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九十二章 本是送财人

君九龄 第九十二章 本是送财人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她们是在害怕君蓁蓁的吗?

    她君蓁蓁凭什么让人害怕?孤女落魄还是商户寡妇?

    不能怕她,这次怕了她,以后在她面前就底气不足了。

    “屏风,隔着屏风,全壶。”宁云燕推开她们,对外喊道,“一千两。”

    女孩子们吓的脸都白了。

    她们虽然是家里的娇娇女被长辈们疼爱呵护,但到现在扔出去的银子也超过了她们的认知和承受能力。

    女孩子尖利歇斯底里的声音让宁云钊一怔。

    虽然嘈杂声乱乱,他还是认出来了。

    燕燕?

    女孩子们来缙云楼玩乐是很正常的,妹妹来这里他也知道。

    来玩投壶自然会下注,银钱些许小事。

    但现在燕燕竟然喊出了一千两的注金。

    一千两对他来说自然不算什么大数额,但对于家里的女孩子来说可不是能随意拿着玩的。

    怎么回事?燕燕虽然骄纵顽劣,还不至于如此不知深浅。

    宁云钊皱眉,他转身对小厮招手,小厮忙上前。

    “十七小姐在这里,去找她,就说我说得让她不许胡闹立刻过来。”他低声说道。

    小厮应声是忙跑了出去。

    他需要先去门外寻找宁云燕的仆妇,然后再由仆妇带着来找宁云燕。

    小厮蹬蹬跑下楼,从水泄不通的门口挤了出去,而此时场中的君小姐已经站在了屏风前。

    君小姐如同先前一样看也不看是谁下注。这些事自有缙云楼来操心,她相信他们的能力不会遗漏。

    “屏风。”她只是说道。

    现在的场中不仅仅是有乐工和司射,还有好几个侍者在这里忙碌。因为君小姐投壶太快,他们要帮着递竹矢木矢,整理投壶。

    现在听到这句话立刻便有人将场中的屏风抬过来。

    原本摆在屏风前的铁壶就挪到了屏风后,君小姐接过侍者递来的竹矢,默默的看着屏风,不待周围的人们反应过来就抬手将竹矢一只一只的扔了过去。

    “一。”

    “二。”

    ……………

    ………………

    为了体贴屏风这边视线不好的人们,一个侍者还站在一旁大声的念着。几乎是没有停歇的很快十二只竹矢稳稳的落入铁壶中。

    四周叫好声掌声雷动。

    对于不输自己钱的人们来说看到这般技艺展露自然是开心的很,尤其是挤在门口的这些从来都没机会下注的人们,很多人把巴掌都拍红了。

    司射站在一旁早已经没了惊讶只余下木然。

    他听着四周的鼓噪。看着在场中抬起头环视四周的女孩子,想的是今日的三月三缙云楼大概要被这位小姐包场了。

    “要是论式是一百三十二式,还是四十式,还是二十四式为止。要是论矢是否仅仅为十二矢投完为止?”

    司射想着这位小姐刚开始时问的那句话。当时他还笑这这小姐是要把一百三十二式都耍来吗。

    原来她的确是要把这些都耍一遍。

    输了。

    听着满耳的喧哗,看着场中的君蓁蓁,宁云燕面色惨白。

    这不可能,她一直在赢,她一直没有输。

    没有人能做一直的,连哥哥宁云钊当年也是止步于第十场。

    她君蓁蓁凭什么能。

    门被驳驳敲门,同时被拉开,宁家的仆妇和小厮出现在门口。

    “十七小姐。十公子说….”仆妇开口说道。

    但她的话刚出口,宁云燕抓住了窗框。手扯开薄薄的窗纱,几乎半个身子都探了出去。

    “君蓁蓁,你出千!你出千!”她伸手指着场中的女孩子嘶声喊道。

    宁云钊站在窗边看着场中的女孩子,想着一会儿怎么见到她,又该说些什么。

    原来你的投壶技艺也这么厉害啊。

    这句开场白应该很合情合理,既不熟络的突兀,也不会显得生疏。

    接着就该提一下花灯节那个棋局的事,就坦然的说自己没解开好了,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只是不知道她还要玩多久,就目前看来,应该是一副直到没人下注的神态。

    宁云钊的嘴角笑意弯弯。

    莫名的想到花灯节那晚棋局被破委屈的红了眼眶转身就走的样子。

    其实是个骄傲又倔强的女孩子。

    就在这时,喧闹中响起自己妹妹声音,还有一个熟悉的名字。

    君蓁蓁。

    好像在哪里听过。

    君蓁蓁很明显是女子的闺名,在场的多是男子,对于女子的闺名并没有那么灵敏的反应,尤其是在这个时候。

    他们在意的是这女子喊的最后三个字。

    你出千?

