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六章   按说不应该

君九龄 第七十六章   按说不应该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脖子。

    方老太太看到她的动作不由愣了下。

    上吊的事?这孩子果然记得呢,并非是傻乎乎的恩仇不分。

    方老太太松口气。

    “你知道当初自己是中了别人的圈套就很好。”她语重心长说道,“知道防备着她,但是现在没必要去跟她算账,君子报仇….”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君小姐接过话,柔声说道,“那是因为有些事还做不到,所以要隐忍要蛰伏要蓄力,但有些人有些事没必要。”

    的确是,但是现在这个时候,方家内忧外患。

    方老太太皱眉。

    “祖母放心。”君小姐接着含笑说道,“祖母心思慎密安排得当,我行事有保障,而且现在最要紧的事表弟的事,我自有分寸。”

    她既然都这样说了,自己再坚持,似乎就成了*一心只在乎方承宇的病了。

    方老太太沉默一刻。

    “那你自己小心。”她说道,停顿一刻,“出去的话,多带些人,我也会让人在暗处戒备。”

    君小姐含笑点点头,施礼告退。

    方老太太看着她的背影神情复杂。

    君小姐没有回头一直走了出去,直到走到自己住的院子时她才停下脚,轻叹一口气。

    “小姐怎么了?”柳儿忙问道,她没有跟进去,不知道具体谈话的内容,“是不是她们不同意你出去玩?”

    小丫头如同炸毛的猫,准备小姐一声令下就去挠方老太太一脸。

    君小姐笑了。

    “她同意。”她说道。又想了想,不知道该不该说出这句话。

    柳儿看出她有话说,瞪大眼等待着。

    “这次她没说让谁陪我去。”君小姐说道。

    说完了有些不好意思。她觉得自己是在委屈的抱怨,其实这不该委屈更不该抱怨。

    方老太太说得对,跟林瑾儿相交来往,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她出言相劝派人手相护已经做到了应该做的事,自己不听劝,她只能派人保护。难道还要让自己的孙女跟着涉险吗?

    君小姐说出这句话之后就有些讪讪。

    觉得自己莫非用这具身子就越活越小,真成了十四五岁的女孩子了。

    “不去更好。”柳儿根本就没注意到君小姐的扭捏,高兴的说道。“省的她们跟着丢人,有我陪着小姐就够了呢。”

    君小姐笑了。

    “出去玩可能会很危险呢。”她说道,“毕竟我现在可不是官家小姐呢。”

    她嫁给了一个商户,出嫁从夫。商户女子嫁给官宦人家。是一跃龙门为士族,比如君蓁蓁的母亲,但士族女子嫁给商户,那就恰恰相反了。

    小姐当初连从方家的家门走出去都觉得丢人,现在却成了方家的媳妇,小姐出去其实心里很害怕的。

    柳儿觉得心酸。

    “小姐不怕,有危险还有柳儿呢,有危险我护着小姐。”她拍着小胸脯说道。

    君小姐哈哈笑了。

    这笑声如同银铃。又如同山泉叮咚,煞是好听。

    君小姐自己也被自己的笑声吓了一跳。

    一来是没想到这女孩子的笑声这样好听。二来她许久没有大笑了。

    君小姐的笑恢复了轻柔,她伸手摸了摸柳儿的头。

    “你很不好,但也很好。”她说道。

    这话柳儿听不懂,听不懂的事柳儿也不想,看到小姐高兴她就跟着笑,小姐不高兴她就跟着哭,小姐生气她就跟着骂,这就足够了。

    柳儿嘿嘿笑了。

    君小姐的笑声很响亮,她又站在院门前,所以屋子里的方承宇也听到了。

    方承宇依旧躺在床上,放下的帐帘遮挡住外边的景色,却挡不住这笑声。

    方承宇冷笑了一下,翻个身面向里,似乎不厌其扰。

    然后他身子僵住了,旋即惊喜如同潮水般将他淹没。

    他适才是不是翻了个身?

    是翻身吧?

    要知道他是个瘫痪多年的人,从他五岁起就没有自己翻过身,他已经不知道什么叫翻身。

    方承宇僵硬的想着,其实时间久了会产生幻觉,比如想到自己在地上跑,在雪地里跳。

    他慢慢的挪动身子,或许是太僵硬了,人像冻僵的鱼干一样啪嗒翻过来摔平在床上。

    身下的褥子很厚,不会被摔痛,但方承宇的眼里忽的掉下眼泪来。

    一滴眼泪冲破了堤坝。

    口子越冲越大,少年人的泪如泉涌,很快打湿了枕头。

    意识到这一点方承宇又有些恼怒,他伸手扯起被子盖住头。

    男人怎么能掉眼泪呢?这真是丢人的事。

    但他其实又不算是男人,他现在还没满十四岁呢,哭一下又怎么了?

    男子也是能哭的,他在书上见过描写,也见过吵架打架或者受了什么委屈的小厮哭过,虽然他们多是红了眼眶,眼内微湿,最多鼻涕流一些之类的样子。

    但他可是有七八年没有哭过了,眼泪攒的多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偏偏有些蠢人不理解。

    夜晚降临的时候,丫头们鱼贯退出去,君小姐被柳儿拉住衣袖,带着几分神秘的凑过来嘻嘻笑。

    “小姐,少爷尿床了呢。”

    方承宇差点将手里的书扔下。

    “怎么可能?”君小姐的声音带着几分惊讶。

    “真的,那些丫头们还藏着掖着,也不想想这院子里有什么事能瞒过我。”柳儿得意的声音从外边传来,“我看到了,尿湿了被子和枕头啧啧…真是太恶心了….”

    方承宇心里冷笑几声,君小姐走了进来。

    他看到她落在自己身上打量的视线。

    “按理说不应该。”君小姐说道,眉头微微蹙起。

    这按理并不是说他虽然不能自理,但有丫头们服侍不可能出现那种弄脏了自己的情况。

    而是她给他用药这么久,他不应该出现**的情况。

    方承宇知道她这话的意思。

    他心里莫名的高兴,甚至让他觉得被人误会是尿了床也是件很开心的事。

    “真是对不住。”他诚恳又满是歉意的说道,“我以后会注意点。”

    他说到这里又停顿下。

    “我已经让她们熏过香了。”

    柳儿在外间探头捏着鼻子。

    “小姐要不你去书房睡吧。”她闷声闷气说道。

    君小姐冲柳儿摆摆手,柳儿领会,虽然不情愿但还是退出去关上了门。

    像往常一样,君小姐推起轮椅向浴室走去。

    “你这是何苦呢。”方承宇叹息说道,“表姐你没有必要这样陪着我。”

    “这是应该的。”君小姐说道。

    “大夫说过,我这样的人会变成大小便都**。”方承宇说道。

    君小姐伸手熟练的解开他的衣衫。

    “不会。”她说道,停下来对他摇摇头。

    少年人的面色有些窘然还有些怅然。

    君小姐想了想。

    “我是大夫,不会嫌你脏。”她说道。

    方承宇笑了,旋即面色又凝重。

    “可是表姐,我嫌你脏。”他郑重的说道。

    君小姐看着他,并没有浮现他想要看到的暴怒,他只是被一把拎起来。

    哗啦一声,还穿着衣服的他被扔进了浴池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