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君九龄最新章节 - 第十九章 将她送出门

君九龄 第十九章 将她送出门

作者:希行书名:君九龄类别:玄幻小说
    张神医来历不明,没人知道他家住何方,几十年间行踪不定,人不知其来也不知其去,偶尔有病重遇难的人遇到他得起救助,神医的名气就是这样传开的,意思是遇到张神医简直就跟遇到神仙一般,既不容易见到,见到了则能起死回生。

    当初先皇曾请他给太子治病,多亏了张神医的医术,太子才能平安这么多年,只可惜当时没能把张神医留在御医院,要不然也许太子就死不了。

    自从离开京城,张神医四海漂泊,这些年更是杳无音讯。

    她们已经找了张神医好多年却始终不得见,如果不是那么多人真切的受过张神医的恩惠,她们都要怀疑世上到底有没有这个人了。

    方大太太神情依旧绝望。

    “母亲,张神医真能治好承宇吗?”。她喃喃说道。

    “能,一定能。”方老太太断然说道~,“我相信天无绝人之路”

    话说到这里又停下来,方老太太神情有些微怔。

    她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不就是相信老天爷不会这么不公平吗?

    她不是早就信老天爷无公平了吗?

    “不,我相信老天爷是有公正的。”

    她的耳边浮现那女孩子的话,旋即又嘲讽一笑。

    也只有这样蠢的孩子才会相信这样的话,她怎么也跟着天真了。

    “宋家叔叔请的御医不是说承宇好多了,他也见过张神医,所以说如果是张神医来肯定有办法。”她抛开这些念头,对方大太太劝慰道,“你自己要打起精神,不要在承宇面前这样,让他心里更不好受,他已经很受苦了。”

    提到儿子,方大太太神情更加温柔慈爱。

    “是,我知道。”她说道,“承宇他很懂事。”

    很懂事这三个字让方老太太一丝苦笑,但她没有再说什么。

    “现在当务之急是君蓁蓁。”她沉脸说道,“你也不用去跟她说这些,说了她也不懂,反而脑子不清楚的会认为能用这个来要挟咱们还去跟宁家闹。”

    君小姐还真是会这样想这样做的人,方大太太想了想应声是。

    “以后不许她出门,也不许家里的下人们跟她说话。”方老太太又说道。

    这岂不是要把君蓁蓁软禁了?方大太太有些为难。

    “蓁蓁她恐怕不愿意。”她说道。

    以往在家任她随意还总是诸多不满,现在要将她软禁,这对君蓁蓁来说只怕是天大的羞辱,肯定要吵闹。

    “以前是以前,以前因为信她与宁家有婚约,顾忌宁家的面子,也就罢了。”方老太太冷冷说道,“现在不需要了。”

    现在君蓁蓁再无去处,只是寄养在他们方家的孤女,处置教养自然由他们做主。

    方大太太抚了抚手里的茶杯。

    “蓁蓁讹了宁家的事城里也有人传说了。”她忽的说道。

    方老太太看向她。

    “城里?”她问道。

    先前那仆妇是在北留打听到宁家说君蓁蓁讹了五千两银子,不过这种事不应该这么快传开啊,除非是宁家故意。

    想到这一点,方老太太的面色更阴沉,不由想到君蓁蓁说的那句话。

    现在不是她想怎么样,而是宁家肯不肯放下了。

    按理说既然婚事已经解了,大家都闭口不再谈,虽然难免有人议论,但双方都应该推脱解释,慢慢的这件事就压下了,但现在宁家不仅不解释,反而将君蓁蓁拿了银子的事四处宣扬。

    “可见这宁家的仇是要结不肯解了。”她说道。

    方大太太默然一刻。

    “母亲,蓁蓁说的也对,先前她闹得厉害,虽然现在退了婚书,但宁家不得不防。”她说道,“换做我们也是要这样做的。”

    方老太太冷冷一笑。

    “这是要逼人与死地了。”她说道,又带着几分悲愤,“她不过是个孤女。”

    方大太太忙起身。

    “母亲,我想宁家大概是误会了。”她说道,“以为蓁蓁行事是咱们方家的意思,他们对蓁蓁自然不用忌讳,但咱们方家到底也是一大家。”

    方老太太默然。

    “那她们想怎么样?”她冷笑说道,“还想让我这个老婆子去给他们跪下吗?”。

    方大太太垂目。

    “母亲,不如给蓁蓁寻个好人家成亲吧。”她说道。

    话出口方老太太陡然犀利的视线落在她身上,方大太太低着头没有动。

    “….蓁蓁说是想开了,只是到底在一个地界,抬头不见低头见,人多嘴杂,时间长了心里到底是要生积怨,早些寻个亲事,一来冲冲喜,去了这一段的晦气,二来蓁蓁也能彻底忘了宁家的事。”她柔声接着说道,“三来,宁家也能彻底的放下这件事。”

    其实,最重要的是为了第三点吧。

    事到如今,为了避免方家被宁家虎视眈眈的防备,她们只有表明态度了。

    只不过这样的君蓁蓁要嫁个好人家就难了,且第一要满足的就是嫁的远。

    这个外孙女虽然混帐荒唐,但到底是女儿留下唯一的骨肉,她不能护着还要一把推开。

    方老太太放在膝头的手握紧,再看面前低着头的儿媳,神情复杂。

    自己越来越老,孙子又是那般光景,这方家的显然只能再交到儿媳这个妇人手里,开着票号做着六亲不认的银钱生意,可不是容易的事,她一直担心自己这个媳妇心慈手软性子温和,现在看来反而是她自己心太软了。

    这个儿媳可是一直没有忘且提醒着大家君蓁蓁是个祸害,现在终于到了刀落剔除祸害的时候了,没有人会反对她,而且还要赞同她。

    儿媳妇并非自己担忧的那般柔弱,对付自己的亲外甥女没有半点犹豫迟疑,方老太太说不上是该喜还是悲伤。

    可是又能怎么办呢?现在方家的境地实在是艰险,这个君蓁蓁也实在是不着调的让人心寒,留着她在家的确是个祸害。

    为了方家,只能舍弃不是方家的人了。

    方家的女人只有无情,日子才能过下去,方家也才能不倒。

    “素娘,你能做到这样,我放心了。”方老太太最终叹口气,坐直了身子缓缓说道。