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五十三章   旁观的对弈

君九龄 第五十三章   旁观的对弈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少女们的视线走了很远还似乎黏在后背上。

    “就说了这家伙最装,竟然戴上帽子也遮不住,一出手就抢了我们所有人的风头。”几个年轻人故作恼怒的说道。

    宁云钊笑而不语,任凭同伴们说笑着打趣向前,很快又停下来。

    这一处却不是猜谜,而是有人摆出了棋局。

    这灯谜是官府承办的,最后谁送出的灯少,会得到官府的额外奖励,所以有些摊主会绞尽脑汁的刁钻设置。

    现在这个摊主设置的就是一个棋局,谁能赢了他谁就能得到一盏灯。

    这下棋比猜谜难多了,所以围观的多,拿到灯的少。

    几个年轻人哪里肯错过这个,摩拳擦掌的立刻上前去了。

    “这次你还自己想吧,等我们玩过了你再出场。”大家不忘叮嘱宁云钊一句。

    ][].[].[]宁云钊笑着让开一步,看着大家涌上前。

    虽然下场赢的人不多,但围观的人不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看棋的有看热闹的。

    摊主为了彰显自己的公平,还特意加了大棋盘,专门让人将对弈场景摆出来,让围观的人看个清楚,这样倒不用都挤过去。

    宁云钊左右看了看,退到一旁的大树下,在这里既不会被挤到也能看到对弈的进展。

    此时棋盘上黑白二子正杀的难解难分。

    只看了一眼宁云钊就点点头,这个摊主请来的是个高手。泛泛之辈想赢了他不容易,果然片刻之后,挑战的人就败下来。

    接下来又有人上场。但慢的一盏茶,快的三四步就输了,直到宁云钊看到自己的同伴坐过去,战局才多少有了样子。

    宁云钊也凝神看着,看到同伴落了一颗子,不由眉头一皱。

    “错了。”

    一个女声从一旁传来。

    宁云钊愣了下,转头看去。不知什么时候另一边的树影下走来一个女子,也正看向那边棋盘。

    她也裹着斗篷,帽子遮住了头脸。看身形窈窕纤细,年纪不大。

    “十日,九,断。”

    轻柔的声音接着说道。

    宁云钊收回视线看向棋盘。在心里将适才同伴走的白子换了个位置。

    十日。九,断,虽然跟自己想的不一样,但也不错。

    不过,对方如果应对十五望六呢?

    他心里想着口中便说了出来。

    “十四雉,五。”女声立刻说道。

    有意思。

    宁云钊心神一凝,看着棋盘。

    “十一冬,三。”他说道。

    他的话音才落。那边女声立刻接住。

    “十七星,五。”

    如果此时有人站在这里。就会发现他们口中说的棋步已经完全跟棋盘上不同,从那句十日九断起,十五望六应对开始,他们就开始一场新的棋局。

    眼前的棋盘上黑白二子厮杀,但这旁观的二人还有一张棋局展开了厮杀,不是在视线里,而是在心里。

    盲棋。

    上古传仙人划沙为道,以黑白行列如阵图,谓弈枰。

    局方而静,棋圆而动,又称围棋。

    以法天地,自立此戏,世无解者。

    《艺经》曰围棋之品有九:一曰入神,二曰坐照,三曰具体,四曰通幽,五曰用智,六曰小巧,七曰斗力,八曰若愚,九曰守拙。

    宁云钊从小棋艺高超,八岁时就能观棋不忘,被人称为神童,曾被断言二十能入通幽之品。

    意思是受高者两先临局之际,见形阻能善应变,或战或否,意在通幽。

    宁云钊一向是个很谦虚的人,但他觉得自己如今虽然不满二十,已经能算是通幽之品。

    一直这样认为的宁云钊此时产生了动摇。

    似乎是一呼一吸间,他和那个女子就这样走了将近百步。

    胜负未分,而那女子的攻势越来越犀利。

    “一天,四尖。”他说道,看着远处的棋盘。

    远处的棋盘上黑子白子交错,但这些棋子跟他毫无关系,视线越过这些黑子白子,棋盘上另有一番排布。

    “一天,五粘。”女声紧随。

    宁云钊垂在身侧的手轻轻的捏了捏。

    “十三闰,七。”他说道。

    “十三闰,六。”女声不急不缓。

    这声音跟她的棋风可不同啊,这么个柔弱的女孩子,此时在棋盘上却如同挥舞着大刀的凶汉。

    “十四雉,六,立。”宁云钊并没有被她带的急躁,思索一刻缓缓说道。

    那边女声也停了顿了片刻。

    “十二月,五,关。”她说道。

    宁云钊看着远处的棋盘没有说话,有笑声传来,人潮涌涌,棋盘被人打乱,原来有人终于赢了。

    一盏宝塔灯被从悬挂的架子上摘下来,一个年轻男子伸手接过,面对众人的鼓掌叫好开怀大笑。

    宁云钊的脸上也浮现一丝笑。

    “十三闰,五。”他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就看到眼前的棋盘云破天开的变动,宁云钊的心里稍微松口气。

    除了最初看的那一眼,到现在二人言语来往已经百句,但他没有再看那女子一眼。

    他敬重这盘对局,全神贯注,不问来人。

    这一次比先前等的时间久一些。

    “十二月,六。”女子轻柔的说道。

    棋盘再次翻江倒海的变动,宁云钊忍不住心里叹口气。

    这真是个难缠的女孩子,就像他的妹妹们一样,撒娇痴缠扯着他的衣袖摇来摇去不达目的不罢休。

    不知道她有哥哥没?

    宁云钊望着棋盘神情凝重。

    ………………………………………………

    “十七星,十四。”

    棋盘上那女子手持长刀拦住了路,在她身后千军万马待动。

    宁云钊负手而立,耳边只听悲雁长鸣。

    那时适才被那女子一箭射断的生机。

    不,生机没有断,送信引援的大雁不止一只。

    宁云钊抬起头,看着明暗交汇的空中几只大雁盘旋,发出一声声鸣叫,似乎畏惧但又似乎振奋,催促着他再试一次。

    那就再试一次吧。

    “十六相,十五,冲。”他猛地抬起手将棋子抛向一个方位。

    棋子化作一只利箭带着尖利的呼啸直冲而去,就在要越过那女子的一刻,看不清形容被层层白纱笼罩的女子将手中的长刀一挥。

    “十五望,十六,断。”她温和的说道。

    刀落声起,眼前的天地瞬时碎裂。

    宁云钊睁开眼,金戈铁马的声音顿消,取而代之的是说笑声涌涌,月光灯光透过树影交错。

    重回人间。

    真是有意思。

    宁云钊的脸上浮现笑意,他转过头看向身旁,一面掀起兜帽露出面容。

    “小姐棋艺高超,令人佩服。”他说道。

    那女子还站在树影下,距离他有三步之遥,在他转过头的同时也看过来。

    “公子也…。”她说道,同时也伸手摘下兜帽。

    这是个很有礼貌的女孩子。

    但下一刻她的声音戛然而止,那句应该是称赞的话没有说出来,似乎看到什么令人惊讶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