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六十四章   这边的等待

君九龄 第六十四章   这边的等待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女适人也,是为嫁。

    “男以女为室,女以男为家,女子长大了,出嫁了,才是有了家。”宁大夫人说道,带着感叹,伸手抚着旁边宁云燕的肩头,“说起来也真是可悲,养了这么大,竟然不是自己家的,是给别人养,那君小姐的母亲如果还在一定会又高兴又难过的。”

    宁云燕喊了声娘,拉下宁大夫人的手。

    “你舍不得啊,你舍不得把她娶进来当你女儿啊。”她哼声说道。

    宁大夫人嗔怪的横了她一眼。

    “这女人有了家,就安生了。”她说道,“我也能安心了。”

    宁云燕撇撇嘴。

    “安生什么啊,成了寡妇更肆无忌惮,到时候一个寡妇闹着要进我们家们才更丢人。”她嘀咕说道。

    宁大夫人拍了下桌子。

    ][].[].[]“胡说八道什么呢,哪个寡妇能进我们家门?”她拉下脸说道,“你哥哥可是说了,以后让你不许再提那姓君的。”

    宁云燕嘟嘴不说话了。

    宁大夫人继续翻看历书,宁云燕坐不住扭来扭去。

    “母亲,那君蓁蓁都成亲了,我能出门了吧?”她转了转眼珠问道。

    “出门干什么?过年亲戚姐妹们来家里不是都见了吗?”。宁大夫人眼也不抬的说道。

    “娘。”宁云燕拉着宁大夫人的衣袖摇,“我都两个月没出家门了。”

    “你急着出门啊?”宁大夫人含笑说道,“那给你说个人家嫁出去?”

    宁云燕又是羞又是恼。扑进宁大夫人怀里不依,宁大夫人笑着揽住她,侍立在外间的丫头们看着母女其乐融融的场面纷纷抿嘴笑。

    “好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宁大夫人伸手理了理宁云燕的头发,“只是你还是个干干净净的女儿家,犯不着去被她累害。”

    宁云燕嗯了声,但眼神闪烁显然没有听进去。

    宁大夫人自然看得明白,笑着抚了抚她的肩头。

    “我说了,她不再是女孩子了,她是方君氏。”她说道。眼底却没有丝毫的笑意,“她不再是她一个人了,她是方家的。同生同死,以后要被人欺负了,就不会有人说欺负她一个孤女了。”

    方家那么大一个家,又是做生意的。起起伏伏的出点事总是难免。总不会要到处嚷被人欺负了吧。

    宁云燕听明白了高兴的笑了。

    “母亲,那我能出门了吧?”她说道,“我不去城里,我就在北留。”

    宁大夫人避而不答。

    “你叔叔已经回去了,你婶婶她们这两日走。”她说道,“你记得多去那边陪陪。”

    宁云燕知道这是母亲的默认,高兴的应声是。

    “哎,那我哥呢?他也跟着婶婶堂哥一起走吗?”。她问道。

    说到宁云钊宁大夫人微微皱眉。

    “你哥还没说走不走。”她说道。

    “好啊好啊。哥哥长年不在家,这次多留些时日吧。”宁云燕很高兴。

    “留什么留。明年还要下场呢,正是学业要紧的时候。”宁大夫人嗔怪道,“你就知道玩,别去缠着你哥哥,影响他读书。”

    “母亲,我没缠着哥哥玩,倒是哥哥在玩。”宁云燕撇撇嘴说道。

    “玩什么?”宁大夫人随口问道,并不当回事。

    “灯笼。”宁云燕说道,“母亲,哥哥在书桌前摆了一个灯笼。”

    “你的床前还挂着两个呢。”宁大夫人笑道,懒得再听她说笑,“我要念经了,你去找你姐妹们玩吧。”

    宁云燕被赶出了母亲这里。

    “哥哥就是在玩灯笼嘛。”她对身边的丫头说道,“那种灯笼就是花灯节上的那种,又不是值钱的古玩,又不能照明读书,哥哥却把它摆在案头…”

