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五十八章   有心人难解棋

君九龄 第五十八章   有心人难解棋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那个女孩子既然也在这里就是对棋局很有兴趣。

    而且现在还没走,要么是还在观望,要么就是试过了但不行。

    现在他来试试,她这么关注着棋局自然能看到他。

    念头到此宁云钊已经走到了花灯棋盘这边。

    “又来一个想发财的。”

    围观的民众起哄,还是分开了路。

    看灯人则再次将挥动了一晚上的木棍敲了敲琉璃盏。

    “钱。”他说道。

    那个琉璃盏已经快要装满银子了,两边花灯明暗的照耀下显得很是诱人。

    这些都是别人送来的钱,但这个看灯人却对来送钱的人却越来越没有礼貌。

    将木棍敲着碗,连个请字就懒得说,还带着不耐烦,就好像在说嗟来食。

    明明是来给他们送钱的好不好。

    ~

    有些人在意这个,但有很多人并不在意,他们的注意力全在这越来越的银子以及那张银票上。

    宁云钊更没有在意,不仅是因为他原本就不在意,还有就是他看到那个女孩子视线看过来了。

    不知道她认出自己没有?

    宁云钊将手里的钱放入琉璃盏中,站定在棋盘前。

    ………………………………………………………

    君小姐其实早就看到宁云钊了,虽然这年轻人裹着厚厚的斗篷,帽子也遮住了面容,但无奈君蓁蓁的记忆太深刻。

    不过也仅仅是认出而已。君小姐没有什么念头,此时看到他站在棋盘前,微微凝了凝眉头。但旋即又平复下来。

    宁云钊的棋艺虽然不错,但还毕竟还太年轻,也许等他长到师父那般年纪就差不多了。

    想到师父,君小姐心里有些难过。

    她没有想到师父会死,师父却死的那么突然,被那么多人誉为神仙等待解救的他从山崖下跌落,连一句遗言都没有就死去了。如果不是她尽快的找到了山崖下,只怕尸首都要被野狼叼走吃掉。

    她不能接受师父这样死去,想必师父自己也不能接受。所以她隐瞒了师父的死讯,就让他在民众心里像个神仙一样永存吧。

    宁云钊站到棋盘前的时就不再注意那个女孩子的视线了,他看着眼前的棋盘神情凝重。

    他知道敢拿着五千两银子做彩头的棋局肯定非一般,现在看到了更觉得这棋局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

    棋盘上点缀着花灯。分黑白两色。代表着棋子,此时黑漆漆的一片稀疏又凌乱的摆放着,但当看进心里时,便有苍凉之气扑面而来。

    这肯定是上古时期的残局。

    宁云钊立刻认了出来,但认出来后就更凝重了。

    先前他和那个女孩子下盲棋的时候,随着各自落字,棋盘上或者风雨或者刀剑,你来我往。你进我退的杀气腾腾的热闹。

    但现在面对这个棋局,他在心里转念不管怎么落子。棋盘都安静无声,如同死水一片。

    就好像一片大海,一颗小石子投进去连一点涟漪都不会有。

    这种局他解不了。

    想清楚这一点他放下了手里的棋子转过身。

    这一站一转不过一眨眼间,四周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站在身后准备好打趣的恭贺话的同伴也愕然。

    他们甚至不敢猜测这代表什么意思。

    “我解不了。”宁云钊主动说道。

    周围的人回过神然后发出起哄声。

    “又是一个有钱烧的。”

    这种人他们今晚已经见到不少了,不过那些人都会胡乱的蒙一个,像这位少年人这样连蒙都不蒙的还是第一个。

    同伴们可没有觉得可笑,而是很惊讶,神情也郑重。

    “真这么厉害?”他们问道。

    虽然说笑打趣归打趣,宁云钊真正的才学他们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竟然连试都不试就认输了。

    人面对实力差不多的对手,就算觉得不如,也会生出试试的心思,只有在面对实力差距太大的,才会连想都不想去挑战。

    “这不会是骗人的根本就解不了的棋局吧?”同伴们皱眉。

    宁云钊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一个方向。

    那个女孩子垂着头,不知道她是一开始就垂头,还是看到自己失败了才垂下头。

    她还是没有上前来询问自己。

    不过女孩子是不该主动做这种事,那就自己主动吧。

    这个棋局很难,你觉得如何?

    这个开场白很不错吧?

    这是他想的跟那女孩子说的第一句话,他走到那女孩子身前,听到动静她肯定会抬起头看自己。

    小姐你好是我,这样的开场白太刻意,尤其是是我二字,施礼问好之类的又太俗,也显得刻意。

    他们既然偶然相逢,又随兴对弈一局,那就让一切都率性一些吧。

    而且自己这个开场白很方便这个女孩子回答,也能让话题很舒服的继续下去。

    如果她已经试过,很显然就是没有解出来,会对他的话表示赞同,答一句是的很难。

    如果她还没有试,而且她也多少知道他的棋艺,听他说出这样的话,自然就会郑重的询问。

    自然随意又不刻意,而且干净利索,也能避免这个女孩子多想。

    他只是谈论棋局,不是别的意思。

    宁云钊是个很干脆利索的人,念头想起时他已经迈步向那边走去,手里还拎着那盏花灯。

    “哎?去哪?”

    “这就走了吗?我还没试呢。”

    “虽然我们不如你,多少也给个面子吧。”

    同伴们在身后打趣说笑。

    宁云钊的脚步微微一顿。

    要避免引起多想的不止那个女孩子,还有自己这些同伴们。

    去还是不去?

    去的话这些人肯定没事也要说出一些事来,不多想也会被他们闹的多想。

    不去的话,这个机会这个难得遇到一个大家都感兴趣可以讨论一番棋局的机会有些可惜了。

    当然,这个花灯棋局既然是阳城的人摆出的,以后自然能问,只是以后再与这女孩子结交说话的机会就不好找了。

    那时候再去结交说话,肯定会让她多想。

    一顿之后,宁云钊再次迈步,但就在这同时身后一声鸣响,惊呼声四起。

    他下意识的转过头,但见适才那个黑漆漆的花灯棋盘如同被一道火光点燃,先是点点星火,转瞬间便燎原。

    整个棋盘上的花灯接连亮起,黑的花灯内白色琉璃,白的花灯内五彩琉璃,此起彼伏摇曳旋转,流光溢彩,炫目壮丽。

    宁云钊只觉得一阵酥麻从脚直冲头顶。

    棋局被破了。

    **************************************

    感谢嗨*小猴子(咿每天都打赏啊小猴子)、王音尘、扒皮豆(这是豆管的顽皮马甲吗?)打赏的和氏璧。

    感谢大家聚过来一起,感谢大家的订阅和投票。

    今天继续求票(*^__^*)(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