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三十二章 方家的决定

君九龄 第三十二章 方家的决定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随着年节的临近,天也越来越冷,不过宁家小姐们的闺房里依旧温暖如春。

    小泥炉子上的水咕噜噜的烧开。

    坐在几案前的小泵娘挽起袖子露出白白的手腕,伴着其上三个金镯子的轻响拎起小壶浇在茶上,清香四溢。

    “梅花雪水煮茶就是最香。”坐在对面的女孩子轻吸了吸气说道。

    这边茶水溢香,另一边屏风前传来叮咚的脆响。

    竹矢稳稳的落在陶壶里,带着陶壶一阵摇晃。

    “十七妹真厉害。”一个女孩子拍手赞道。

    宁云燕将衣袖放下来,接过丫头捧来的手帕轻轻擦了擦额头的细汗。

    “没什么意思,天天在家闷着玩的都腻了。”她说道,几步过去坐在煮茶的姐妹们前,端起一杯茶一饮而尽。

    “云燕,你慢点喝,这是十哥W@哥特意从京城送来的好茶。”煮茶的姐妹嗔怪。

    提到十公子,宁云燕精神一振。

    “哥哥就要从京城回来了,想必现在已经出了京城了。”她说道。

    “二叔他们一起回来吗?”。另一个姐妹问道。

    过年宁炎一家也是要回乡祭祖的,就算宁炎政务繁忙走不开,他的妻子儿女也要回来。

    “是啊。”宁云燕笑道,带着隐隐的得意。

    二叔一家跟他们关系最好,家里这么多子弟,也只有十哥哥跟着二叔。

    “这次十哥哥回来能过个安心的年了。”一个姐妹说道,“不像中秋那次。”

    提到这件事宁云燕拉下脸。

    中秋那次君蓁蓁在阳城上蹿下跳的闹腾,让宁家的人不得不回避人前,一家子连花灯都没赏的自在。

    不过现在好了,婚事解决了,大家不用再小心翼翼了。

    “解决什么。”宁云燕哼了声,“十哥哥少不得被人在背后说笑,都是那君蓁蓁惹得祸。”

    “燕燕,不用担心,如今城里都知道君蓁蓁她讹诈了咱们家银子,根本就没有与十哥哥定亲的事。”一个姐妹安慰道,“她就是个无赖,被无赖缠上不是咱们的错,该被笑话的也不是咱们。”

    “是啊,十七妹,你不知道,这些日子君蓁蓁都没敢出过门。”另一个姐妹说道。

    宁云燕依旧愤愤。

    “可是她早晚会再出门。”她说道,一面眼神闪烁。

    一旁的丫头上前一步。

    “小姐,不用担心,三夫人说方家正在给君小姐找人家,年前就要出嫁了,嫁的远远的。”她低声说道。

    这大丫头是夫人送来的,有半个教养妈妈的职责,因为年纪比宁云燕大不了几岁,也更容易被宁云燕接受。

    这些小姐们虽然被教养的知书达理,但到底是年轻人,既然是年轻人就免不了争强好胜容易冲动。

    大丫头就是适时地安抚规劝。

    果然听了这话宁云燕的神情好转,君蓁蓁不仅理亏背上恶名,还被方家舍弃。

    “方家早就该这么做了。”她哼了声说道,“这种东西还留着过年吗?”。

    一个姐妹扶住她的肩头。

    “好了,这个东西不值得咱们再说,还是继续玩投壶吧。”她笑道,“多练一练,等过年时在缙云楼下场也博个彩头。”

    宁云燕笑着拉住她的手起身,大丫头顺势退到一边,不声不响如同不存在。

    但就在屋子里女孩子们玩的正开心的时候,一个丫头急匆匆的走进来,贴近大丫头耳边低语几句。

    “怎么会?”大丫头惊讶脱口说道。

    正投壶的宁云燕听到了转过头来,认得那小丫头是母亲身边的。

    “怎么了?”她问道。

    大丫头神情微微迟疑。

    “小姐,那君小姐要定亲了。”她说道。

    宁云燕嗯了声,意思是不是刚才已经说过了,怎么又惊奇了?

