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四十六章 人生多憾事

君九龄 第四十六章 人生多憾事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宁云燕觉得这太荒唐了。

    这好好的女孩子们吵架骂人,怎么就能扯上对皇帝不满了?

    “这不可能。”她脱口说道。

    “也未尝不可能。”宁云钊看着宁云燕,“燕燕你不是说胡家小姐是君小姐绊倒的。”

    “是是是。”宁云燕点头,“所以”

    “所以也许那个时候君小姐已经想到我现在想到的事了。”宁云钊打断她说道,又笑了笑,“说不定她现在正等着我们家上门。”

    所以绊倒胡小姐,就是为了借此大笑,然后激怒宁云燕她们,再趁机攀污宁家。

    “不,不可能。”宁云燕愕然说道。

    君蓁蓁?那个蠢傻的君蓁蓁?

    “燕燕,你还记得君小姐临走前当众说的什么吗?”。宁云钊问道。

    那时候自己已经被骂的话气&lt疯了,哪里还顾得上说的什么,只记得说有本事让她上门甩帖子。

    宁云燕没有反应。

    “你记不得,阳城的民众们记得,大家说君小姐说,因为我笑,你们不高兴,就下帖子送到我面前让我来给你们跪下赔礼道歉。”宁云钊说道,“你看,她强调的是笑,是你们不高兴,这话其实不是说给你听的,是说给四周的民众听的,以及说给锦衣卫听的。”

    宁云燕动了动嘴唇,只觉得脑子嗡嗡乱,咬住了下唇。

    “母亲,婶娘,民众们就只会认为是我们因为她的笑不高兴,至于她为什么笑,那就你说你的,她说的她的,乱糟糟的传言四起混乱纷纷,决不能给民众议论这件事的机会。”宁云钊说道,“就算在阳城锦衣卫不会真的出来盘问咱们,但谁也不能保证这件事会不会传到京城。”

    传到京城。

    宁大夫人神色一凝。

    “你们也知道,锦衣卫那些人,可是最能无事生非也最小心眼了,人的话又是传来传去最能变,到时候这件本是女孩子们之间口角的事会变成什么样…”宁云钊看着母亲,语气更为沉沉,苦笑一下,“大概真的是我多想了,不过母亲你们想一想,如果真的去方家理论,那君小姐和方家如果不想低头,他们是不是会破釜沉舟?”

    想一想。

    宁大夫人想到被那女子讹走的五千两银子,想到退了婚却还气的她三天没睡着。

    想到云燕说那女子当众骂宁十公子与烟花女子比身价。

    “不用想了。”她深吸一口气闭了闭眼,“那就是个无赖,这次是我们大意了。”

    这次?

    何止这次,这都几次了。

    更过分的是,这一次还累的哥哥吃了大亏,偏偏还无可奈何。

    连哥哥也无可奈何。

    宁云燕握着手身子发抖,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

    宁云燕哭着睡着了,宁大夫人带着几分倦意从室内走出来,一直坐在外边的宁云钊忙站起身。

    宁大夫人看到他手里握着一卷书,桌上也绽开笔墨,显然并不是装装样子打发时间,而是看进去了。

    宁大夫人的眼底便浮现欣慰的笑意。

    自己的儿子沉稳如山,绝不会被外界纷扰。

    “你赶路回来也累了,快去歇息吧。”她柔声说道。

    “我年少体壮的,走这些路不累。”宁云钊说道,“只是母亲,燕燕你要多费些心,让她不要再跟君家的小姐斗气了。”

    宁大夫人轻叹一口气。

    “她还小,气性大,偏偏又是跟君家小姐。”她说道,“咽不下这口气。”

    咽不下这口气的何止宁云燕。

    宁云钊笑了,看破不说破,也是对长辈的孝顺。

    他伸手扶着宁大夫人走出来,丫头仆妇们都远远跟着。

    “那孩子也的确不像话。”宁大夫人低声说道,“我都不知道是我们宁家上辈子造孽还是君家造孽。”

    宁云钊笑了笑。

    “既然如此,母亲更应该劝住妹妹,君小姐能那样闹,妹妹却不能。”他说道,“君小姐闹是觉得咱们对她有亏欠,咽不下这口气,妹妹闹又是图什么。”

    宁大夫人也笑了,说得对,对付这女人就得以退为进。

    “你妹妹哪里见过那种人,你不知道…。”她说道,声音柔和,但毫不掩饰鄙夷,要说什么又咽下去。

    那样的人虽然知道这辈子绝不会有交集,但还是提都不想在儿子跟前提。

    光听就觉得污了耳朵。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有理不在声高。”她拍了拍宁云钊的手,肃容说道,“我会管住燕燕的。”

