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四十五章 认真想一想

君九龄 第四十五章 认真想一想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这件事我从外边听来的起因是因为君小姐在茶楼前笑惹恼了燕燕她们,然后双方就起了争执骂了起来。”

    才听到宁云钊说这一句,宁云燕就站起来。

    “什么啊。”她气道,“那是因为她伸腿绊倒了兰芳…”

    “胡家的七小姐。”宁大夫人给宁云钊解释。

    宁云钊眼中呈现惊讶。

    “我知道是有个小姐摔倒了君小姐才笑,但,你说那位小姐是被君小姐绊倒的?”他问道。

    宁云燕哼了声。

    “她就会干这种事。”她说道,“鬼鬼祟祟的暗下手段,别人看不到,难道被绊倒的人也不知道吗?她休想抵赖。”

    哥哥虽然没有接触过君蓁蓁,但多少也听到议论,尤其是那次中秋之后,写了一些狗屁不通的酸诗嚷的满城都知道,笑掉多少人大牙。

    ~单凭这一点就可知是个多么行事张狂粗鄙的女子。

    但宁云燕没有等到宁云钊的惊讶或者不屑,宁云钊反而若有所思。

    “竟然是这样。”他说道,神情几分凝重,“她绊倒了那位小姐,而且大家都没注意?”

    “当时她已经走出门了,我们要进门嘛,不想理会她,谁还注意她,谁知道她竟然会如此黑心。”宁云燕说道,眼神闪烁,掩下了胡家小姐想要打方玉绣出气的事。

    反正也没打到,这是无凭无据的事。

    宁云钊自然看到了,笑了笑。

    “所以她就笑了?”他没有追问,直接问道。

    宁云燕点点头。

    “可是其他人并不知道,只是看到君小姐笑,而你们不让她笑。”宁云钊接着说道。

    “她是笑摔倒的兰芳呢,我们当然要她不要笑。”宁云燕说道。

    宁云钊手指在桌面上敲了敲。

    “那你说她绊倒胡家的小姐是有意的呢?还是无意的呢?”他似是自言自语。

    “当然是有意的。”宁云燕气道,再忍不住,“哥,你干吗维护她?”

    宁云钊摇头。

    “我说的有意无意不是这个意思。”他看了眼妹妹,“我这可不是维护她。”

    说着又看向宁大夫人和两个婶娘。

    “这件事,必须是女孩子们之间的口角,母亲婶娘们家里的大人们绝对不能搀和,否则…”

    听他这样说,宁大夫人眼中也闪过一丝意外,宁三夫人更是一挑眉。

    “否则怎么样?”她说道。

    “否则就不是孩子们之间的口角了。”宁云钊说道。

    宁四夫人没绷住笑了,宁云燕更是跺脚。

    “哥,这本来就不是孩子们之间的口角。”她喊道。

    宁三夫人再次站起来,冲宁云钊摆手。

    “十哥儿你不用管了,这是女人家的事,你们爷们不用出面,我们女人们来办,也不会让外人说宁家的爷们们欺负她们妇孺。”她说道。

    宁云钊也忙站起来。

    “三婶,这不是女人家的事,这事要闹起来,就要成官司了。”他肃容说道,“而且还是会牵涉锦衣卫的官司。”

    锦衣卫?

    在场的人再次愣住。

    “她方家还能说动锦衣卫不成?”宁三夫人冷笑,“我倒要看看她们怎么能说动锦衣卫,靠钱吗?”。

    “不需要钱。”宁云钊说道,“只需要说燕燕不许君小姐笑,咱们宁家要君小姐为了这笑赔礼认错。”

    这是什么道理?

    屋子里的人都听得糊涂。

    “这也不是什么道理,如果非要说的话,只能说是巧合。”宁云钊说道,看着她们,“就在妹妹和君小姐遇见之前,锦衣卫裹了说书先生在茶楼宣讲陆云旗和九黎公主的婚事。”

