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三章   你不休我不止

君九龄 第八十三章   你不休我不止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她说自己是第二次来的,做出陌生紧张的模样,可是适才说的是有点多了。

    这君蓁蓁该不会是在试探她的吧?

    林瑾儿看着眼前的女孩子。

    君小姐神情坦然,一双眼又明又亮,很清澈没有丝毫的波澜。

    什么情绪也看不出。

    林瑾儿放在膝头的手握了握。

    “我是阳城人嘛,你去年才来的不知道,缙云楼这么厉害阳城人都知道。”她含笑说道。

    君小姐点点头,手拄着下颌。

    “这就好,我还担心宁小姐她们没钱玩不了呢。”她说道。

    林瑾儿一愣,原来是为这个打算才问的啊,旋即心里失笑。

    这还真是不用自己费口舌了。

    “蓁蓁。”她立刻做出紧张的神情,伸手抓住她的手,“你想干什么?咱—无—错—小说们可不玩了啊。”

    君小姐手拄着下颌,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上的银子。

    “怎么能不玩呢,刚开始呢。”她漫不经心的说道,“我不玩,宁小姐她们怎么能玩呢。”

    林瑾儿又急又恼。

    “蓁蓁,这可不是跟左艳芝在金楼斗气哄她买朱钗,要让她们输的多,你也得输的多。”她说道,“你不要犯傻拿钱买开心。”

    君小姐笑了。

    “开心嘛。”她说道,“能花钱买开心多好,不就是钱而已。”

    林瑾儿更着急她不懂事了。

    “蓁蓁,那不是你的钱。是方家的钱,你这样,惹恼了方家。你现在毕竟是方家的儿媳妇….”她说道。

    啪的一声,君小姐把银子砸在桌子上。

    “我是谁?”她娇声喝道。

    “方少奶奶。”坐在她身后一直很安静的金钏立刻说道。

    林瑾儿神情愕然,心里又几乎喷笑。

    “方家的钱就是我的钱,我要用我的钱,管别人什么事。”君小姐说道,一面坐直身子拔高声音,“我要下注。”

    ……………………………………………………………………

    “甲十九号贵人押一百两依耳。”

    当这句话报出来时。大厅里的气息凝滞一刻,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乐工们弹奏的曲子也有一瞬间的凝滞。

    “她疯了吧?”

    宁云燕这边的女孩子们目瞪口呆。

    依耳这么基础的水平。一般都是用来热热身,大家意思一下下个十两五两银子就行了。

    就算这缙云楼的投壶比日常玩的难,但连依耳都投不中,还有什么脸上场啊。当然除了那些厚脸皮讨钱的人。

    场中的准备投壶的公子显然也没想到。拿着竹矢的手微微一顿,向发出声音的包厢看来。

    但能在这里玩的都是见过世面的,这凝滞只是一瞬间,旋即之后下注声接连而起,依旧是平稳的十两五两,并没有因为不懂规矩横插一杠的下注而乱,直到最后一个。

    “甲十七号贵人押一百两依耳。”

    听到又一个不合常理的下注,大家反而平静了。

    肯定是年轻公子或者小姐们斗气呢。

    这种事不常见但也不是没见过。

    “左艳芝。你也疯了?”

    宁云燕这边的女孩子们更是目瞪口呆,看着坐在角落里的左艳芝。

    “一百五十两朱钗的教训还不够啊?”

    左艳芝握着手神情恨恨。

    “我就不信不能给她个教训。”她说道。“她以为一个把戏能欺负我们所有人吗?”。

    女孩子们对视一眼,她们也看出来了,君蓁蓁是故意要跟她们作对下注的。

    “只是不上她的当就是了。”一个女孩子低声说道。

    左艳芝呸了声。

    “怕她做什么,凭什么不上她的当就行了,怎么就不能让她上当。”她说道。

    有女孩子噗嗤笑了。

    “你上一次也是这样想的吧。”她说道。

    这话让女孩子们都笑起来。

    左艳芝面色涨红。

    “她一个人,我们八个人,她一个人一次出一百两,我们八个人一次一个人出十几两,难道玩不起吗?我们一个人输一百两的时候,她就要最少输八百两,我就不信这次她还吃不了亏。”她说道。

    倒是这个道理,但这法子也是笨了点,虽然让对方吃了亏,大家也是要花钱的啊。

    女孩子们神情犹豫。

    “我这两个月没出过门,过年又收了一些红包,这次三月三进城,哥哥也给了我一些钱。”宁云燕说道,看着左艳芝微微一笑,“你受屈到底是因为我们宁家,所以我给你三百两。”

    听她说话,身后的丫头小月立刻将一张银票拿出来送到左艳芝面前。

    这一下屋子里的女孩子们都明白了。

    “既然这样,我拿一百两。”

    “我也有我也有,我也一百两。”

    她们没有任何迟疑纷纷开口,争先恐后的出钱,多的二百两,少的一百两,转眼间左艳芝面前就堆积了将一千多两。

    左艳芝满面红光一拍桌子。

    “今天非要让君蓁蓁这个小贱婢输掉裤衩,让大家看看方家的少奶奶的豪爽。”她大笑说道。

    这是赌场里的粗俗话,日常偷听哥哥弟弟们说话学来的。

    女孩子们都掩嘴笑。

    “她再怎么输也不会掉了裤衩,可惜大家看不到。”有人还笑道。

    大家毕竟是女孩子,想到那场面都红着脸叽叽咯咯的笑成一团。

    宁云燕端着茶杯再次抿了抿,嘴边浅笑。

    输不掉吗?那可不一定,这次可不仅仅是靠她自觉了。

    …………………………………….

    “三百两!”

    君小姐说道。

    原本坐在她身后的丫头金钏已经站到门边不动了。

    听到君小姐的话,她立刻对外扬声。

    “甲十九贵人押三百两连中。”

    林瑾儿看着端起茶杯的君小姐,面色惶惶不安。

    “蓁蓁,真的不能再玩了。”她说道。

    原先桌子上摆着的一百两银子,以及后来又送来的五百两都已经都没了。

    这样算下来君小姐投进去的银子已经超过一千两了。

    而君小姐非但没有停手,反而赌注越下越大。

    “这位公子的技艺很高超的,还是不要玩了。”她接着说道。

    “高超才好啊,高超了才能玩的大一些多一些。”君小姐漫不经心说道。

    果然她的话音才落,隔壁传来侍者的声音。

    “甲十七贵人押四百两连中。”

    君小姐抬头看了眼外边。

    “看到没。”她说道,冲林瑾儿挑眉笑,“又一个左艳芝,这一次可比一百五十两值钱多了。”

    看着君小姐得意洋洋的神情,林瑾儿心里也笑了。

    外边此时传来鼓掌声,原来那位公子果然赢了。

    林瑾儿唉声叹气。

    外边掌声响起,新一轮的下注又开始了。

    “甲十七贵人押五百两倒耳。”

    听到这声音,君小姐对林瑾儿做个你看一切意料中的眼神。

    “六百。”她笑着说道。

    侍者的声音报了出去。

    “可是这玩的太大了。”林瑾儿神情不安的叹气。

    “有什么大的,不就是钱而已。”君小姐淡淡说道,手抚着茶杯。

    难道只是为了钱而已?

    这些小孩子还真是没意思。

    一只手伸过来拿走了她手里的茶杯。

    林瑾儿拿起茶壶要倒茶,却发现茶壶没水了。

    “香兰,去要一壶茶。”她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