    出千!

    “对,没错,你出千。”

    “你不可能次次都赢。”

    看到宁云燕的动作其他的女孩子们也反应过来,没错,这不可能,不可能一次都不输。

    她们也都冲过来对着窗外愤怒的喊道。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能在喧闹中响亮,而四五个因为惊吓而惊慌的女孩子的声音就能盖过大厅里的喧闹。

    站门边的仆妇和小厮完全被忽视,声音也被压下去。

    大厅里的嘈杂渐渐停下,只有女孩子们愤怒尖利的喊声。

    男人们不至于这般失态,但很多人的心里也开始疑惑,尤其是输了很多钱的人。

    没错,这是从未有过的事,他们从来没有在这里输过这么多钱,当初宁家十公子技艺高超也是从有初规规矩矩的投到全壶,但谦谦君子纯粹为了风雅之事,投的淡然,大家看的也淡然,根本就没有这般疯狂的下注。

    这个女孩子先后改了规矩,折腾出这多花样,带着明显的挑衅,一场就抵别人十场,而且还一直不输,哪有这样的事。

    这是不是缙云楼安排的人?要不然怎么纵着她这般没规矩的乱来?

    “这位小姐是什么人啊?”有男声零零散散的响起。

    虽然不像那些女孩子们口无遮拦,但这话的意思也是表明了质疑。

    低低的议论声就渐渐的起来了。

    “她就是出千,她就是来骗钱的。”宁云燕越发的有底气大声的喊道。

    宁云钊已经转身出了门,跟着跑来禀告的小厮疾步向宁云燕这边来。

    走在走廊上大厅里的嘈杂声便被隔绝变淡,但还是听到有另外一个女声响起来。

    “真是没出息,还以为这缙云楼里的人玩得起呢,竟然输了钱还不如赌场里的贩夫走卒。”

    方锦绣也一把拉开窗户似笑非笑说道,视线扫过大厅。

    “问她是什么人,说她来骗钱,我告诉你们,她是德胜昌方家的人,骗钱?德胜昌要是需要出来骗钱,那全阳城的人就都穷死了。”

    德胜昌方家?

    阳城首富德胜昌,要这么说,还真犯不着来骗钱。

    怪不得这位小姐敢这么玩呢,依照方家的底气,真要输了也拿得出来。

    大厅里安静下来站在各个窗户后的人们神情惊讶,司射的眼里也闪过惊讶,然后看到身旁的君小姐掀起面纱,露出一张娇艳的面容,此时她的脸上也浮现惊讶。

    她惊讶什么?司射下意识的闪过念头。

    君小姐伸手掀起面纱,看向方锦绣所在的方向,惊讶退去嘴角浮现一丝笑。

    方锦绣看到了她的笑,只觉得浑身不自在,又有些没好气。

    笑什么笑,自作聪明,我又不是为了你。

    她绷着脸扭开头,看向大厅。

    “骗钱,一个女孩子下场,很明显是想来散钱的。”她哼了声说道,“谁想到你们没那个本事拿到,自己技不如人,反而要怪别人本事太好,什么道理。”

    ********************************

    鞠躬,跪谢。

    其实真的很怕打扰大家,一直想我认真安静的写,大家安静自在的看,然后大家在群里在书评区聊天说笑,为剧情哭哭闹闹。

    但人在江湖,又有这个榜单,不争不显得自己伟大,争也不是证明自己多了不起。

    对我来说这更是一个荣誉是一个认可,是你们的恩赐。

    不过还是只想你们手头有票就给我,没有票,不要去为了票而订阅,那实在是太惭愧自责。

    再次跪谢。

    感谢木某2004盟主打赏,感谢色妍、天羽丶天月、婧三少、王音尘的和氏璧打赏。

    我现在还欠四个盟主加更,待我调整下补上,渣手速很无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