    “成亲的对象是方家的少爷。”大丫头说道。

    方家的少爷?

    屋子里的小姐们都愣了下,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方家的少爷是谁?”

    还有人脱口问道。

    ………………………………………………………

    相比于刚得到消息还没回过神的宁家,阳城里的方家已经喧嚣一片。

    就在今天早上方老太太突然宣布要亲上加亲,方承宇和君蓁蓁定亲,并且立刻传了票号的掌柜管事们来商量成亲的事,于是这消息也就风一般传开了,方家也炸开了锅。

    “为什么?”

    方锦绣问道,这是她闯进方老太太屋子里问出的唯一一句话,气的眼睛都红了。

    方玉绣和方云绣虽然没有说话,但也都看着方老太太。

    “怎么跟老太太说话呢?”方大太太呵斥道。

    方锦绣深吸一口气。

    “是,我知道,我这样质问祖母是为不敬,可是。”她说道,“我就想要问一句为什么?”

    方老太太神情平静。

    “因为明年你弟弟就十四岁了。”她说道。

    大夫说方承宇活不过十五岁。

    “所以我要给他冲喜。”方老太太说道。

    冲喜?

    方锦绣姐妹愕然。

    “祖母,你,你怎么信这个。”方锦绣急道。

    “我就信这个。”方老太太立刻答道,神情冷峭。

    让方承宇活着是方老太太的执念,再英明的老太太在这个执念前也没有任何理智可言。

    方玉绣拉了拉方锦绣的衣袖。

    当初方大太太还给方承宇喝过南通寺的香灰水呢。

    可是那是方大太太,方老太太可没做过这种事,甚至连其他妇人都喜欢的尼姑道姑和尚都不结交,显然是不信怪力乱神的。

    方锦绣咬了咬下唇。

    但现在随着头顶上悬着的那把铡刀越来越近,老太太也终于要崩溃了吗?

    当初祖父和父亲死也是让人伤心,但那是突然就发生的,悲伤反而被冲散了,方承宇却是要人眼睁睁的看着一把刀慢慢的落下来收割走他的生命,而大家却什么也做不了,这种折磨真是让人要发疯。

    “既然要冲喜,为什么不找个别的姑娘?”她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继续问道,“为什么非要是她?这是她要求的是不是?”

    君蓁蓁这种人,如果她自己不愿意,谁能让她跟方承宇成亲。

    这是家里人都知道的道理,方老太太默然一刻。

    “她愿意。”她只是说道。

    并没有说是谁提出的。

    方锦绣气的跺脚。

    “祖母,她愿意,她就是想要霸在咱们家,等将来承宇不在了,她也能顶着大少奶奶的名头作福作威。”她说道,又想到什么恍然恨恨,“怪不得她上次拉住票号的管事问事,原来是为了将来接手咱们家的票号做打算,她想留在我们方家,想的真美。”

    她的话音未落,方老太太就将手里的一个茶杯砸在地上,茶水和碎瓷飞溅,地下站着的人顿时惊乱。

    “我也愿意。”她喝道,看着方锦绣,“你能在方家是因为流着方家的血,她君蓁蓁身上也有我方家的血,她怎么就不能在方家了?你姑姑就余下这一个女儿,你就这么容不下她吗?你要把她赶出去不管不顾才高兴吗?”。

    方老太太虽然被亲族们骂做冷血无情,但还从未对家里的子女们动过气,这大约是第一次如此严厉的喝骂。

    屋子里的人都吓的忙跪下。

    方锦绣独独还站着,似乎被吓呆了。

    “锦绣。”方大太太忙低声喝道,“快给老太太认错。”

    方玉绣和方云绣也忙伸手拉她的衣襟。

    方锦绣眼红含泪,胸口剧烈的起伏,甩开方玉绣和方云绣转身跑了出去,不理会身后方大太太的喊声。

    方锦绣一路跑,抬手擦着眼泪。

    这世上再混蛋的人也有人疼有人爱,真是没天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