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八十八章  再惊人

君九龄 第八十八章  再惊人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上一章章节发布错误,已经修改,请重新下载。

    ********************************************************

    下场的女孩子投出有初全壶的消息风一般传遍了缙云楼。

    当然能投出全壶并不是很稀奇的事,惊奇的是这女孩子报的是有初。

    要知道全壶的下注可不是和有初这级别一样的。

    有初下十两银子,全壶最少也要一百两。

    这是先亮山门,让大家掂量掂量她的本事,接下来好真刀真枪的玩吗?

    这女孩子有意思。

    “这家伙竟然还有这本事。”

    方锦绣站在窗边,难掩惊讶的说道。

    金钏忍不住合手。

    “谢天谢地,少奶奶原来还会投壶。”她说道。

    方锦绣哼了声,看着还站在场中的女孩子。

    “当然会啊,要是不会也就不会上人当来做这种事。”她说道,带着几分嘲笑,“淹死的往往都是会玩水的。”

    左艳芝等人一直在窗口守着呢,自然也清楚的看到君蓁蓁的一气呵成,她们的神情也满是惊讶,屋子里一阵安静。

    “还好只投了十两银子。”不知道那个脱口嘀咕一句。

    没出息的东西。

    宁云燕心里骂道,瞪了那说话的女孩子一眼,女孩子自觉失言吓的往后缩不敢再动。

    “要是没点本事这女人也不肯下场。现在一举得中,尝到好处,就跟鱼儿咬住背。她挑衅钩住别人,也钩住她自己。”宁云燕再次看向窗外,冷冷说道,“看吧,用不着咱们再客气,下一场下注的金额一定高的很。”

    她的话音落,大厅里便响起司射的声音。

    “注贯耳。”

    如果搁在别的时候。贯耳的注也不过是百两左右…….

    “甲十九贵人押三百两。”

    一个突兀的喊声响起。

    当然这个已经半日都一副不知所谓的除外。

    “我有些期待她这贯耳会不会仅仅是贯耳。”坐在窗口的年轻公子转头对室内的同伴们说道,“所以我决定下注稍微高一些。”

    “没想到这女孩子还真有些本事。”另一个年轻公子说道。

    “又不是无知无畏,既然敢下场必然是胸有成竹的。”宁云钊说道。将煮好的茶仔细的盛好,“与那些孟浪的男子不同,女孩子更为稳重。”

    虽然夸赞,但他依旧没有往外看一眼。

    “所以我建议你们少下点。因为会输。”

    同伴们闻言都笑了。

    “何至于如此穷酸。”他们说道。

    于是一个公子扬手对门外报出数额。

    “二百两。”

    “一百两。”

    “一百五十两。”

    “二百两。”

    此起彼伏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这数额果然比先前那些贯耳的要高的多,下注的人数也多得多。

    “怎么样,我说吧。”

    宁云燕说道,看着窗外的君蓁蓁。

    “这银子要是输了一翻翻,可有她受的。”

    说到这里又笑了。

    “我倒希望这次她赢,然后让大家下更高的注。”

    左艳芝看着她。

    “那这次不下了?”她问道。

    “为什么不下?”宁云燕说道。

    “不是说她会赢嘛。”左艳芝低声说道。

    宁云燕嗤笑。

    “她会赢?我怕她吗?”。她说道,转头看向丫头,“一百两。”

    丫头应声是转身出门。

    而在隔壁。一个丫头靠在门上又是着急又是无奈。

    “三小姐,你这是干什么?你跟着喊什么。赢了是咱们家的银子,输了也是咱们家的银子。”金钏急道,“你还跟第一个起哄。”

    方锦绣挑眉笑。

    “是啊,都是咱们家的银子,怕什么,我这是给嫂嫂造势呢。”她似笑非笑说道,说罢看向窗外,“加油啊,一定要中啊。”

