,所以我请了一位姑姑,来专门教大家宫中的礼仪。”

    夜秋倪顿了一下,继续道:“二夫人还是让雅兰一起吧,孩子们也都大了,雅兰也不可似从前那般任性了,继续特殊下去,府里别的姑娘会觉得不妥的。”

    尹珍淑尴尬的赔笑,连连道:“夫人说的是。”

    沈安嫣一人知晓,夜秋倪请的姑姑,都是教些宫中庆典的礼仪,是沈安嫣她们这些官宦家小姐要学习的,但是尹珍淑想让沈雅兰学的,却是那宫中的所有规矩和礼仪。那些日常礼仪,夜秋倪请的姑姑断是不会教的。

    尹珍淑上辈子就是凭借着沈雅兰入宫为妃,加上她的母亲,也就是虢庄嗣王的平妃那一层身份,堂堂正正的当了府里的平妻,而不是现在的“二夫人”,虽然大家也称她一声夫人,但是实际上,她和一般的姨娘妾室一点区别都没有,也不能随沈沉殷出席外面的场合,更不会写入族谱。

    尹珍淑一开始就料想到,夜秋倪觉得不会给她雅兰安排一门好亲事的。贵门妾或穷人妻,那种四五品的官,一个庶女去当正妻肯定是绰绰有余,但是她尹珍淑可看不上,兰儿虽为庶出,但是在她心目中,绝对不比沈凌央她们几个差的!甚至,连郡王妃,她们娘俩都看不起。而那些和皇室很亲近的亲王们,又不会去沈雅兰,娶一个妾生的庶女,为什么不去娶一个血脉正统的嫡女。愿意将自己府里的嫡女嫁给那些亲王的贵门数不胜数,沈雅兰恐怕还排不上号。

    所以,尹珍淑和沈雅兰的目标很明确,与其做亲王妾,不如做帝王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