    想了想到底忍不住又添了句。

    “细瓷哪里禁得住她那瓦砾碰。”

    宁云钊笑着点头,宁大夫人便扶着他的手问他一路坐卧又问京城的衣食住行。

    宁云钊答着母亲的话,心却有些走神,他在想,那个君小姐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如果不是燕燕那一句是她绊倒胡小姐,他原本也不在意这个君小姐,之所以阻止家人去方家,其实是不想跟方家闹的太生分。

    如今叔父仕途正到了最要紧的时候,万事都要谨慎,方家虽然是个商户,但一群妇孺肯定不会是靠着胆小怕事就撑到现在的。

    但当得知胡小姐是君小姐故意绊倒的之后,他就觉得他要看到的也许不是方家,而是这个君小姐。

    她当时是有意还是无意绊倒胡小姐的呢?

    那她想的是不是跟自己想的一样?

    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不过,如果真是有意如此的话,还真是个令人不喜的女子啊。

    不过是女孩子们之间的口角,何至于此。

    尖酸?刻薄?恶毒?

    他摇摇头,赶走这些字眼,不管是什么样的人,都是与他无关的人。

    他今年十八岁了,明年就要下场试试进士及第了。

    宁云钊低下头专注的听宁大夫人说话,沿着路缓缓而行。

    ………………………………………………………

    君小姐在木桩前站直身子,一面解下袖子,看着急匆匆过来的方老太太。

    “宁家还是没有人上门吗?”。她问道。

    方老太太听着她的话似乎有些遗憾似的。

    难道还真等着宁家的人上门吗?

    她忍不住想质问,但忍了忍又忍下了。

    “已经第七天了,都要过年了,我看这件事是过去了。”她说道。

    君小姐哦了声,伸手拍了下木桩。

    二人之间沉默一刻。

    “不管怎么说,你以后行事不可再这样,这次算是巧了…”方老太太拉着脸说道。

    她的话没说完君小姐就转过身。

    “不是。”她打断她,“不是巧,而是老天有公正。”

    这跟老天有什么关系?

    方老太太皱眉。

    “要不然就不会那时候,恰好让那些人在做那种事。”君小姐看着她认真的说道,“所以说这是老天爷的安排。”

    那时候锦衣卫的人在让说书先生宣讲京城事,那不还是巧吗?

    这孩子有时候理智的让人害怕,有时候又执拗的如同不懂事的孩子。

    方老太太皱眉。

    君小姐没有再说话,施礼走开。

    方老太太摇摇头,想到这件事到底揭过去松口气,不过觉得也不算什么揭过去,跟宁家算是彻底结怨了。

    不过也没什么,这怨其实早就结下了,只是解不了了而已。

    也不是解不了,原本也能解,要不是这丫头…

    方老太太乱七八糟的想着只觉得说不上来的滋味,低头看到了木桩立刻竖眉。

    “来人,来人,这木桩都松了。”她没好气的说道。

    站在远处的婆子忙跑过来。

    “这就修这就修。”她小心的应道。

    方老太太盯着木桩看了几眼。

    “再立一个木桩。”她嘀咕道,“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把我的木桩都打松了。”

    她看着那边已经走远的女孩子,虽然是冬日穿着厚衣,那女孩子却一点也不显得臃肿,走起路依旧袅袅婷婷。

    君小姐挺直脊背走的稳稳,没错,是老天爷有公正,要不然为什么让她又活了呢。

    那就是让她来得公道来了。

    只是这一次很可惜,宁家的那群女人孩子没有上门。

    按理说妇孺们行事都很利索,而且是孩子们口角的小事,也用不了惊动家里的男人们。

    怎么就真的想一想了?就她接触过的宁家的三个夫人是不会这样做的。

    是哪个人让她们想明白了呢?

    不管是谁,真是令人讨厌的人。

    君小姐抬起头看了眼冬日的天空,鼻息间有炮竹的烟火气,脸上第一次呈现了几分女孩子有些俏皮的幽怨。

    她本来也年纪不大,只是比别人多死一次,所以总觉得自己该是老朽矣。

    借着这件事想要宁家和陆云旗对上,借着宁家的手对付陆云旗,本来就是希望渺茫。

    他们都是地位那么高,思虑那么深,经过那么多风浪的人,自己这种做法,大概就是蚍蜉撼大树吧。

    不过也不用沮丧,不是还有一句话叫做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吗,虽然那么渺小,目的也并非遥不可及。

    君小姐微微的摇摇头,甩去轻微的沮丧,稳步前行。

    老天爷都让她死而复生了,谁还能阻止她的脚步呢?

    ****************************

    明日上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