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二十六章 做这件事的理由

君九龄 第二十六章 做这件事的理由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想到师父,君小姐沉默了。

    自从重生以来她竭力的不去想过去的事过去的人,但有一个人其实可以想的。

    这个人是她的师父,也可以说是她的父亲,她的朋友。

    看到君小姐沉默,方老太太也吐口气,算她还有一点自知,但下一刻君小姐就点了点头。

    “既然只有张神医能救的,那表弟的毒如今世上也只有我能救治了。”她说道。

    这话说的如此大言不惭,但偏偏让人不能失笑,或许是她语气的那几分怅然。

    这怅然这她的话听起来竟然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方老太太再次愕然,又有些恼火。

    “为什么?”她说道,“为什么就只有你能了?”

    因为张神医已经不在了。

    三年前,他终于找到了所需要的一味药,代—无—错—小说价是跌落悬崖。

    君小姐一直放在膝头平静的手微微发抖,心里压制的情绪开始翻腾。

    “…君蓁蓁,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把我们当成什么…”方老太太的声音还在继续。

    啪的一声闷响打断了方老太太。

    君小姐的手拍在桌子上。

    这动作真是粗鲁,不知怎的看着这女孩子,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莫名的闪过这个念头,似乎觉得这女孩子做出来是让人很惊讶的事。

    真是莫名其妙,君蓁蓁做出的粗鲁事还少吗?有什么好惊讶的。

    “没什么意思,命是他自己的,他是你们方家的,不想治就不治,不用说这么多话。”君小姐说道,她的声音依旧温和,但语调直直,显示她生气了。

    方大太太不由心慌。

    君蓁蓁生气其实不是什么稀罕事,确切的说君蓁蓁在她们面前就没有不生气的时候。

    君蓁蓁生气对她们来说又有什么大惊小敝的,但现在她的心里却莫名的心慌紧张。

    或许是关系到儿子。

    哪怕是再冷静再无情的人,涉及到自己的子女时都会失态。

    “蓁蓁,不是我们不想治。”她忙说道,“毕竟承宇的病太重了,那么多人都治不好,你突然说能治,实在是让人惊讶。”

    君小姐看她一眼。

    “当初舅母喂给表弟治病的药却变成毒药,也是让人惊讶的事吧。”她说道。

    方大太太脸色一阵青白。

    不想以前那样吵闹哭,但说的话却让人差点背过气。

    她突然想到从北留镇回来的仆妇说宁家很生气还骂君小姐无赖讹诈,按理不管怎么说能退亲是宁家值得高兴的事,怎么会这样的生气。

    现在她隐隐猜到,大概是被这君小姐说话气的不轻吧。

    “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我们怀疑也是正常的,你不用这么生气。”方老太太淡淡说道,“你说你自己看出承宇是中毒且还能治好,没有让人相信的理由。”

    君小姐笑了笑。

    “相不相信是你们的事,能不能做到是我的事,命是你们自己的,我现在是来解救你们,我没有理由还要说服你们。”她说道。

    “那万一你治不好承宇…”方大太太又忍不住说道。

    君小姐又看她一眼。

    “那你有什么损失?”她柔声说道。

    反正方承宇都是死。

    方大太太再次被噎的无语。

    她觉得小泵娘还是吵闹一些好,这样一本正经的说着反驳人的话实在是让人憋气又恼火。

    方老太太看着君小姐沉吟一刻。

    “你说得对,我可以不问你怎么看出来的,也可以不问你怎么治。”她说道,“但我必须要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君小姐笑了笑。

    “我还以为只有我不知道,原来外祖母也不知道。”她说道,不待方老太太再问,便继续说道,“是表弟告诉我,我必须这么做。”

    表弟?方承宇?

    方老太太微微皱眉。

    “表弟说他死了,方家就只有靠外祖母和舅母撑着,等外祖母和舅母死了,方家就完了,而我则是要依附方家为生的,没有了方家,我的日子就不好过了。”君小姐说道,轻叹一口气,“我已经父母双亡,日子很不好过了,不想将来更惨,所以表弟不能死,方家不能倒。”

    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神情古怪。

    竟然是因为这个?

    她们已经询问很多遍方承宇的小厮,花园里方承宇和君蓁蓁的每一句话都清楚,自然知道方承宇的确说过这话。

    但这话真是再粗浅不过的大实话了,也不是方承宇一个人说过,君蓁蓁刚来到阳城,为了宁家的亲事,怒骂被宁家低贱身份连累的时候,方锦绣也骂过她类似的话,就连方老太太也曾经耐心给她解释过。

    那时候她怎么没有想到这个?

    “因为那时候方家与我只是一个亲戚暂依之地。”君小姐柔声说道,她的声音没有丝毫的不耐烦,似乎并不觉得自己说的是多么简单的道理,耐心的对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解释。

    不耐烦,耐心,这几个字是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的感觉,之所以这样感觉是因为那女孩子说出的话是谁都能想到的道理,这样就显得她们问出来的问题有些可笑。

    君小姐当然没有把方家当做亲人和依靠。

    “我一心要离开你们家,就像你们一心要甩开我一样。”君小姐接着说道。

    这句话让方老太太感觉很熟悉。

    跟不久前接这女孩子回来听说她有婚书自己质问她为什么不拿出来时,女孩子反问的拿出来结果有什么不同一般。

    你们不喜欢我,我知道。

    那样无情无义冷血残酷的真相,她知道而且平静的接受。

    方老太太半辈子被亲族们骂做无情无义都没有丝毫羞耻过,但这一刻她觉得耳朵有些微微的发热。

    甩开这个女孩子,让她觉得做的有些不地道,有些不好意思。

    大概是因为关系到自己的孙子生死吧,人关心一件事就会变得软弱,软弱了就容易多想。

    小泵娘也许哭闹一些说话更让人舒服,她突然觉得。

    方老太太很快平息了情绪,她什么都没说,平静的等待女孩子接着说话。

    “但现在我没有地方可去了,方家是我唯一的依靠,我不想让这个依靠倒了。”君小姐说道。

    方老太太笑了笑。

    “原来如此。”她说道,“你和承宇都还小,很容易把一件小事看成天大的事,其实不用这样。”

    她说到这里叹口气。

    “当初你外祖父死的时候,我也以为天要塌了,方家也要倒了,但是并没有,后来你舅舅也去了,我又以为天要塌了,方家这次要完了,但你看现在,大家都过的好好的,所以。”

    她抿了抿嘴看着君小姐。

    “就算承宇也死了,我们方家依旧不会倒,你就放心的依靠着吧,我们原先想要你走,是因为你要走,既然你不想走,想要留下,那你当然可以留下,不用说救承宇。”

    君小姐摇摇头。

    “我不信。”她说道。

    方老太太笑了。

    “我是你外祖母,如果我让你安心留在方家的话不可信的话,那这方家没有人说的话可信了。”她说道。

    君小姐再次摇头。

    “外祖母,我不是不信你说的这个话,我是不信你能让方家不倒。”她柔声说道,“你看,你们的仇人已经接连杀死外祖父和舅舅,表弟也即将丧命,而你们却连仇人是谁都不知道,不以为是人祸,而只认为是天灾,还一副要逆天不信命的姿态。”

    她说到这里看着目瞪口呆的方老太太和方大太太,神情几分为难。

    “这样的方家明显就是被猫儿捉住的鼠,自以为逃脱,其实不过是猫儿故意戏弄罢了,外祖母,你说的我可以放心依靠你们家这话,我实在是难以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