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四十九章   少女的念想

君九龄 第四十九章   少女的念想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君小姐也没有在意方大太太心里的不满,神情柔和的继续解释。

    “所以婚礼也好灯会也好,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办的热闹也好,更麻痹他们,以为你们这是最后的狂欢。”她说道。

    方大太太不太想再谈这个。

    “那承宇的身子可能经得起?”她又问道。

    “从现在起开始吃我开的药,等元宵节的时候出去走一走没事。”君小姐说道。

    现在就开始吃药了?

    君小姐说的那样药已经采购齐全了,都堆在家里的库房里,跟其他的药看起来没有什么也特别,而且她也没有说接下来怎么治病。

    那这么说,治病驱毒就要开始了。

    方大太太忍不住攥紧了手,觉得心跳加快。

    其实何止方老太太,她好像也真的开始相信君蓁蓁能治好方承宇了。

    也许这只是一根稻草,但绝望的人却控制不住的把它当做挽救一切的保障。

    方大太太心神恍惚的走了,柳儿高高兴兴的跳过来。

    “小姐我们可以去看花灯了。”她眉飞色舞说道,“上一次八月十五的花灯就可好看了,她们说正月元宵节的更好。”

    君小姐回忆了一下,君小姐的记忆里的确很开心,不过却不是因为花灯,而是因为见到了宁十公子。

    花灯好不好看,原先的君小姐不在意,现在的君小姐也不在意,她也对另外一件事更感兴趣。

    “原来花灯节上还能设彩头啊。”她说道。

    柳儿点点头。

    “对啊。花灯节上的彩头还算少呢,听别人说三月三缙云楼那才叫真正的彩头大呢。”她说道。一面压低声音,“那时候哪里简直就是赌场。”

    三月三。缙云楼?

    君小姐的记忆里没有这个,因为那时候她还没有来阳城,估计是柳儿跟别的丫头闲谈得知的,至于君小姐一心只为宁家亲事,旁的事自然不在意。

    “可惜我不会做花灯。”君小姐说道。

    “小姐是想要舅太太说的老太太许诺一千两吗?”。柳儿瞪眼说道。

    对啊,小姐现在好像很喜欢钱。

    “那有什么,既然是方家的钱,你想要就跟她要呗。”她忙提醒道。

    方家的钱自然也能是她们的钱。

    柳儿觉得这理所当然,跟外祖母要个钱。还能不给吗?那也太无情没人性了。

    君小姐笑了笑。

    那本是囊中之物。

    “我想要从别人哪里挣来的彩头。”她说道。

    柳儿不解。

    “怎么挣?”她问道。

    君小姐却没有说。

    “我想想,还有时间,不急。”她说道。

    ………………………………………………

    没有让方家三姐妹失望,方承宇去看花灯的事方老太太最终允许了。

    这本是应该高兴的事,但方家姐妹听了消息神情复杂。

    “我问清楚了,母亲的确去问了君蓁蓁,而且君蓁蓁也同意了。”方云绣说道。

    方锦绣将手在桌子上拍了两下。

    “这是怎么回事。”她说道,“这是怎么回事,这君蓁蓁现在就已经开始在我们方家当家了吗?”。

    “她说承宇的身子没事能去街上看花灯。”方云绣苦笑一下。“你们也知道,祖母和母亲是信了她说的能治好承宇的话,承宇能不能出门,肯定要问她听她的。”

    方锦绣再次拍桌子。

    “这叫什么事。”她只重复说道。

    拍了一刻想到什么抬起头。

    “二姐。你说呢。”

    方玉绣自从听到方老太太突然说要问问君小姐,而方大太太果然依言去问之后,就一直沉默不说话。

    此时被方锦绣陡然一问。她抬起头。

    “宁家的人并没有像宁云燕说的那样来上门质问。”她说道。

    这没头没尾的话让方云绣和方锦绣愣了下,才想到她说的什么事。

    方玉绣跟她们说了。君蓁蓁骂了宁十公子后,宁云燕几乎气疯。扬言一定会拿着宁家的帖子来砸门。

    但从腊月到正月了,宁家并没有人来。

    “那是宁家不跟她君蓁蓁一般见识。”方锦绣哼声说道,“他们跟君蓁蓁闹,岂不是自降身份。”

    也有道理。

    方玉绣沉默一刻。

    “而且宁家的小姐们再没来阳城。”她又低声说道。

    不止宁家的小姐,左家胡家就连阳城内的小姐们也好像一夜之间消失了,后来两天她又和君蓁蓁出门时,再没有遇到过这些小姐们。

    街上少了这些小姐们,城里好似空了一半。

    “都是不惜搭理她。”方锦绣嗤声说道。

    是吗?