    陆云旗和九黎公主的婚事,宁家的夫人们显然已经早知道了消息,也咋舌皇帝对陆云旗的看重和恩宠,虽然感叹恶吏难除,但也对锦衣卫更为忌讳。

    没想到阳城这里的锦衣卫竟然搞得如此大动静。

    “一是为陆云旗造势,也是为他们自己壮势,再者也是应和皇帝恩宠,表达对天恩浩荡的欢喜。”宁云钊说道。

    也就是说他们这样闹,皇帝最多训斥他们两句轻浮,但实际上却不会不高兴。

    听说这陆云旗出身低贱,其父原本不过是个锦衣卫小旗,因病死了后,陆云旗才承了父业进了锦衣卫。

    锦衣卫虽然很厉害人人惧怕,但并不是任何一个锦衣卫都能耀武扬威,那等下等的锦衣卫连守大街都轮不上,更别提去欺负威慑别人了。

    陆云旗原本就该是这样一个下等的扔到人堆里找不到的锦衣卫。

    但突然就得了皇帝的垂青,平步青云恩宠无比,连着尚了两位公主,虽然那两位公主如今来说地位不怎么高,还有些令人避之不及,但那也是公主啊。

    宁家的夫人们走神一刻,又回过神。

    “不过这件事有什么关系?”宁四夫人皱眉问道。

    “当时锦衣卫要求在场的人同喜为贺,大笑为乐。”宁云钊说道,目光扫过几个夫人以及宁云燕,“君小姐当时也在场。”

    “她在场又怎么样?”宁云燕就嚷起来,“这跟锦衣卫有什么关系?”

    宁云钊看着她。

    “关系就是,她笑是因为听锦衣卫的话为公主和陆千户的同喜同乐。”他说道,“而你却敢指责她的笑,那就是对公主和陆千户的喜事不悦而怒。”

    此言一出屋子里的人都愕然。

    “哥,她笑是因为绊倒了兰芳。”宁云燕瞪眼说道,“你说什么呢?”

    宁大夫人宁三夫人和宁四夫人则没有说话,神情凝重下来。

    “妹妹,你不是说了,你们当时没有看到她绊倒人,你们都没看到,那些围观的人更看不到。”宁云钊依旧平静说道。

    “那她说没有就没有啊,兰芳说有怎么就不能有了?”宁云燕气的再次跺脚。

    “能,你们谁说什么都能。”宁云钊平静的说道,“但关键是你们谁都能说,别人也谁都能听,然后什么都能想,别人想也就罢了,但偏偏这次会牵涉到锦衣卫,锦衣卫这些人要是想的话,就有些不太好。”

    锦衣卫这些人多疑,没有的事也能说出有。

    宁云燕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觉得脑子有些乱。

    “哥,我有些听不懂了。”她说道,“怎么就扯到这里了?扯到锦衣卫了?”

    “所以我说这是巧合。”宁云钊说道,“巧合锦衣卫闹出裹挟民众同乐,巧合她就在场,也巧合出门你们遇上,更巧合的是,你们的争执以笑为起。”

    说到这里停顿下。

    “这笑因何而起,你们和她都心知肚明,但民众们不知道,燕燕,我在阳城询问,人人都说是那君小姐大笑惹怒了你。”

    宁云燕嘴唇动了动,但宁云钊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

    “没错,仔细问会有人说因为胡小姐跌倒,所以君小姐才笑,但并没有人知道是她把胡小姐绊倒的。”他接着说道。

    宁大夫人放下手里的茶杯。

    “云钊,你的意思是说她会说自己笑不是因为胡小姐摔倒,而是替陆云旗和公主成亲同喜而乐?”她问道。

    “那么燕燕呵斥她不准笑,就是呵斥锦衣卫逼民同乐?”宁三夫人接着惊讶问道。

    “或者是对公主和陆千户的婚事而怒?”宁四夫人喃喃。

    宁云燕更是一呆。

    “这不胡说八道吗?我没那个意思啊,我都不知道锦衣卫去过茶楼,锦衣卫让她笑还是哭我才不管呢。”她急道。

    宁四夫人神情变幻。

    “云钊,你想多了吧?”她说道。

    那君蓁蓁会想到这么多?

    “四婶娘,我想多了没什么,怕就怕,我们如果上门理论,方家的人想多了。”宁云钊说道,“我能想到的,方家也能想到,到时候一口一咬定笑是因为同乐同喜,而我们宁家是因为不满锦衣卫行事,甚至是不满皇帝赐婚公主与陆千户的事,所以出言呵斥不许。”

    不满锦衣卫行事,不满皇帝赐婚公主和陆千户所以出言呵斥。

    这次不止宁家三个夫人,连有些失神的宁云燕都面色一白。

    宁云钊看着她们语气依旧平和。

    “母亲,婶娘,你们想一想,那可就真的不是女孩子之间口角争气的事了。”

    *************************************

    Y(^_^)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