    她说到这里一顿,似乎想到什么。

    “不会吧”她自言自语。

    “小姐不会什么?”贴身丫头忙问道。

    宁云燕将手帕攥了攥。

    “去哥哥那里。”她说道。

    不是去找家里的小姐们玩吗?丫头看着一溜小跑而去的宁云燕忙追了上去。

    宁云钊的书房就在他住处的小跨院内,虽然一年中大多数时间都在京城,这里也收拾的齐整。

    宁云燕跑进来时,一个小厮正蹲在院子中的小水池边洗笔。

    “小姐…公子正忙…”他忙说道。

    话没说完宁云燕就已经跑过他进了屋子。

    屋子里暖意浓浓,宁云钊穿着家常的白袍束着黑腰带正站在书架前一动不动。

    书架上挂着一张纸,画了一个棋盘,上面有黑白子构成的棋局。

    这幅画自从花灯节后就挂在这里了,有什么好看的吗?怎么每次来宁云钊都站在这画前出神?

    “哥这到底是什么?”宁云燕好奇的问道。

    宁云钊被她惊动回过神。

    “没什么。”他说道,又觉得自己这回答太敷衍,“是一个上古的棋局,我试着解一解。”

    这些琴棋书画宁云燕最不喜欢了,都是无可奈何才学的,也想不明白哥哥这些人为什么这么喜欢。

    “哥哥一定能解开。”她笑嘻嘻的说道。

    宁云钊笑了笑没说话。

    还好吧,他尽力,想必那女孩子也正对着这棋局较劲呢,不知道她解开了没。

    想到那日她红着眼委屈的走了,不知道这些日子心情开解了没。

    不过这棋真的很难解,他到现在都没有头绪,那个女孩子虽然棋艺比他好一些,但应该也被难住。

    那岂不是要更生气了?

    这么难的棋局被别人解开了,甚至是被一个乞丐蒙开了。

    不过想到她下棋犀利的风格,应该不是这么小家子气的。

    “哥!”

    女孩子带着埋怨的嗔怪在耳边响起。

    宁云钊看着一脸抱怨的妹妹笑了。

    “哥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宁云燕不满的说道。

    “我没有,我想这个棋局有些入神。”宁云钊认真说道,指了指。

    他承认的这么坦白,宁云燕倒无话可说,她眼珠转了转站在书桌前。

    一盏绣球灯摆在笔架山旁。

    “哥,你这个灯给我吧。”她忽的说道,伸手拿起来,“正好跟我屋子里的凑一起摆起来好看。”

    “这个可不行。”宁云钊立刻答道。

    宁云燕小嘴一扁,神情委屈的看着他。

    “君子不夺人所好。”宁云钊笑着对妹妹摆摆手。

    “哥,这个灯有那么好吗?等我先用用,到时候再还给你好了。”宁云燕又笑嘻嘻说道。

    “你要是喜欢我再去给你买一个。”宁云钊含笑说道,“妹妹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你找我到底什么事?”

    这个哥哥有时候很好说话,有时候又油盐不进。

    宁云燕知道肯定拿不走花灯,又不能说是为了花灯来的,幸好宁云钊开口问了。

    “哦,母亲问你什么时候走?跟婶婶一起吗?”。她顺口说道,放下了手里的绣球灯。

    “我正要和母亲说这件事。”宁云钊说道,“我过几天再走,我去和母亲说一下。”

    他说着就取饼斗篷要出门,宁云燕也不好再停留跟着他走了出去,看着宁云钊进了宁大夫人的院落,宁云燕站住脚神情变幻。

    “有古怪。”她说道。

    “小姐有什么古怪?”贴身丫头忙问道。

    宁云燕看着宁大夫人的院门。

    “哥哥有古怪,而且一定是因为一个女人。”她说道。

    这话可不能乱说,贴身丫头吓了一跳。

    “小姐你怎么知道?”她压低声音,“十公子自从回来没有跟任何女子接触过,想要见公子的亲友家的小姐们倒是多得是,但公子都避开了,就连那次花灯节上,也是跟其他公子们始终在一起的,奴婢问过了,他们也并没有见女子们,可不能乱说。”

    宁云燕绞着手帕。

    “我没乱说。”她说道,“这是直觉,女人的直觉。”

    *****************************

    拜年拜年~~恭喜发财新春大吉~~

    感谢shana0912的盟主打赏,感谢美丽如风、0达克莱伊0的和氏璧。

    这几天码字数量更是下降,盟主的加更我挪到正月初六上班以后,正常的一日两更依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