    “要不然呢?你觉得是什么?”方锦绣问道。

    方玉绣没说话若有所思。

    她觉得应该不仅仅是因为她说能治承宇,祖母和母亲就病急乱投医了,气的扬言不罢休的宁云燕也不仅仅是被家人以不跟君小姐一般见识约束了事。

    这个君蓁蓁除却别人的转述之外的那个她,是不是还有另外一个样子?

    不管方家姐妹心里如何不自在,方老太太要大家都做花灯且给花灯魁首一千两银子彩头的事都安排下去了。

    果然正如君小姐所说的,得知方家如此铺张大办,大家都认为是方家为了给瘫子少爷冲喜不以为意。

    “反正也要绝户了,这钱就可着劲的糟蹋吧。”大家都说道。

    以往元宵节的花灯除了官府应景布置的,就是商户为主,花灯匠人们拿的是商户给的工钱,但这一次方家还设了彩头,工匠们除了工钱能再得不少的钱,而这钱又不用商户出,得了魁首商户也更添彩,所以皆大欢喜。

    于是官府也好商户也好都开始凑趣,不止有魁首还分了好几个等次,多多少少都设了彩头,一时间整个阳城都热闹起来。

    既然是人人的花灯都有机会得彩头,方家的下人们又得了老太太的允许也都更积极的开始做花灯,家里也比过年时还热闹。

    除了方家姐妹,君小姐这一次也做花灯。

    “不过没在家里做,而是去花灯铺子里了。”方大太太说道。

    方老太太也知道君小姐要开始给方承宇做药,一心牵挂的只有这件事,再加上这花灯铺子也是她们方家的,不会担心遇上其他人家的小姐,所以便也放心的随她去。

    方锦绣知道了撇撇嘴。

    “肯定是要出风头。”她说道,冲姐妹们挤挤眼,“宁十公子回来了。”

    方云绣停下剪裁花灯用的红纱。

    “可是她那样骂了宁十公子,宁十公子应该不会来阳城赏灯了。”她说道。

    拿宁十公子比青楼的姐儿实在是从未有过的话,不管是气愤的还是好笑的更有架秧子起哄的,让这话在阳城的街头巷尾流传。

    这种情况下,宁十公子肯定会避一避。

    方锦绣就笑了。

    “哎呦,那她不是见不到宁十公子了,不知道后不后悔骂了人家。”她说道,说着又摇头嗤声,“说不定还盼着宁十公子来她跟前骂她呢,她也不想想,谁会像她这样没脸没皮的。”

    她骂宁十公子可不是为了这个吧。

    方玉绣心里说道,看看如今阳城宁家的人都回避了,而且先前流传的君小姐讹诈宁家银子的话也销声匿迹了。

    “君小姐做的什么花灯?”她问道,岔开了话题。

    方锦绣也有些好奇,让丫头们去打听,不多时就打听回来了。

    “说是做了个大家都没有见过的花灯,特别大。”丫头说道。

    特别大。

    方锦绣撇撇嘴。

    “就说是为了出风头。”她说道,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花灯。

    小小的莲花灯,红纱是自己亲手裁的,上面的观音像是亲手画的,满满的都是祈求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期望承宇能迈过这个坎,好好的活下去,哪怕瘫一辈子,只要这个人还在。

    想到这里心里酸涩,没有心情再说其他的事,低下头认认真真的继续做花灯。

    此时君小姐也正认真的做花灯,确切的说是看别人做花灯,不管是自己做还是看别人做,这认真都是真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