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六十六章   委屈的新婚

君九龄 第六十六章   委屈的新婚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这场婚礼从年前开始准备,再加上方家有钱,所以一切安排并不显得仓促。

    方家跟亲戚们都几乎断了来往,而君小姐更是孤女一个,虽然没有亲戚道贺,但方家并没有让婚礼变的冷清。

    方家邀请了全城的民众来参加婚礼,门前摆起流水宴。

    所以这个婚礼很是周全很热闹。

    但到底是因为方小少爷的身体状况气氛有些怪异。

    有人说不像是办婚礼,而是办丧礼。

    这种说法得到了大家的认同,在看向方家的豪华的宅院时有同情的有嘲笑的也有漠不关心的。

    君小姐看着镜子里的面容,说起来这倒是她第一次认真的看君蓁蓁的脸。

    这个女孩子长得娇弱,因为骄纵而带着几分憨气,此时浓妆艳抹反而显得别有一番风情。

    君小姐伸手][].[].[]摸了摸这张脸。

    她有些记不清自己的样子了。

    她也成过亲,但那时候父母的丧事才过去一年,到底不愿意太喜庆,所以那场婚事办的很低调。

    现在她很庆幸婚事那么低调简单,否则更添悲愤。

    君小姐转过身离开了镜台,两边站立的丫头随着她的转身忙将喜袍给她穿上。

    “小姐小姐,那个瘫子会亲自拜堂吗?还是用公鸡替代?”柳儿在一旁问道。

    四周的丫头仆妇都低下头,君小姐看了她一眼。

    柳儿吐吐舌头。

    “方少爷方少爷。”她补救般的改口,“方少爷这几天身子好的很。能亲自拜堂吧?”

    听到她这话四周的人头更低了,神情复杂。

    那一日方锦绣在方少爷的屋门前骂出一句不要脸的话,已经传得人人都知道了。

    虽然两个小姐这一次只来得及互相对骂一句不要脸就被在场的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分开。没能再一次打起来,但之后方锦绣被带到方大太太屋子里说的话却传了出来。

    “你们是不是给承宇换了药?”

    “承宇现在看起来精神好是不是因为这种药?”

    “是不是要让承宇成亲好跟那混账生下孩子?”

    据说三小姐方锦绣发出三句质问,方大太太的回答自然是斥责她胡说八道,但听到这质问的人都恍然大悟了。

    对啊,怪不得觉得哪里不对呢,原来花灯节前后瘫子少爷突然看起来精神好了很多,还正奇怪是怎么回事呢。有人猜测是回光返照,有人干脆喜气洋洋的说是因为要成亲果然冲喜的缘故。

    现在看来原来是被下了药。

    瘫子少爷的命已经注定了,但方家不能绝后。如今距离瘫子少爷的存活只有不到一年的功夫了,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自然要想办法了。

    这办法现在看来也很清楚了,就是让瘫子少爷留个后。

    这话随着方家大摆流水宴也传开了。

    “为什么要办婚礼?为什么还要办这么大的婚礼?难道还不够丢人吗?”。

    方锦绣愤怒的将炕桌上的茶杯扫下去。

    地上已经狼藉一片,但没有丫头敢进来收拾。

    方锦绣又被禁足了。婚礼也不允许参加。

    “那些话都传成什么样了。还要承宇亲自去拜堂,让承宇被那么多人围观,围观一个要死了的……种猪吗?”。

    方云绣神情尴尬的皱眉。

    “说的太难听了。”她提醒说道。

    “事实就是这么难看。”方锦绣气道,“小弟有什么错,要被如此的羞辱。”

    “其实这也不算是羞辱。”一直沉默的方玉绣忽的说道,“这其实也是应该的。”

    为了方家,她们这些女孩子们拼命的学习,舍弃玩耍。就是为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将方家的生意经营好,而且她们也不会嫁出去。而是要招赘入门,为的就是延续方家的血脉香火。

    女孩子们尚且如此,对于男丁方承宇来说成亲与人延续血脉更是正常。

    “所以就活该被下药被操控着做这件事吗?”。方锦绣满眼悲哀,“二姐,他是姓方,但首先他也是个人。”