    伴着乐工击缶一声下注截止,大厅里安静下来,只有乐声轻柔回荡。

    但与以往不同,乐声中总觉得有些许的嘈杂。

    司射看向君小姐示意可以开始了,视线落在已经又重新添加的十二只竹矢上。

    这一次应该不会一下子都拿走了,毕竟耳的口径也放不下十二只。

    君小姐伸手拿起了两只。

    两只,看来是要贯耳连中了。

    司射暗自点点头,虽然全壶惊艳在先,这个贯耳连中会稍微逊色,但也是不错了。

    “那我开始了。”君小姐对司射说道。

    司射施礼做请后退一步,看着君小姐走到场中铁壶前,同时举起两只手。

    而在四周的纱窗后,很多双眼睛也都看着她,近处远处上房普通房现在都能看清她手里的两只竹矢。

    贯耳连中。

    大家都带着几分了然,但下一刻又都愣住了。

    站在最近的司射也变了脸色。

    那举着竹矢的女孩子忽的转过身,在众人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同时扬起手,两只竹矢飞起稳稳的分别落入两耳之中悬在壶身两侧。

    惊呼声掌声哄然而起。

    “这,这是什么?盲投吗?”。

    “书上说当初石崇之妓能隔屏风而投,这也相当于隔屏风了吧?”

    很多人舍弃矜持站到窗前看着惊讶的议论着。

    “云钊云钊,别捣鼓你的茶了,这女孩子与你的当初的技艺不相上下了。”

    “背身投壶啊,而且还是连中贯耳。”

    同伴们大声的说道,宁云钊抬起头,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背身投壶命中不失吗?”。他说道,“那真是很厉害啊。”

    宁云钊终于放下手里的茶,看向窗外。

    窗前挤着数个同伴挡住了他的视线,并不能看到那场中的女子。

    金钏忍住了欢呼声,看着外边难掩激动。

    “行啊。”方锦绣面色惊讶,但还有一丝难掩的赞叹,“没想到她还真有这个本事啊。”

    然后她想到了自己问方玉绣的那句话。

    “你让大姐说,你描述的君蓁蓁,跟我们认识的君蓁蓁是一个人吗?”。

    她现在也有些觉得,眼前的君蓁蓁,好像跟她认识的不太一样。

    方锦绣扶着窗户神情复杂,而隔壁的宁云燕则难掩情绪的拍了下窗框。

    这怎么可能!这个君蓁蓁如果真有这般本事,刚来阳城的时候就张扬开了,怎么可能留到现在。

    要是早知道她有这般本事,今日也不会做这种安排,至少也能另想应对。

    “燕燕,现在怎么办?”左艳芝颤声问道,“还下注吗?我们没钱了。”

    没钱了吗?适才凑的钱已经都打了水漂了。

    宁云燕不由咬住下唇。

    为什么不敢下注?怕她赢吗?为什么怕?难道相信她不会输吗?

    “甲三号贵人押倒耳五百两。”

    “丁七号贵人押倒耳五百两。”

    议论声的同时下注声接连响起,而且这喊声越来越多,几乎席卷了三层楼。

    以前下注也是这般,但或许是因为先前的惊叹以及议论声未散,盖过了厅内的乐声,显得嘈杂,雅致气氛也褪去不少。

    下注声此起彼伏,数额也都四五百之多。

    那女孩子冲司射示意。

    司射面色已经失去了先前的平静,看到女孩子示意,心里有些紧张。

    算下来这女孩子虽然投了两次,第一次的银子可以忽略不计,但第二次就超过了其他人的多次,粗略估算一下已经赢了几千两银子了。

    这数目不少了,要知道接下来下注的金额肯定会更高,那样输了的话赔付的更多,这些赢的银子还没捂热就要飞走。

    得到再失去,是很多年长历经沧桑的男人都看不开放不下的事。

    更何况这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女孩子。

    如果她说不玩了,司射也可以理解,只是还是有些遗憾。

    这是今日三月三缙云楼赚的最多的机会。

    “小姐,还要玩吗?”。不待那女孩子开口,司射忍不住先问道。

    君小姐微微皱了皱眉头。

    “怎么?不能玩了吗?”。她说道,声音里带着几分不悦,“适才你可说了,没有制式限制直到投不中为止。”

    司射愕然。

    难道你的意思是能一直赢下去?

    “您还要接着玩?”他问道。

    “当然。”君小姐说道,声音娇嫩软软,“这才要刚开始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