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八十章  用钱可买路

君九龄 第八十章  用钱可买路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给shana0912的盟主加更

    **********************

    好容易追过来的方锦绣是不可能就因为一个院门阻隔而放弃。

    她站在原地四下乱看,期望能遇到一个认识的把她带进去。

    但她到底是个很少出门的女孩子,就算比别的姐妹在外走动的多,来往的也不过是票号商行的人。

    往这边过来的不是穿着贵重的就是寒酸的,贵重的是豪门大族,寒酸的则多是一些读书人家。

    就算家里落魄些,他们这些读书人也是士族。

    那些豪门大族的人方锦绣干脆不看,视线盯在那些读书人身上,果然没多久就看到一个清瘦的中年文士走过来,方锦绣眼睛一亮。

    这个文士她认得,姓王名尧,是城里一个秀才,如今在县学坐馆教书。=.==

    之所以认识是他去票号闹过。

    他的银票被儿子兑了,他说是被偷走的,来银票闹着要德胜昌赔偿,当时她也在场,还出言安抚,好在王先生也是气极了,冷静下来也知道是自己无理取闹,道了歉就走了。

    这人她认得,而且也知道他缺钱。

    “王先生,王先生。”方锦绣疾步上前施礼。

    王先生陡然被个小泵娘拦住吓了一跳,眯着眼看了一刻才认出来。

    方家票号都是女人当家,上次他在票号亲眼见过。

    想到票号的事面色有些窘迫。但还是点点头。

    “王先生,我要进去找我表姐,你能让我扮作你的婢女么?”方锦绣开门见山说道。

    王先生愣了下。

    方锦绣见他犹豫便忙从荷包里拿出一些碎银。

    “先生多谢了多谢了。我实在不放心我表姐…”她压低声音说道,将银子递过来。

    王先生面色顿时一阵青白。

    “荒唐,假的就是假的,真的就是真的,欺瞒圣人这种事我是不会做的。”他竖眉喝道,一甩袖子便走了。

    方锦绣也是气的竖眉,手里拿着银子很是尴尬。

    “这酸才!”她低声骂道。

    不是缺钱吗?这不是一举两得的事吗?

    正自羞恼。旁边有噗嗤的笑声传来。

    方锦绣立刻竖眉看过去,见是一块镂空山石旁坐着的一个年轻人正咧嘴笑。

    这年轻人十七八岁,长得白白净净。穿着有些破旧的素面袍子,手里握着一根木棍。

    “要钱一边去。”方锦绣没好气的说道。

    年轻人笑着站起来,冲方锦绣伸手。

    “小姐…”他说道。

    话没说完就被方锦绣瞪了一眼。

    “滚滚滚。”她凶巴巴的说道,将手里的马鞭子挥了挥。

    她可不是娇滴滴的官家小姐们。有的是力气和脸皮。

    年轻人再次笑了。

    “你不是要给钱嘛。你给我钱,我带你进去。”他说道,指了指那边的院门。

    方锦绣警惕的看着他,视线打量。

    “你不知道我是谁,想抢我的钱,真是胆大包天。”她警告的说道。

    年轻人啧啧两声。

    “你不知道我是谁,在这里有人抢钱,我才是第一个不允许的。”他说道。勾了勾手,“快点快点。到底还进不进?”

    这人不是乞丐。

    方锦绣想到,看他虽然瘦弱穿的破旧,但伸出的手干干净净,连指甲缝都没有一丝污垢。

    是落魄的读书人吧。

    “那进去了我才给你钱。”她想了想说道,将银子攥紧。

    年轻人撇撇嘴。

    “行啊。”他说道,一摆头将木棍抗在肩上,“走吧。”

    真行啊?

    方锦绣将信将疑,但想到已经进去一刻的君蓁蓁不敢再耽搁便跟上去。

    看到年轻人过来,门口的大汉们神情带着几分不屑,但并没有驱赶。

    “陈七,干什么?”为首的一个还问道。

    陈!

    方锦绣顿时恍然。

    缙云楼原主人陈氏的后人。

    陈氏虽然曾经是王侯将相,但历经百年,他的后人现在也早就泯然众人,如果不是缙云楼的三月三,阳城人都记不得他了,更别提认得他。

    方锦绣不由打量着被唤作陈七的年轻人一眼。

    怪不得他说在这里抢钱,他才是第一个不允许的,因为他今日就是来缙云楼抢钱的。

    “进去看看啊。”陈七轻轻松松说道,一面向内走去。

    方锦绣犹豫一下低着头跟着。

    “这是什么人啊?”果然被人拦住询问了。

    方锦绣有心说自己是他婢女,但又及时看到陈七露出脚后跟的鞋子。

    自己虽然刻意换了简单的衣衫,但方家小姐再简单的衣衫也不是婢女们能穿得起的,而且陈七这种人也不可能用的起婢女。

    “这是我送进去赚钱的。”

    犹豫间陈七的声音从前边传来,方锦绣一怔旋即大怒。

    这什么意思?送进去赚钱的?赚什么钱?

    大汉们的笑声也响起。

    陈氏后人趁着这一天想尽办法抢钱连乞丐都不放过,自然是想尽办法挣钱,卖小吃送酒娘无所不用。

    于是也不以为意,有人问了句姓什么。

    问姓什么也就是要放进去了,方锦绣眼角的余光看到守门的男人提笔写了个陈字。

    这就意味着自己的来历挂到陈七名下,在里面惹了麻烦的话,陈七也要负责的。

    方锦绣咬了咬牙。

    “方。”她说道。

    听说姓方,大汉们有几个看了眼方锦绣,闪过一丝疑惑,但阳城姓方的人多了,不一定都是那个有钱的票号方家。

    陈七带着方锦绣已经进去了。

    进了院门陈七就转过身伸手。

    “给…”他说道。

    话音未落几个碎银子就被砸在手心里。

    “下次说话注意点。”方锦绣竖眉说道。

    陈七掂了掂银子浑不在意的笑。

    “我说的不对吗?你进来这不是给我赚银子了嘛。”他说道,指着手里的银子。

    方锦绣咬了咬牙。

    “你为了钱就这样随意放人进来,就不怕我是坏人吗?”。她没好气的说道。

    陈七笑了,转过头打量她一眼。

    “小泵娘,你能做什么坏人啊?”他笑道。

    “我,我做贼啊。”方锦绣哼声说道。

    陈七哈的笑了。

    “做贼啊?”他的神情又沉下来,郑重的说道,“那你记得啊,你偷了钱也得分我一份。”

    方锦绣呸了声,懒得再跟他理论,直奔内而去。

    这边的园子以回廊著称,南北串联,直通水榭,穿山过堂,此时其内人数众多,但又不显得拥挤,煞是清幽趣味,怪不得这缙云楼日常人人称道。

    不过此时方锦绣则没兴趣观景,一心寻找君蓁蓁的踪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