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八十六章  此局谁入场

君九龄 第八十六章  此局谁入场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因为靠的近,林瑾儿看到了君小姐的怒意,声音不由一顿,眼里闪过诧异。

    难道…

    “他现在见我还有什么意思。”君小姐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眼里的怒意在脸上散开,声音里满是怨愤。

    愤怒和怨愤可不一样,有惦记有念想才会怨。

    林瑾儿扫过君小姐的脸,放下心来。

    “我也不知道。”她低头说道,“是适才香兰在外边遇到的。”

    君小姐带着几分恍然。

    “香兰回来和你说的是这个?”她说道。

    香兰当时曾在林瑾儿耳边低语,林瑾儿露出惊讶的神情。

    这是安排好的。

    但没想到香兰当时出去后被方家的丫头缠住。

    本来这件事不能这样说了,事实上香兰进来后在她耳边说的是方家有丫头——跟着她。

    但巧的是方锦绣把那个丫头喊走了,留香兰独行的机会,而且还至今未回。

    这就没有纰漏了。

    林瑾儿再次感谢了方锦绣。

    “是啊。”她点点头低声说道,“他看到香兰了就问了句,香兰说了我们两个在一起。”

    君小姐沉默一刻,看着林瑾儿。

    “我跟你说过我跟以前不一样了。”她说道,“你还记得吧。”

    莫名其妙。

    林瑾儿心里说道,点点头。

    “我记得。”她神情郑重,握紧了君小姐的手。“他大约还是想问问你那句话。”

    说罢又叹口气。

    “有什么好问的,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他还能娶个寡妇不成。就算曾经有婚约,宁家肯,方家肯放人吗?”。

    说出这句话又带着几分不安。

    “算了,不说了,我们走吧。”

    君小姐却没有动,看着林小姐。

    “你说,他在哪。”她神情郑重的问道。

    这话问的意料中。但这神情,林瑾儿总觉得有些别扭,莫名想到了家里的教养妈妈在面对她们姐妹们耍心眼的时候。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她们就会说这样的话。

    这并不是真要她们回答,而是提醒她们她知道她们的小心思,告诫她们想好了再说话。

    林瑾儿看着君小姐,神情几分迟疑。

    “蓁蓁”她一咬牙。“丁字七号房。”

    君小姐深深的看她一眼。抬脚就走。

    林瑾儿又伸手拖住她,神情惶惶。

    “蓁蓁蓁蓁。”她低声哀求,“还是算了吧。”

    君小姐看着她。

    “现在算不了了。”她带着几分感叹说道,旋即竖眉甩开林瑾儿的手,压低声音,“你要是怕,就走吧。”

    这话太让情真意切的小姐妹伤了心,林瑾儿眼泪闪闪。

    “我对你的心你还不知道吗?你的事我怎么会怕。我只是担心你受委屈。”她哽咽说道。

    “委屈?我受的委屈还少吗?”。君小姐低声说道,满腔的怨愤。“我现在都这样了,我还怕什么,我还有什么不能受的。”

    林瑾儿咬着下唇,似乎下定决心,再次握住君小姐的手。

    “好,我陪你。”她说道。

    君小姐看着她笑了笑点点头,二人携手向楼上而去,很快停在一间房门前。

    君小姐停下来,林小姐则深吸一口气,伸手拉开门。

    室内空无一人。

    “还没来,蓁蓁,你先进去等等,我在外边看着。”林瑾儿低声说道。

    君小姐嗯了声,抬脚迈进去,视线扫过室内,同时闻到浓烈的花香。

    花香。

    君小姐的视线落在窗边摆着的大梅瓶上,其内一盆盛开的铃兰。

    铃兰啊。

    君小姐的眼中再次闪过一丝怒意。

    铃兰没什么奇特,但此时铃兰的香气恰好与她适才喝过的加了药的花茶相辅相成,而且还有这桌上的茶,君小姐看过去,虽然还没尝一尝,但可以肯定也添了铃兰的汁水。

    产生幻觉以及催情。

    这些女孩子们,竟然使出这样的手段,她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她们青春年少,天真无邪,家人骄纵,不拘不束,以至于无知无畏。

    既然师和父都不教,那就由她来教教她们吧。

    君小姐屏住呼吸,转身手扶住门。

    “瑾儿。”她低声喊道。

    林瑾儿刚转过身,闻言忙要转过来,却觉得脖子上一凉,似乎有针刺了进去,她的眼一黑便软软的倒下来。

    君小姐将她揽住带进了室内。

    站在走廊一间包厢门前的使者下意识的看过来,只见到一个女子的衣裙隐没在门口。

    侍者适才看到是两个女子站在门前,现在是进去了吧,正要移开视线,就见门被拉开一个女孩子走出来。

    “请问。”君小姐冲他招招手。

    使者忙含笑过来施礼。

    “小姐有什么吩咐?”

    “我想要投壶,该怎么下场?”君小姐说道。

    使者眼中浮现惊讶。

    不会吧,这位小姐要下场?

    …………………………………………………………

    缙云楼大约有特殊的构造,乐工们坐在大厅里弹奏,整个包厢里都能听到,尤其是现在更安静的时候。

    这悠扬的乐声却让缙云楼的气氛有些焦灼。

    毕竟大家不是来听乐曲的。

    “怎么没人下场了?”一个年轻公子抱怨,又怂恿身边的人,“澄明兄,你去,你去吧。”

    被怂恿的公子笑却不动。

    “有云钊在,我可不去。”他说道。

    大家便都看向宁云钊。

    宁云钊正在煮茶,闻言笑了。

    “我们是求名还是求利?”他说道,抬头看着众人,“咱们缺风雅之名还是缺钱?如果只是为了玩乐,也没必要在人前。”

    对于家境优越文采斐然的他们来说,下场投壶还是十三四岁年少轻狂时做的事,现如今已经十七八岁自然不屑与如此。

    “那倒是,咱们已经风光过了,余下的风光就让给需要的人吧。”同伴们笑道。

    这些年轻人能放下不在意,但有些人不能。

    几个女孩子已经站起来走到窗前向外看。

    “怎么回事啊?怎么还没人下场啊?”

    “我们钱还没用完呢,不会就玩不了了吧?”

    她们低声抱怨着。

    “这些没用的家伙们,不会是被咱们的大手笔吓到了吧?”左艳芝更是没好气的说道。

    宁云燕眉头也皱起来。

    是啊,怎么间隔这么久?不是说人都找好了吗?难道余下的人技艺不行玩不了了?

    林瑾儿这个人做事不会这么不牢靠吧?

    要么就是演戏演过头,君蓁蓁真被她劝住了?

    怎么可能劝住?不是说给下药了吗?

    这次难道又出意外了?

    正胡思乱想不耐烦时听得外边响起击缶声。

    这声音让大家精神一振。

    “有人下场了!”女孩子们高兴的喊道,有人透过窗向场中看去,有人则忙喊门外的侍者进来。

    站在窗边的女孩子们忽的发出惊讶的声音。

    “哎,是个女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