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五十章    观灯的欢喜与忧愁

君九龄 第五十章    观灯的欢喜与忧愁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谢谢,谢谢,千言万语无法说,谢谢,谢谢,先去哭一会儿,没想到还有这么多看我的书,投我的票。

    **************************************

    这个花灯工坊是方家买下的,但却只是工坊,不是铺子。

    方家不像其他商户那样,有钱之后会扩张生意涉及很多行当,他们始终只经营票号,最多置办些田产。

    这个工坊便是类似田产一般,也就是在需要大批量制作花灯时才开。

    匠人都是临时招来的,当然能被方家招来的都是一等一的手艺人。

    不过现在这些一等一的手艺人对这个小泵娘要求做的花灯有些迟疑。

    “是很难做出来吗?”。君小姐问道。

    陪在一旁的高管事有些紧张。

    这个君小姐会发脾气的吧。

    因为君小姐跟方大太太说要来工坊做花灯,出入这种地方让方玉绣陪着就不合适了,方老太太便叫来了高管事。

    一来君小姐也算是认得高管事,二来自然是高管事从君小姐一句京城有什么趣事而提醒过方老太太。

    有这样机警的高管事看着,方老太太可以放心些。

    说到底还是不信任,但君小姐没有丝毫的反对,平静的接受高管事的指引,不知道是没看出来方老太太的意思,还是不在意。

    家里的小姐们也好下人们也好做的花灯就是小花灯,要什么样的材料基本上都准备好了。但这个君小姐却执意要来工坊,还画出一个古怪的图纸。

    从大家以往的描述中可知,这个君小姐是个爱出风头的。想必是要在花灯节上压人一头。

    现在工匠们却一副为难的样子,君小姐肯定不高兴。

    高管事小心的看了眼这个女孩子,却见她神情依旧平静。

    “是不是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她柔声说道,“因为我不会做花灯,不知道我想的这个能不能行的通,要是有什么不对你们告诉我,我们再一起想。”

    高管事收回视线看向工匠们。

    他早就说过这个君小姐很沉稳。她能耐着性子寻找自己需要的答案。

    君小姐的柔和以及说话中的条理安抚了这些工匠。

    “小姐说的很清楚了。”一个年长的工匠红着脸站出来说道,“我们为难的不是做不出来,而是做出来。可能不好看。”

    高管事看了眼旁边摆着的图纸,虽然他不是工匠,也不怎么喜欢看花灯,但也觉得这个图纸上花的花灯。的确是不太好看。

    不过既然是君小姐兴致勃勃画出来的。他当然不能说不好看。

    小泵娘脾气再好,听到不是夸赞的话肯定也会不高兴,这些工匠还是太老实了。

    君小姐笑了,神情有些轻松。

    “只是因为这个啊,那没有关系。”她说道,“本来就不是为了好看。”

    这话让众人愕然。

    花灯不是为了好看?那做来干什么?难道是为了照明吗?

    这个古怪的君小姐。

    既然她都这样说了,工匠们也就不再有意见忙着赶工,高管事送君小姐回家。临到进门时,高管事想到什么。拿出一个卷轴递过来。

    “上次君小姐问我京城有什么趣事,我虽然对趣事知道的不多,但倒是有个好玩的东西,最近好些去京城的人都买了一份。”他含笑说道。

    京城里好玩的东西?

    君小姐伸手接过,打开卷轴,柳儿也忙凑过来,不由咦了声。

    “这是什么?”她问道。

    “朝京里程图。”君小姐说道。

    高管事有些惊讶的合上嘴,将要说的名字咽回去。

    “君小姐也知道啊。”他笑道,“我看到驿站里有人卖,就买了份。”

    君小姐低头看着手里的图。

    这是一张有些粗糙的图画,谈不上运笔构图,画的是京城里吃喝玩乐的地方分布,甚至还标注了哪里有可以解决三急的茅房。

    对于第一次到京城的人是很清晰很方便的指示图。

    不知道是哪一个人先拿出来,然后就如同雨后春笋般人手一份,后来这图被摆到皇帝面前,皇帝很恼火,认为这是把京城的繁华以及舆图公布于众,让金人拿到了更生窥探之心,是大患。

    官府奉命好一顿查抄,虽然有所收敛,但私下还是禁不住。

    其实这种图跟舆图完全不同,并不涉及京城的布防,最多也就是呈现京城的繁华,让人心生向往。

    那时候她也见过,不过对于她来说,京城想去哪里就能去哪里,根本就不需要这种图。

    却没想到好些地方都还没去她就死了,现在要再去的话,那么远那么难。

    君小姐伸手抚摸过图上一个个标示。

    “原来是在驿站里卖的啊。”她说道。

    真是个合适的地方,怪不得京城没有抄检到。

    “是啊,价格也不贵,也不知道是谁想出这个,虽然看起来不起眼,想必也能赚一大笔钱。”高管事笑道。

    说完了又有些不好意思。

    动不动就说到生意,跟钱联系在一起,真是令君小姐最厌恶的商人做派。

    “但更重要的是,能看到人们有这个需求,并且抓住应对,一定是个很聪明的人。”他忙又补充一句。

    君小姐点点头笑了笑表示赞同。

    是赞同能赚钱还是是个聪明的人?高管事心里忍不住想到,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不会问出来。

    工匠们开始不需要指点的赶工之后,君小姐就不再那么每日都出门了,等到正月十二花灯完工时去看了最后一次点头通过,君小姐做的这个花灯就同其他的花灯一样被罩起来准备迎接灯节。

    高管事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君小姐始终没有问他半句有关京城的事,就好像她从来没有问过一般。

    距离元宵花灯节只有三天了,方承宇看着端来的药略沉默一刻。

    这种药他已经吃了三天了。

    虽然他吃过各种千奇百怪的药,但现在吃的这味药实在是从未有过的难吃。

    尤其是母亲还在跟前带着欣慰和感叹。

    “吃了这药就能去看花灯了。”她说道。

    这就是那女人开的药吧。

    方承宇心里笑。

    先是能不能去花灯节祖母和母亲要她的同意,现在竟然还把她开的东西毫无顾忌的让自己吃。

    祖母和母亲因为自己的病已经癫狂到这种地步了。

    这真是让人又悲哀又愤怒。

    他端起药碗一饮而尽,任凭汤药如同一把火一般顺着喉咙点燃他的全身。

    “看吧,都有力气能自己端起碗喝药了,这药真的管用。”方大太太欢喜的说道,“承宇,元宵节的时候你能陪娘一起看花灯了。”

    方承宇已经不想看花灯了,甚至有些后悔自己当初提出的要求。

    花灯有什么好看的,看了又能怎么样,死了就什么都记不得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