    方云绣轻叹口气不说话了,方玉绣沉默一刻。

    “我觉得,也许,并不是这样。”她忽的说道。

    她说的话没头没尾,方锦绣和方云绣都不解的看着她。

    “我只是觉得祖母和母亲应该不会憔悴到让这些传言乱飞而管不住的地步。”方玉绣说道,“所以,还是再看看再说吧。”

    “看什么?”方锦绣木然说道。

    方玉绣笑了笑站起身。

    “去看拜堂。”她说道,转开话题。

    ……………………………………………………………………

    厅堂里喜庆一片。

    看着面前施礼拜下的一对穿着喜服的新人,方老太太犹自神情平静,坐在另一边的方大太太则忍不住用手帕抹泪。

    虽然是假的,但能够看到儿子穿上喜服成亲,也是做梦想都不敢想的事。

    “夫妻对拜。”

    厅堂前司仪高声传来,让里里外外围观的人一阵汹涌。

    那个瘫子少爷真的亲自参加婚礼了,而且看起来精神比花灯节的时候更好。

    穿着新郎喜服坐在轮椅上的少年人,在鲜艳的红牌映照下,越发显得面色白如雪,干净的令人炫目。

    方少爷神情木然的对着面前的盖着盖头的新娘施礼。

    “好了好了,都让让,新人送入洞房,不要误了洞房吉时。”管事的妇人们开始哄散围观的人。

    别的婚礼上听到这句话大家都会心知肚明的高高兴兴的起哄退出去,但在这里听到,怎么听都别扭。

    洞房。

    这个要死的废人真的还能能洞房吗?

    难道真如传言的那样方老太太准备了大力的春药,好让这个瘫子少爷最后燃一把给方家留个后?

    众人互相递着眼神挤眉弄眼的笑着退散了。

    拜堂的仪式勉强齐备,但洞房里的那一套就没有了。

    这一点大家都很理解,毕竟方少爷是这样的状况,能亲自拜堂已经不错了,还要再被闹一闹洞房,只怕撑不住晕死过去。

    没有人跟进来,都乱哄哄的去吃喝方家准备的免费的酒席了。

    …………………………………………………………………….

    “行了行了,你们都下去吧,以后方少爷就由我家小姐照顾了。”

    柳儿的声音从外边传来,带着趾高气扬。

    门外的丫头妇人们踌躇着。

    方少爷因为身子瘫痪不能自理,从小到大都是被人照顾的,而照顾一个这样的人可不是容易的事。

    这个君小姐能不能行啊?

    丫头妇人们一脸的担忧,但老太太和大太太又吩咐以后她们要听方少奶奶的话。

    “干什么啊?还不快走?别耽搁我们小姐休息。”柳儿没了耐心瞪眼喊道,“不听话卖了你们。”

    小姐说了,现在仪式已成,身份已定,不用再装孙子,可以立威了。

    柳儿在新人洞房这一日的屋檐下举起了立威棒。

    站在院子里的丫头仆妇们纷纷如潮水般退散。

    柳儿满意的点点头,这才转过身敲了敲屋门。

    “小姐,洗澡水我已经让他们送进去净房了。”她说道,停顿下,“要我帮忙吗?”。

    “不用。”

    君小姐的声音从内传来。

    “你守好门就好。”

    小姐以后就是方家的少奶奶,也就是方家的当家人,那么她这个做丫头都就要替小姐当好家守好门。

    柳儿深吸一口气,大声的应声是。

    听着外边脚步声远去,恢复了安静,已经摘下钗环脱下喜服的君小姐站起身看着还坐在轮椅上的方承宇。

    没有人帮助他的喜服当然脱不了,帽子也没有摘下,在这喜庆的婚房里就像一个玩偶。

    君小姐伸手来解他的喜服。

    方承宇微微一笑。

    “君小姐,不会真的要我和你做点什么吧?”他说道。

    **********************************

    感谢木某2004的和氏璧。

    初二我这里走舅舅,大家呢?继续给大家拜年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