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八十五章   何至于此

君九龄 第八十五章   何至于此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君小姐并没有大家预料中那般恼怒。

    她依旧坐着没动,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那你就去吧,还有香兰呢。”她说道。

    林瑾儿也忙点头,冲金钏摆手。

    “也用不着伺候什么。”她说道。

    “还不滚。”方锦绣一挑眉骂道。

    金钏不敢再说话低着头应声是握着马鞭子出去了。

    金钏站在门外神情不安,又想到自己出来了,门外还有银宝,待要叮嘱她,却没有看到银宝的身影。

    门外只有侍者侍立,金钏怔了怔。

    适才香兰说银宝去方便了,难道还没回来?

    “待会儿我一个妹妹来了你就让她进去伺候。”金钏对侍者交代道。

    侍者应声是。

    金钏这才急急的向外走去,下了楼门外有()几个年轻公子正进来,金钏也顾不得回避从这些人身旁穿过去。

    “咿?看起来很安静?”其中一个公子看着大厅惊讶说道,“怎么没人下场?”

    “以往这个时候正是投壶最酣的时候。”另一个也皱眉说道,“难道今年大家都不敢玩了?”

    “那缙云楼岂不是亏了。”便有人笑道。

    虽然是风雅之事,但既然下注赢钱,还是要按赌的规矩来。

    缙云楼是要抽成的。

    “当初云钊一人就让他们拿到了往年一天的抽成,这种好事并不是年年都能碰上。”有人笑道。

    站在人后的宁云钊笑了笑。目光扫过大厅。

    “倒不是没人玩。”迎客的侍者含笑说道,“只不过大家现在不便玩。”

    不便玩?

    几个公子们都看向他,宁云钊也看过来。

    “几个年轻人斗气呢。玩的比较大。”侍者委婉的说道。

    适才的几场,甲字十七和甲字十九下注又急又猛又数额大的不合情理,是个人都看出来这是故意争斗呢。

    既然是斗气,那其他人自然就不会参与了。

    “谁家孩子这么不懂事。”一个公子挤眉弄眼笑道,“跑来缙云楼斗气,缙云楼损了钱这气跟谁斗可好呢?”

    侍者眉眼温顺。

    “公子说笑了。”他说道。

    那公子笑了。

    “还有房间吗?”。宁云钊接过话说道。

    侍者笑着引路。

    “云钊你要下场吗?”。

    “你要下场可就热闹了。”

    “已经好几年没见过你的技艺了。”

    同伴们纷纷笑道。

    “那是小时候玩的,自跟着二叔进京后。我就没有再玩过。”宁云钊含笑说道,“这种技艺不是天分,唯熟尔。我已经不熟了。”

    “你就算是生的,也比我们这些熟的能镇住场子。”同伴笑着打趣。

    说说笑笑上楼去了,宁云钊落在人后,扫了眼安静的大厅。以及那些窗子垂纱的厢房。忍不住轻叹口气,又觉得好笑。

    本就是萍水相逢一偶遇,如果有缘自然会再见,自己这样倒是着相了。

    虽然这样想着,但还是隐隐觉得一丝遗憾。

    毕竟那个棋局还是没有解开,不知道她有什么高见。

    外边脚步声走过,旋即恢复了安静。

    方锦绣将茶壶拎起给君小姐和林小姐分别斟上。

    “请。”她说道,“二位该怎么玩就怎么玩。别把我当回事。”

    林瑾儿神情依旧柔和,君小姐亦是未变。

    “三小姐也来了。原是我不知道,要不然咱们就一起了。”林瑾儿柔声说道,说到这里又停顿下,“蓁蓁以后和你就是亲上加亲…”

    方锦绣笑了。

    “林小姐真是受委屈了,为了君小姐而对我低声下气的说好话。”她说道,“你的好心我可不会当成驴肝肺”

    林小姐神情无波,坐在她身后的香兰难掩愤愤。

    这个方家的小姐果然商户女子粗鄙。

    方锦绣犹自笑着,将茶壶拎起来,自己拿过一个茶杯。

    “来来,我以茶代酒敬林小姐一杯。”她说道。

    一直沉默的君小姐啪的拍在桌子上,方锦绣面前的茶杯被震的滚到在桌子上。

    “还轮不到你来吃我们的茶。”她冷冷说道,也站起身来。

    君小姐生气了,抛下这句话,没有再停留。

    “瑾儿,走。”她说道。

    方锦绣一副早有预料的神情,林瑾儿很是不安。

    “蓁蓁,要去哪里?”她说道。

    君小姐伸手拉住她。

    “茅房。”她瞪了方锦绣一眼,拉着林瑾儿就走了出去。

    香兰迟疑一下忙跟上。

    “速去速回啊。”方锦绣坐着没动,还扬声说道。

    不回也无所谓,自己已经把这些碍事的丫头们都打发了,这林小姐要引着君蓁蓁这蠢货跳什么坑就方便了。

    方锦绣冷冷一笑,看着滚落的茶杯并没有捡起来,而是将茶壶放了回去。

    站在门外林瑾儿很是不安,君小姐看了眼四周也微微皱眉。

    “银宝妹妹被三小姐叫走了。”香兰知道她找什么忙说道,一面将适才的事说了,神情很是不安,“我是怕君小姐你不高兴,所以才没说。”

    “蓁蓁,你不要不高兴,她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林瑾儿握着君小姐的手低声说道,“将来打发出门就是了。”

    君小姐嗯了声,握了握她的手。

    “你不要不高兴才对。”她说道。

    方锦绣的到来没有在君小姐的意料,也许会打乱林瑾儿的安排,她很真诚的希望林小姐能不受困扰,这件事还是速战速决的好,她觉得有些烦了。

    林瑾儿听到她问,心里忍不住的笑,事实上从方锦绣进来的那一刻起她就忍不住的要大笑了。

    那句话怎么说的,吉人自有天相。

    君蓁蓁是个傻瓜没脑子的,但无奈方老太太起了疑心,派了这么多丫头里外的守着,虽然能依计行事,但到底要费些心思,而且时候追究难免被牵连怀疑。

    现在好了,方锦绣竟然来了,干净利索的把这些人都赶走了,还逼得君蓁蓁主动拉了自己出来。

    这一下出了事就完全推到她们姐妹纷争上去了,自己干干净净的摘出来了。

    林瑾儿看着君小姐,眼里闪闪,柔弱如水。

    “我没有不高兴,你过得好我就高兴。”她说道,“我不会理会那些人。”

    君小姐点点头。

    “那就好。”她说道,拍了拍林小姐的手,“那我们…”

    此时她们已经携手沿着走廊走出一段。

    林瑾儿忽的转身看着香兰。

    “你去问问妈妈,富顺居的房间订好了没?我们一会儿就过去。”她说道。

    香兰应声是忙疾步先走了。

    林瑾儿停下脚握紧了君小姐的手。

    “蓁蓁,有件事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她低声说道,神情忐忑。

    果然并非是仅仅为了输钱。

    “你我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君小姐看着她说道。

    林瑾儿左右看了看,用手帕掩住嘴靠近君小姐的耳边。

    “宁十公子来了,他想要见见你。”她低声。

    君小姐眼中闪过一丝怒意。

    何至于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